首页 期刊栏目 | 当代评论 | 不再新的“新纪元运动”

不再新的“新纪元运动”

文/张逸萍

 

十几二十年前,当我开始留意新纪元运动的时候,我曾为它这样下定义:“新纪元运动可说是将东方宗教、西方玄学和各种邪术,重新包装,以迎合现代社会人士。”因为“新纪元运动(New Age Movement)和传统异端大有分别,它没有信条和组织,而且自称不是宗教,所以它能渗透很多阶层,包括心理学、商业训练、医药、甚至教会,是故,不留意的话就会上当了。”

 

今天,我仍然会这样讲。但是,“新纪元”不再“新”了,已经变成“正常”了!请看这些例子:

 

2009年,《新闻周刊》(Newsweek)报道说:美国人的思想已经比较接近印度教,少像基督教——65%美国人和37%的福音派基督徒,相信所有宗教殊途同归;24%美国人相信轮回;30%说自己“注重灵性事情,不笃信宗教”(spiritual, not religious)。[1]这些都是典型的新纪元思想。禅宗的“正念冥想”(Zen mindfulness)已经成为心理学上的一个常用的治疗技术。[2]此外,瑜伽课程到处可见,不在话下,还有基督教版瑜伽。[3]美国有“基督徒催眠师团契”;[4]催眠术在中国教会虽然不太流行,但绝非没有。

 

可是,正常化了的新纪元事物,除了更流行之外,和它新兴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

 

主要信念

 

新纪元的两个主要信念:泛神论和轮回仍然到处可见。

 

泛神论

 

泛神论(Pantheism)和一元论(Monism)常被相提并论。泛神论的定义是:“神与可觉的及物质的宇宙为同一……神即万物,万物即神。”[5]而一元论的解释是:“万有归于一个起源。”[6]换言之,宇宙万物本为一,其总和也就是上帝。

 

台湾和香港近年流行“赛斯文化”。(赛斯【Seth】是拙作《邪魔登讲台》[7]中所研究的邪灵之一。)它称上帝为“一切所有”,不是一个有位格的人,却是所有意识的总和,比较接近佛陀的神秘观念。[8]赛斯村将要举办“一人一棵树、一体爱地球”活动,海报上说:“我与所有的人类是一体的;我与大自然所有的动物、植物、生物、无生物是一体的;我与一切万有是一体的;我与内在的神性与佛性是一体的。”[9]这段话把泛神观表达得清清楚楚。

 

如果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而你我也就是神,那么问题来了:

 

(1)误以为人有神性——现代新纪元运动中的各种技术,都不约而同将人带到冥想状态,让人明白自己是神,这个过程叫做开悟(Enlightenment)。

 

(2)认为人有无限潜能——人既然有神性,就有创造的能力,那么每个人自己创造自己的现实,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实现自己的欲望。

 

(3)没有绝对的真理和道德——如果人就是神,他是自己生命的主宰,他当然可以决定什么才是真理和道德,于是同性恋、暴力行为甚至谋杀都可能是好事。

 

(4)认为所有宗教殊途同归——既然万物本为一,佛陀也是基督,所以世界上的各种宗教实际都是一样的。

 

此外,泛神论和一元论还有一些谬误如下:

 

(1)不合常理——只要想一想,我就是我,你就是你,你我不但躯体是分开的,心灵也是分开的;哲学家说:“我思故我在”,你我不知道别人在想些什么,可见你我都是独立的个体,怎么可能你我本为一。可见泛神论和一元论根本不能通过普通常理。

 

(2)不合逻辑——如果万物都有神性,那么,不但你我是神,猫狗、牛粪和细菌都是神,魔鬼也是神,合逻辑吗?也许某些邪术高手偶尔可以行个异能,使人误会他有神性,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猫狗或牛粪行异能,怎样说明它们有神性?大概它们也没有精细的思想,所以从不明白自己有神性!

 

(3)等于无神——再想,如果万物都是神,就等于说是没有神,譬如说某国家的人民都是皇帝,就等于没有皇帝,通货膨涨而已。事实上有人将泛神论归纳为无神论的一种,因为二者相距不远。

 

(4)不合圣经——圣经教导说:“你,惟有你,是天下万国的神;你曾创造天地。”(赛37:16)如果只有一位神,创造了万物,万物就不可能是神。圣经又形容神说:“……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是人未曾看见,也是不能看见的……”(提前6:16),可见神和人是分开的,二者非一,所以泛神论不合圣经。

 

我们还须记得,人就是神,或者人会变成神,不过是撒但在伊甸园中对夏娃所撒的谎。

 

轮回

 

虽然有各家各派的轮回学说,可是总体说来,轮回就是说当躯体死后,灵魂投胎转世。

 

印度教的轮回观念最有代表性,他们相信灵魂死后转世,前生所积聚的因果业力(Karma)随着这个灵魂,因果就是在世行为的结果,好的业力带来美好的来生,譬如投胎贵族家庭,坏的业力带来恶劣的来生,譬如投胎为牲畜。于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此生生死死,多次轮回,当孽债偿清之后,灵魂在灵性上完美,与梵天合一,超脱轮回之苦。佛教的轮回观念有很多来自印度教,和印度教最大的不同在于不相信灵魂存在,但也相信人可藉良好行为或冥想得超脱轮回,进入涅磐境界。

 

新纪元运动的轮回观并非全盘来自佛教或印度教,邪鬼拉撒烈(Lazarus)的轮回观可说是最具代表性的:

 

最主要的一点是:他们不相信人类受报为牲畜,而且融合进化论。鬼灵拉撒烈的轮回观念非常流行,它认为万物起源于一些觉识,产生矿物界,之后进化为植物界,下一步就是动物界,最后进化为人类。最早的人类是动物人,天天只为生存努力,如此轮回多次,直到醒悟自己需要成长,就进步为潜力人,开始追求神秘的属灵事情,于是进步为玄秘人,在这个过程中继续轮回,继续进步为属灵人,和神联合,产生觉识,创造现实,于是又从矿物界再来一次。 [10]

 

 

他们认为轮回是一个成长的机会,不尽是报应。也认为轮回虽然是根据因果之律,但是神有恩典,所以会修改最后的结果。还有,西方社会重视自由意志,所以相信每一个人可以为了平衡因果业力,计划和决定自己的来生。

 

上边所提到的赛斯曾一再详论轮回之事。它说,在我们进入另一个空间之前,我们需要很多很多次投胎转世的学习机会;[11]赛斯也不认为因果律是一种刑罚方式,反之是“成长的机会”;[12]它还有一个比较独特的观念:它说过去、现在、将来是同时共存的。[13]

 

赛斯文化的领导人许添盛医师也表示:“轮回转世的观念安慰很多人。轮回转世是一个事实。……赛斯心法说……所有的轮回生生世世同时发生。不但有因有果,果还能变成因,因还能变成果。因果同时。[14]

 

轮回观念虽然令人着迷,可是只要稍微动脑筋一想,都会质疑:

 

(1)前世和今生基本上是两个人,如果前生那个人积孽,今生这个人受报,实在是冤枉好人,或者这些解释根本是事后穿凿附会的。

 

(2)如果轮回是为了叫灵魂进步,人人却忘记了自己的前生,谁能从一个未知的情况下改进呢?如果无论自觉与否,轮回毕竟是叫我们进步,那么,人类社会应该是愈来愈美好才对,但是怎么事实却不见得?

 

(3)如果灵魂不断在投胎转世,何以世界人口愈来愈多?东方宗教接纳人变牲畜的观念,也许可以解释人口问题,可是牲畜没有道德观念,如何行善?何得超升?另一方面,新纪元人物不相信人变牲畜,于是解释说人会变做其他灵界层面的灵魂,或者相信自己前生是外星球人,但是为什么愈来愈多灵魂喜欢挤到这个星球来?

 

(4)轮回对道德无助,不见得是最佳的罚恶偿善工具,因为:听信命运早有安排,可以带来悲观消极的人生态度;影响人际关系,因为别人对你好,你不存感恩之心,认为人家前生欠你的,同样理由,你对别人不好,也觉得无需内疚,甚至影响社会缺乏怜悯和公理;最后,它带来各种迷信,譬如不吃肉是因为害怕吃到祖宗的肉,又爱买些鱼虾蟹来放生,希望鱼儿们来生投胎做人回报自己,类似问题,数之不尽。

 

基督徒一向不能接受轮回。原因可能因为这是一个熟知的东方宗教观念,而且圣经也绝不含糊地说:“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死后没有再回来的机会,今生的选择决定来生,所以轮回观念是误导世人,叫人忽略了得救的机会。

 

冥想状态和技术

 

要认识新纪元事物,必须先明白变异意识状态(Altered State of Consciousness简称ASC)。现在先作解释:一个人在平常生活中,用五官意识到物质世界的事物,但某种情形之下,一个人会产生不寻常的意识,普通的感觉和情绪都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现实,这现实不是五官所能感受得到的。这就是所谓变异意识状态,俗称冥想状态,又或如中国讲的:入静、入定、出神、恍惚等。

 

引进冥想状态的,当然就是冥想技术。今天,冥想有很多名字和变化方式,除了瑜伽、冥想、观想(或作:观照,visualization)、催眠术、气功等等传统名字,还有积极思想(Positive Thinking)、凝神(Focusing)、正心(Centering)、引导影像法(Guided imagery)、心像(mental image)、正念(mindfulness)、甚至祈祷等现代名字。虽然引进的技术有多种,但似乎都跟随着某种非常相似的模式,就是:

 

(1)身体松弛;

(2)集中精神去想像一幅图画或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专心留意自己的呼吸,或凝神于某一件东西,有时也会利用重复背诵一句很短的咒语(mantra);

(3)所有技术不外乎使感觉器官疲倦,于是头脑停顿;

(4)最后,进入变异意识状态。

 

这些相似之处,可见于下面这些取自新纪元圈子的例子:

 

瑜伽

 

一瑜伽网站:“习瑜伽者一边反复诵念一边倾听自己诵念的声音,而有时候,别人诵念,他就倾听别人诵念的声音。但有一点始终不变:习瑜伽者要将其注意力集中在语音上——这是发展内在修养的瑜伽……基本原则。”[15]

 

催眠术

 

一个催眠网站:“做深呼吸30次,自己慢慢计着数……眼睛凝视面前的一个点,直到感觉眼睛视线模糊就可以自行闭眼……回忆自己曾经看到过的一部电影,将过程再看一遍……放松自己,从头到腿,循序而进……想象从房间的不同角度看自己的样子,要不少于三个角度,看到不少三样事物,听到不少三种声音,感觉不少三种触觉……重复……”[16]

 

积极思想

 

皮尔(Norman Vincent Peale)的流行名著《积极思想的能力》(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已经变成电子书,但他对积极思想的教导仍然不变。他说:“要得着心灵的平安,就是要练习倒空心灵(emptying the mind),至少一天两次。……让你见过的最安宁的心象(mental pictures)进到你心灵中,……例如海水冲上沙滩……这样的影像是心灵的良药。”[17]

 

观想(观照)

 

印度大师奥修(Osho)说:“在无意义的声音之后,全然安静地放松坐着,集中你内在的能量,让你的思绪飘到离你越来越远的地方,……你的身体应是放松的,你的眼睛应是闭着的,……成为在山上的一个观看者,观照着经过的一切。你的思想会试图跑向未来,……不要评判它们,不要卷入到它们中间,只是停留在当下,观照。观照的过程就是静心……”[18]

 

气功

 

某气功师:气功最重要的一环是“意守”,“意者指意识、意念或精神,守则指集中或保持住……在心理学上称之为注意。注意有外部注意与内部注意之分,外部注意是指……意守某些事物如风景、图像等。内部注意是对本身的想象、感情和体验的注意……”。[19]

 

静坐

 

美国佛教会派发一本有关静坐的书,书中指出,静坐有三个步骤:数息、系心脐下、凝心。该书解释说:

 

“静坐入手功夫就是调息,呼吸需细长深远,用意引至脐下……息调顺了以后,就可以开始数息……呼吸一次就计一个数……经过相当时间的数息之后,思虑渐趋恬静……将注意力集中于脐下小腹,眼虽闭着,但眼光须内视小腹……这样一来就愈微愈静……倘心息不忘,就不能入定。心息相依,经过一个时期,心便凝然……怎样凝法呢?只须应用一个数呆字,一呆呆住,什么都不思量,这就是凝心,渐渐地不觉有手,不觉有身,并不觉有我……这是入定。”[20]

 

最新的科学研究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新闻周刊》(Newsweek)和《时代杂志》(TIME)报导:研究员使用磁共振成像(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简称 MRI)去研究人冥想状态时脑部的情形,参与研究的冥想者来自不同宗教背景,其中包括西藏佛僧、天主教修女、坐禅者和印度的锡克教徒,有些甚至没有特别宗教背景。研究结果完全一样,当冥想者达到宗教经历的高峰,脑部控制专注的地方亮起来,其他部位则完全没有活动。[21]虽然科学并没有解释现象的来源,也不能告诉我们事情的好坏,但是,至少证明了一件事:各家各派的冥想其实是一样的,需要完全专注,使头脑空白,这跟上边的语录正是一样。

 

先是甜头,后是危险

 

当然,新纪元人物和一些其他人觉得这些技术有好处。(1)在开始的时候,变异意识状态可以带来安宁、平静、和宇宙合一的感觉等等;(2)据说这些技术可以令你心想事成,帮助你成功致富,使你身体健康,医治疾病,治疗心灵问题,解决婚姻问题,吸引理想伴侣,使你快乐,叫你的人际关系和谐……总而言之,你可以按照心意创造你的现实;(3)它也会带来很多启示、灵感或者直觉,这些灵感也不一定与宗教有关,它可能是艺术灵感、电脑设计、哲学理论等等;(4)此外,无论运用变异意识状态的动机是什么,到某一个地步,它就会带来灵异的事情,叫人产生灵异能力,甚至遇到灵体;(5)最终后果就是明白自己的神性,或说明白“上帝就是你和我”,泛神论也。

 

从基督徒的观点而言,上述各项“好处”不见得真的都是好处,但是任何留意新纪元事物的人都可以告诉你,这些技术会似乎先带来甜头,之后,其他问题和危险会慢慢出现。

 

首先是身体上的毛病,如四肢麻木和晕眩,或者其他疾病。然后是精神混乱,至少影响思想及记忆,情绪大幅变动,产生幻觉,甚至引发精神病患。下面是一些非基督徒的见证:

 

虽然瑜伽健身很流行,它的动作也很吸引人,但有瑜伽师指出,它可能伤害身体。[22]一位瑜伽高手表示:瑜伽会引起蛇神能量(Kundalini),极其危险。其症状如:极度头痛、感到地狱般的炎热、癫痫、极度焦虑和精神病。所以,他说:“我们是踩踏在圣水里,鲁莽地投入,有自我歼灭的风险。”[23]

 

中国人揭露气功危险的文章很多。有人说:“刚开始会很舒服……甚至还会出现特异功能,久之会发生肢体无法被意念控制,甚至出现跳楼……幻听和幻视甚至精神异常……”[24]

 

最后,最严重的问题是邪灵附身。一个人在正常的意识状态之下,似乎受一个屏障所保护,但是当意识变异之后,保护被撤除,于是接触到灵界的个体,甚至被附身。心理学家陆荣(Arnold Ludwig)认为冥想有好处,除了可以导致灵异治疗和获得知识之外,更可以引至灵体附身。[25](基督徒不认为这是好处!)

 

所以无可避免的结论是:基督徒绝不可以利用任何让头脑空白的技术以进入冥想状态。

 

一些社会现象

 

通灵(交鬼)

 

新纪元圈子有一个新的名字——通灵(channeling)。它是什么呢?研究通灵现象的权威,心理学家金毛(Jon Klimo)解释说,通灵活动就是一个有肉体实质的人,获得据称是来自另外一个空间(而非通灵人士的心灵)的资料通讯。[26]所以基督徒可以很容易认辨,新纪元运动中的通灵活动不过是圣经所讲的交鬼而已。

 

在通灵的时候,鬼灵附在通灵的人身上,用他的口讲话,或者用他的手写字。有时其他人搜集它的谈论以编辑书籍,有些名气大的鬼灵甚至出版二三十本书。拙作《邪魔登讲台》是基于这些产品而写的。

 

当我着手在这方面研究时,我本来担心,这些资料对中国基督徒没有大用途,因为中国社会不会接触这些书籍。但是,几年之后,我发现它们有一大部分都已经翻译成中文!文首讲的赛斯只是其中之一。

 

沃许(Donald Neale Walsch)自称遇见上帝,于是《与神对话》(Conversations with God)和《创造丰足》、《体验全相》等书籍不但问世,而且翻译为中文。伊曼纽(Emmanuel)是另一只鬼,它的《宇宙逍遥游》《超越恐惧选择爱》等也翻译为中文。舒曼(Helen Schucman)听到一个自称是“耶稣”的声音,向她口述三册的《奇迹课程》(A Course in Miracles),也翻译为中文。其他翻译成中文的通灵书籍还包括:鬼灵欧林(Orin)的《喜悦之道》《创造金钱》等;克里昂(Kryon)的《不要以人类的方式思考》《人类心灵的炼金术》;赫莱瑞恩(Hilarion)的《实相的本质》《绿野仙踪》等等。

 

这些邪灵讲了一些什么?原来新纪元哲理就是“鬼魔的道理”(提前4:1),因为它们所讲的就是新纪元哲理:

 

(1)泛神论——例如沃许的“神”自称“一切所有”[27](一个很流行的“泛神”的表达法)。

 

(2)冥想——基本上,所有鬼灵都教导和鼓励人冥想。例如:伊曼纽声称,有一个“更大的现实”或“更大的意识”。我们可藉着一些渠道,让我们的意识超越物质世界。[28]它曾教授的几个观想练习,都是这样开始:闭上眼晴、集中精神……观想……。其中一个练习是集中精神于自己的呼吸,吸气、呼气……吸气和呼气之间的空隙就会扩张,你自己充满这个空隙。[29]

 

(3)道德相对,反对传统道德——例如欧林说,“放下对和错的判断,挑战自己,要放弃对和错的构架”。[30]它认为婚姻可有可无,有一次说:“不管你所处的关系有多长期……你仍然可以选择离开。”[31]

 

难怪圣经吩咐:“你们中间不可有人……交鬼……过阴……”(申18:10-11)和“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林前10:20)。

 

潜能开发

 

令人担忧的是:这些中文通灵产品,大部分都可以在“成功网”(潜能开发网站)[32]上买得到!通灵和成功有什么关系呢?原来新纪元人物认为各种开悟技术(冥想技术)可以让我们明白自己的神性,发挥潜能,创造自己的现实,达成自己的心愿。这就是“人类潜能运动”所基于的信念。

 

所以,成功圈子老爱谈冥想、催眠、气功等等,光是浏览一下书籍名字,就可以知道。例如:袁弘编的《自我催眠术帮你拓展自身潜能》[33];芳邓的《开发你的通灵潜能:通灵教战手册》[34];欧思邦的《轻轻松松“禅”一下:成功人生的七大观照》[35];斯瓦米希瓦难陀的《你可以不吃药:印度最伟大的瑜伽大师教你简单瑜伽治大病 》[36];廖云钒的《三分钟爱上催眠:提升幸福力的身心灵密码学》[37];维托的《催眠推销法:全新而有效的销售与营销心理学》[38];高文的《冥想:创造你梦想的生活》[39];《从头到脚说健康2:健身气功与养生之道》[40]等等。请记得还有很多很多类似的书籍或光碟,只是标题没有那么直接,但其内容基本上一样。

 

圣经并没有叫我们有一个消极的人生态度,但是圣经对财利有一个更高的标准:“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前6:6-8)弟兄姐妹们,你以为只要努力争取,就一定可以成功吗?经验告诉我们——不见得。最富有的所罗门王曾经说:“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诗127:1)如果硬要不择手段,运用新纪元技巧达到成功的话,只会中了魔鬼的圈套。

 

除了成功致富之外,新纪元人物认为人有超自然能力,对他们来说,各种灵异能力,如预感(Precognition)、灵魂出窍(Astral Projection)、心灵致动(Psychokinesis)等,实在是人的潜能,不过自己不明白,未有发展而已。

 

一位台湾特异功能研究的先驱李嗣涔,他从“科学”的角度去研究和谈论特异功能。他说当他练习气功,发现当自己到达“入定态”及“共振态”的时候,产生各种特异功能。比较高功能的人就像是在中国大陆做的,甚至可以用念力打洞,就是在一件硬物中打出一个洞。有些气功练到比较高的阶层的人,你有病去找他,他就可以感应得到,结果也令人感到不可思议。那么,怎样去开发这样的功能呢?就是每天打坐修炼,功能才能一项一项被开发出来。[41]

 

到底人有没有超自然的能力呢?普通常理告诉我们人没有灵异能力,只有现代人才怀疑自己有未被发现的灵异潜能。圣经虽没有正面说明人类没有超自然能力,但从圣经例子而观,超自然的事情当然只有两个源头:一是神,一是魔鬼。例如:保罗传道的时候,遇到一个被鬼所附的使女,用法术叫她的主人得利,但是当保罗把那鬼从使女身上赶出去之后,主人得利的指望就没有了。(参徒16:16-19)如果鬼被赶出,使女的法术就跟着完了,就是说,能力不是使女的,是那鬼的。可见人自己没有灵异能力。

 

总而言之,利用各种冥想类技术,开发自己的任何潜能,都是危险之事。

 

新纪元在基督教教会中

 

基督徒最关心的事情,当然是这些新纪元事物,有没有跑到教堂来?既然新纪元不再新鲜,已经正常化了。所以只能很遗憾地说:有,绝对有!

 

昌盛神学

 

韩国神学家赵镛基,在华人基督徒中的影响可谓不小。希望大家明白,他所讲的成功之途不再是信心这样简单,事实上包括了新纪元技术。他认为第四度空间是属灵的空间,异象和异梦就是基督徒的工具,使人可以运用第四度空间里的能力,精神科医生现在研究出来的“心像”正是圣经所讲的异象和异梦。赵镛基又说:“等到你在内心和脑海中,清楚地想象出你所盼望的事物后,你才能拥有他们。”[42]他曾清楚地解释:“首先,定个清楚的目标,然后画张活泼生动的心理图,心中火热。”[43]

 

谭适德说:“当你看到内心的愿景透过宣告和默想神的话而结实时,便可发出信心的命令。”[44]他解释“愿景”说:“‘放大’未来愿景的实图,端详错综复杂的细节。当你如此操练时,你的视觉意象愈来愈完整……看到更多细节……不久后,你还会感到自己的愿景是有形有体的,正如你可以凭信心触摸得到一般。”[45]这些都是观想或观照,换汤不换药!

 

追求圣灵或亲近神

 

请读这个灵恩派求圣灵的例子:“求圣灵的手续很简单…肃静等候在神面前…若怕有别的事情分心,就不妨……口说‘哈利路亚’一类的话,一直不断地说下去……那些话渐渐说不清楚的时候正是舌头受感要说出方言的时候……(请注意!此时言语心思任何活动,都足以妨碍人受灵洗;说出方言。)”[46]这求圣灵的办法基本上就是冥想,它不过使用“哈利路亚”为咒语,重复背诵,使心思活动停顿下来。

 

灵修神学所提供的灵修法甚至更明显:

 

(1)重复咒语——“不要分析经文……不断地重复那一个字 ……渐渐只集中在一两个字上。”[47]但这不过是用经文中一两个字作咒语,正如瑜伽使用“OM”为咒语。

 

(2)观想——“我们活泼运用想象,在心灵中重建事件的每一细节,然后投入活在其中,运用我们的感官去察看、聆听、嗅闻、触摸……”。[48]这是最典型的新纪元观想技术。

 

内在医治——耶稣应召而来

 

今天教会流行内在医治。医治的办法因医治者会稍微不同,但是基本上,他们是使用观想办法,而观想的对象是所谓“耶稣”。

 

请阅读下面例子:“想象耶稣带领进入一座花果丰盛的园子,在那里接受耶稣的代祷……从在母腹成孕开始,回顾过去人生中的每个阶段,每到一处都尽可能重组现场实况,并察觉耶稣临在的位置。”[49]

 

“祷告……邀请耶稣临在,寻求圣灵引导……进入记忆之中……圣灵会揭开一幅当事人曾受伤的图画,让当事人面对当刻的自己……以至能宣泄压抑的情绪……求耶稣介入当事人受伤的历史……看见耶稣同在的爱及对他受伤的回应,便会得着医治……经历医治后……由里而外的更新……成为新造的人……”[50]

 

有分辨能力的基督徒必须问:这样的视象,到底从何来?所谓受伤的往事,是否真有其事?其中的耶稣又是谁?耶稣是应召而来的吗?为什么圣经不这样的教导?说到底,内在医治不过是弗洛伊德心理学加上基督教样貌的灵异操作!

 

心理学是新纪元进入教会的桥梁

 

打从心理学鼻祖开始,心理学和灵异神秘事情就结下不解之缘,很多学派的奠基人支持并实践各种冥想技术。[51]当然,荣格(Carl Jung)派和心灵学(Parapsychology)是明显灵异的。之后,人本主义心理学(Humanistic Psychology)在社会上推动了新纪元运动中的人类潜能运动,利用冥想获得成功致富。今天的心理治疗技术包括催眠术和各样的冥想变化,观想更是常被推荐。于是,基督徒心理学家把这些都搬到教会来,例如文首提到:美国教会有基督徒催眠师团契,就是明显的例子。弟兄姐妹们去寻求心理辅导,千万留意,不能接受这些技术。

 

事实上,不但冥想技术,甚至新纪元思想也因着心理学进到教会来。上边提到的《邪魔登讲台》指出,邪灵藉着新纪元通灵人士(交鬼者)所发表的教导,大部分可以在世俗心理学中找到,过半数可以在基督教心理学中找到![52]

 

邪灵们不但教导泛神论、轮回、冥想办法, 它们也教导很多流行心理学。例:

 

(1)不健全家庭伤害——一只邪灵说:“这内心幼童(Child within)没有获得足够的爱”,我们需要让他(或她)获得所需要的,否则,这孩子将“倔强地拒绝长大”。结果,有些人在他们的成年人生命中,“不断将他人视作父母”,“很多人在他们的人际关系中,是寻求一个母亲,不是妻子、爱人或朋友。”它的意思就是说,童年伤害造成成年后的人际关系问题。请问这和我们常在教堂中听到的心理学是否有很大的分别?

 

(2)自尊自信——有谁没有听过?想我们都听过上百万次!现在请见另一只邪灵的话:有一章“自爱的艺术”,里面的次标题包括:“爱自己就要按你的现状来接纳你自己”,“爱自己就要离开内疚”等;另一章“自我尊敬、自我尊重和自我价值”,次标题包括:“你怎样对自己,别人也怎样对你”,“自我价值就是注重你的感受”等。此书的内容和流行心理学相似之处,我预期任何基督徒读到它,都会瞠目结舌。

 

除了上边所提到的,新纪元或心理学(其实今天界线难分)的人生哲学,都已经影响教会。例如,现在的基督徒比较倾向于道德相对,无分善恶,如接纳同性恋;更自我中心,力争自己的利益,以至难于接受耶稣“舍己”的教导。

 

有鉴于今天心理学的发展,弟兄姐妹们何不改用圣经去辅导人?(本来就应该如此)因为“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请有志辅导的弟兄姐妹选读,必能荣神益人。

 

结论

 

若要一一详细讨论新纪元各方面的新发展,恐怕一篇文章是无法完全容纳得下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它还会有更新的花样,更多渠道,更迎合人性,更被社会接纳,更难分辨,更能迷惑基督徒。

 

我们不要因为它不再新,就以为它落伍消失了。反之要更警惕,因为社会上流行的事情更容易叫我们忘记分辨。尤其新纪元事物常和其他正当的事情混合在一起,半真半假,似是而非,所以更危险。在此提供两个原则帮助弟兄姐妹:

 

(1)避免任何有可能利用灵异能力的事物;避免基于或可能引进不合圣经原则的思想(例如泛神论)的事物。

 

(2)如果实在难于决定,可以省察自己的动机,小心不要贪图从撒但而来的便宜和好处。

 

愿我们“凡事察验”(帖前5:21),“敬畏耶和华,远离恶事”(箴3:7)。

 

 

[1] Lisa miller, “We are all Hindus now,” Newsweek, August 24 & 31, 2009.

[2] 见:界文,“从心理康复的角度谈身体扫描内观实践”,戒幢佛学研究所(http://www.mindfulness.tw/)。

[3] http://www.christianyoga.us/home.htm

[4] 见:“Fellowship of Christian Hypnotists”(http://www.fchypnotists.com/hypnotherapy.html)。

[5] 赵中辉编:《神学名词辞典》,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1990年,第535页。

[6] 同上,第486页。

[7] 张逸萍:《邪魔登讲台》,Towaco,NJ:生命出版社,2009年。

[8] Jane Roberts: The Seth Material, New York: Bantam Books, 1981, pp.261-271.

[9]“赛斯村”消息(http://www.sethvillage.org.tw/news/2012yitidadian)。

[10] Lazaris, The Sacred Journey: You and Your Higher Self, Palm Beach: NPN Publishing, 1988, pp.65-75.

[11] Roberts, The Seth Material, p.172.

[12] Ibid., p.151.

[13] Ibid., pp.240-41.

[14] 许添盛医师:“轮回转世, 从已知中解脱”(http://blog.xuite.net/jialing/index/28476624-%E8%A8%B1%

E6%B7%BB%E7%9B%9B%E9%86%AB%E5%B8%AB-%E8%BC%AA%E8%BF%B4%E8%BD%89%E4%B8%96,+%E5%BE%9E%E5%B7%B2%E7%9F%A5%E4%B8%AD%E8%A7%A3%E8%84%AB)。

[15]“瑜伽冥想”(http://baike.baidu.com/view/15947.htm)。

[16]“如何催眠——催眠最好用的几个方法!(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701/19/1556309_36323672.

shtml)

[17] Positive Thinking 2012: Rediscover 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 with Norman Vincent Peale(available through Guideposts.org as eBook), p.5.

[18]《净心观照》(http://www.osho.tw/ebook/book5_10.htm)。

[19] 张振兴:《气功纵横》,台北:林郁文化,1999年,第12-21页。

[20] 定真编写:《静坐》,New York: The Buddhist Associ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美国佛教会,第 49-50页。

[21] Sharon Begley, “Religion and the Brain,” Newsweek (May 7, 2001), pp.52-57; Joel Stein, “Just Say Om,” Time (Aug. 4, 2003), pp. 49-53.

[22] William J. Broad, “All Bent Out Of Shape,”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Jan. 8, 2012).

[23] El Collie, “Danger of High Voltage,” (http://www.think-aboutit.com/Spiritual/danger_high_voltage.htm ).

[24] http://tw.myblog.yahoo.com/fenyu2/article?mid=2351&next=2316&l=f&fid=24

[25] Arnold M. Ludwig, “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in Charles Tart, edited by 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Inc., 1969, pp.18-21.

[26] Jon Klimo, Channeling: investigations on receiving information from paranormal sources, Los Angeles, CA : Jeremy P. Tarcher, Inc., 1987, p.2.

[27] Neale Donald Walsch, Conversations with God: An Uncommon Dialogue, Book 1, New York: G. P. Putnam’s Sons, 1995, p.22.

[28] Pat Rodegast and Judith Stanton, comp., Emmanuel’s Book, New York: Some Friends of Emmanuel, 1985, pp. 232-233.

[29] Ibid., pp.258-260.

[30] Sanaya Roman, Personal Power through Awareness: A Guidebook for Sensitive People,Tiburon, CA: H. J. Kramer, 1986, p.49.

[31] Ibid., p.105.

[32] http://www.8801.net/

[33] http://www.8801.net/goods-6276.html

[34]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70018

[35]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042891

[36] http://www.8801.net/goods-6097.html

[37] http://www.8801.net/goods-7245.html

[38] http://www.8801.net/goods-7090.html

[39] http://www.8801.net/goods-7428.html

[40] http://www.8801.net/goods-6295.html

[41] 摘自《自立晚报》1998.11.02,http://www.chikung.org.tw/txt/news/1998/98110201.htm,4月,2006。

[42] 赵镛基著:《第四度空间》,第二集,何国强译,台北:中国学园传道会,1998,第46、104-107、23页。

[43] 赵镛基:《第四度空间》,第二篇“第四度空间”(http://b5.ctestimony.org/2004/20040504.htm)。

[44] 谭适德:《王者威舞》,新加坡:生命百合花事工,2007,第109页。

[45] 同上,第70页。

[46] 于火心:“受灵浸怎样向神求圣灵?”,《十架恩路双月刊》,第廿八期,2000年1月2日,第 2页。

[47] 王志学:《经历神》,香港:基道出版社,1999,第154页。

[48] 同上,第58页。

[49] 陆惠珠:“心灵重整之旅:浅谈‘内在医治’”,《海外校园》,四十二期,2000年8月,第22页。

[50] 麦丽婵:“‘生命更新’的进路:内在医治模式”,《今日华人教会》,2006年2月号,第19-20页。

[51] 请见“心理学家的上帝观、道德观、冥想观、性爱婚姻观”(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

psychologists/psychologists_WV.htm )。

[52] 见: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UA_Chn_samples/Chn_UA_TOC_01.htm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