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17年05月号(总第65期) 有关“健康教会九标志”的最初思考

有关“健康教会九标志”的最初思考

 

文/狄马可(Mark Dever)

 

编者按:狄马可(Mark Dever)是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浸信会主任牧师,他同时也是《健康教会九标志》(中译:麦种,2009)一书的作者。狄马可牧师道学硕士毕业于哥顿·康威尔神学院,随后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获得神学硕士学位,博士毕业于剑桥大学,他的博士研究方向是清教徒历史。狄马可牧师在北美保守的福音派教会中很有影响力,他所创办和带领的九标志事工(9Marks,中文网站:https://cn.9marks.org)高度强调地方教会的健康,也在教会改革和致力建设健康教会上帮助了很多传道人。九标志事工同时与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渴慕神(Desiring God)、共同致力福音(Together for Gospel)、利戈尼尔事工(Ligonier Ministries)等其他基于改革宗神学的机构有亲密的合作关系,共同举办在北美颇具影响力的大会、出版和教育活动。本文是狄马可牧师在1991年10月30日写给麻省一间教会长老们的信,当时这间教会正在面临聘牧的决定,他们希望狄马可牧师给他们一些建议。在这封信里,狄马可牧师建议他们考虑候选人的九个特质,这九个特质后来被整理和不断细化成了今天我们所知道的“健康教会九标志”。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

 

我思索和祷告已经有一段时间,想要给你们写封信。我把这封信写给各位长老,因为按圣经你们是要为羊群属灵状况负责的人。不过我不介意信中的内容在更大范围分享。

 

过去五年,神满有恩典地赐予你们所服事的教会稳定和增长,为此我非常高兴。我觉得,其中有很大部分,神是通过一个忠心而委身的带领团队,尤其是通过赞恩(Zane)对基于圣经宣讲神纯正的道的委身而赐下的。鉴于你们正面临这个艰难的过渡期,我有一些想法,是关于你们在遴选聘牧时应当考虑哪些因素。当然,符合我在下文列出的九项标准并不能保证此人就是一位好牧师,但是,我觉得如果缺少其中任何一项就会构成一种不足,并持续且不断放大地对教会造成消极影响。所以,我会认为所有这些项目都是必要条件,但不构成充分条件。比如,你们可能会找到一个人,下文所述所有这些具有内在联系的要点,他都符合,但是,他就是没有恩赐,或者没有成为牧者的呼召。实际上,我相信这就是目前新草场教会(New Meadows)绝大多数成员的状况。另一方面,如果一个人在人际关系和沟通方面极有恩赐,甚至强烈支持圣经权威和个人祷告的操练,但却不具备下述事项中的任何一两点,这样,假以时日,我确信新草场就会变得跟如今许多教会一样,成为一个漏水的桶——其中的活水并不比周遭世界所有的更多。我在经过许多思考和祷告之后才指出这些,是因为今天在那些自称为牧师和牧者的人中间,极少有人看重这些。总之,我不是要给你们一个详尽的清单,开列你们应当在一位牧师身上寻找的所有品质。在做聘牧决定时,还有更多的因素要考虑。我只是给你们一个资质清单,列出那些必需,但又稀有的品质,我祷告求神,盼望你们可以相信,他会在为你们所预备的那位牧师身上造就这些品质。

 

对于任何你们考虑呼召他担任长老,尤其是牧师职分的人,我要告诉你们他当具备的第一项必备品质,就是委身于释经讲道。这个品质预设的前提是相信圣经的权威,但不止于此。我确信,委身于释经讲道就是委身于听神的话。如果你们找到一个人,他很乐意接受神话语的权威,但却(无论是否故意)不以释经的方式讲道,他所宣讲的内容就永远不会超出自己早已知道的范围。如果一个人拿到一段经文,只是简单地按某一个重要的议题劝勉会众,而不是真正传讲这段经文的重点,那么他就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当他来到经文面前的时候,从中只能听到自己早已知道的内容。而只有委身于从上下文出发、以释经的方式传讲圣经,以经文的重点为信息的重点,我们才会从神那里听到起初没有准备要听的东西。并且,从起初得到悔改的呼召,一直到最近一次圣灵判定我们所犯的罪,我们得救的整个过程,都充满了听到神以(在我们听到他的话之前)不可能猜到的方式向我们说话。若将监督羊群的属灵职责交托给一个人,而这个人实际上却没有表现出委身于听取和教导神的话,就会在牧师的层面,给教会增长至少设置了障碍,甚至设置了封顶。教会会慢慢地变得符合他的想法,而不是神的心意。

 

我盼望你们在考虑呼召任何人担任长老时所要求的第二项品质,是这个人的全部神学体系必须纯正——也就是说,必须是所谓“改革宗”的。误解一些基本的教义,诸如拣选(我们的救恩最终是来自神还是我们自己?)、人性(人在本质上是好的还是坏的?人们是只需要获得鼓励、提高自尊,还是需要被饶恕和获得新生命?)、基督在十字架上工作的性质(他是使我们有了一个选择的机会?还是成为我们的替代者?)、悔改归主的性质(这个问题下文详述)以及我们能否确信神本质上基于他的属性而非我们的品格不断看顾我们,这可不是在神学院的午餐桌上开开玩笑那么简单,而是在对圣经保持忠心以及不断出现的真正教牧问题上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对任何基督徒,尤其是一位长老而言,拒绝神对生命各个方面具有主权的基本观念,实际上就会把信基督教变成玩弄敬虔的异教信仰。这无异于给一个在某些方面仍然不信的人施洗,同时也把一个可能非常不愿意信靠神的人设立为榜样。如今,我们的文化要我们把传福音变成广告宣传,把圣灵的工作理解为市场营销,而在教会中,神又常常被改造成人的形像。在这样的文化中,我们要特别小心,要找一个从圣经和自我经历出发都对神的主权有切实把握的人。

 

要成为一个积极带领教会的长老,第三项品质是基于圣经理解的福音信息。巴刻(J. I. Parker)在为约翰•欧文(John Owen)《基督之死带来死亡之死》(The Death of Death in the Death of Christ)所作的序言中极好地阐述了上一项与这项品质之间的关系。如果你们最近没有读,趁着现在祷告寻求新牧师的当口,正好可以再读一读。有一颗追求福音的心,也就意味着心中不断追求真理——神对于他自己、我们的需要、基督的供应以及我们的责任是怎么说的。把福音仅仅说成是一种附加品,在非信徒天然希望获得的东西(喜乐、平安、快乐、成就、自尊、爱)之上再给点什么,是部分真实的,但仅仅是部分。而按巴刻所说,“把部分真实打扮成完全的真实,就使它变成了完全的不真实。”在根本上,我们需要的是赦免,是属灵生命。把福音的严肃性降低到这个水平以下,就是请人作虚假的悔改归主,并走向越来越无意义的教会成员制,而这两点都会使我们向周围的人传福音变得更加困难。

 

长老应当具备的第四项品质是基于圣经理解的悔改归主。如果将悔改归主理解为基本上是某种我们所做的事,而不是神做的事,那我们就误解了这一点。尽管悔改归主当然包括我们作一个真诚的委身承诺、一个发自内心的决定,但其中有更多的涵义。圣经清楚地教导说,我们并不是都走在朝向神的道路上,有些人找到了这条路,有些人还在寻找。相反,圣经说,我们需要的是更换我们的心、转变我们的思想、有属灵的生命。这些我们自己都做不到。我们可以做一个委身承诺,但我们必须得到拯救。每一个人所需要的变化,无论外在形式有多大的不同,在本质上都是巨大的,直入我们心灵深处,以至于只有神能做到。我们需要神来使我们归向他。我想起司布真的一个故事,有一天他走在伦敦街头,一个喝醉的人走向他,靠在路边的一根灯柱上对他说:“嗨,司布真先生,我是一个归信你的人啊!”司布真回答说:“哦,你一定是的——可你显然不是一个归从主的人!”美国的教会,美南浸信会系统的教会,充斥着在生命中某一时刻真心作过委身承诺的人,但显然没有经历过圣经称为悔改归主的那种巨大变化。结果是,根据最近的一项研究,教会成员的离婚率比全国平均水平还要高50%。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至少部分上,一定是数以千计的美南浸信会牧师所作不符合圣经的关于悔改归主的讲道。同样,如果你没有抓住上面提到的前三样东西,这一点出问题是毫不奇怪的。(请注意,在这里不要误解,我说的不是在某一特定时刻有产生强烈情感的悔改归主经历。我强调的是悔改归主背后的神学真实,不是一种特别的体验。你是可以从果子认出树的。)

 

你们考虑赋予教导的属灵职责的人(按提摩太后书2:2,所有长老都需要具备教导的能力),所需要具备的第五项品质是一个与前述有密切关联的概念,即基于圣经理解的传福音。如果你已经接受圣经关于神和福音、人类的需要和悔改归主的信息,那么就会自然而然地得出对传福音的正确理解。按圣经所说,传福音就是自由地分享好消息,并相信神会带来悔改归主。若我们试图以任何方式强迫人重生,就好像是以西结要把枯骨缝合在一起,结果也类似。同样,如果悔改归主被理解为仅仅是在某一特定时刻作一个委身承诺,那么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以任何可能的方法促使每一个人遇见那个时刻。按圣经所说,我们需要关心人、恳求人、说服人,但我们首要的责任,是对我们从神那里领受的职分尽忠,那就是传达他已经赐给我们的好消息。然后,他会让人悔改归主。如果在一位牧师的教会,成员人数与出席人数之间有很大落差,我就会自然地想要知道,他们对于悔改归主是如何理解的,他们又是如何传福音的,以至于会有那么多的人,不参与教会生活,却对自己的救恩确信不疑,还接受教会的祝福。我可以就这些观点开列参考书目,但我不会这样做,我推定你们早就知道我推荐的这些书籍。今年二月我在这边大学作了一系列以福音为题的演讲,我在其中总结了三点,关于人们做出涉及福音的决定(神、人、基督、回应),我认为必须让他们知道:这个决定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样就必须仔细考虑),这个决定是紧急的(这样就必须要做决定),以及这个决定是值得的(这样就应该做决定)。这就是我需要在传福音过程中努力达成的平衡。

 

第六项,顺着我之前所说的各项,我认为应该要有基于圣经理解的教会成员制。让人悲伤的是,如果真的以此为标准,我猜大多数美南浸信会的牧师都会为本教会高达6000的成员人数更加自豪,这种自豪感的程度一定高于他们因其中只有区区800人出席礼拜而产生的羞愧感。相比捏造的数字,纸面的成员人数容易成为偶像——可能更容易。但是,评价我们工作的乃是神,而且,我想他更多的是称重,而不是点数。如果教会是一座建筑物,那么我们就必须是其中的砖;如果教会是一个团体,那么我们就是其成员;如果我们是信徒组成的家庭,就表示我们是家中的一员。羊要归入群中,葡萄树要种在园里。暂且撇开特定的文化风潮——白色的名卡、存入电脑的名单之类,按圣经所说,如果我们是基督徒,就必须成为教会的成员。我们不能抛弃我们自己的聚会(来10:25,直译)。那不只是我们必须做的一个声明;那是一种活泼、有生命的委身的反映。

 

第七项,可能这是在你们的处境中起初最难的,我认为这个人应该要理解,并信服新约中所实践的多位长老管理(见使徒行传14:23;这是保罗通常的做法,在任何一间地方教会,他都提到数位长老)。我本人完全相信这是新约圣经中的做法,在当时和现在没有使徒存在的教会中尤其需要。这不表示牧师没有独特的角色(请用串珠本圣经查考提到讲道和讲道者的地方),但他在本质上同样是长老群体中的一位。这意味着涉及到教会的决策,如果不是需要让全教会知道的,也不应该由牧师单独决定,而是由长老集体决定。尽管有些时候会比较麻烦(我确信你们对此深有体会),但对于发挥牧师的恩赐、在教会中给予他大力支持、还有其他许多方面都有极大的好处。无论如何,在呼召一个人成为牧师时,这一点必须讲清楚。如果他是一位典型的美南浸信会成员,他会预设长老要么是执事,要么只是帮助他做他想做的事。他很可能不会很欣赏你们邀请他本质上成为长老中的一位,并且在你们中间,牧师是为首的教导长老。我相信如果大多数牧师理解这个概念,他们会立刻接受,因为这可以解脱他们肩头的重担。同时,对于那些不理解的人,我也会忧虑,他们持这样的立场是因为对自己的角色有不符合圣经的理解,或者更糟,是因为心里有不圣洁的自我中心。

 

我希望教会的新任长老要清晰理解并认同的第八项,是教会纪律的问题。此项制度赋予教会成员实质的意义,曾经在教会中普遍施行,但在过去的三代人以来,逐渐淡出美南浸信会的教会生活。耶稣在马太福音18章,保罗在哥林多前书5:4-14(还有其他段落)所说的话清楚地表明,教会需要在内部施行判断,这是出于拯救而非报复的目的。如果我们不能说出一个基督徒的生活不应该是怎样的,那么我们就不能说清楚基督徒的生活应该如何。我对于教会纪律制度的担忧之一,就是又变成好像往有洞的桶里倒水。尽管这个问题在教牧应用方面有许多困难,但整全的基督徒生活就是必须既有教导又有矫正,困难不应该成为不去操练这两样的借口。成为教会成员应该要有些实质的意义,不是为我们自己骄傲的缘故,而是为了神的名的缘故。

 

最后,我会要求一位长老理解的第九项内容是,教会在促进基督徒门徒训练和生命成长方面的角色。正如我在上面提到的,若教会不施行纪律,我认为由此发生的意外后果之一就是教会造就门徒会越来越困难。因为榜样模糊不清、混淆不明。教会有责任成为神在恩典中使子民成长的工具。但如果在教会中教导的只是牧师的想法,在教会中神更多是被质疑而不是敬拜,在教会中福音被稀释,传福音的方法错误,成员制被搞得毫无意义,允许以牧师为中心养成世俗的个人崇拜,就几乎没法指望还可以找到一个既有凝聚力、又能彼此教导的群体,更遑论归荣耀给神了。直到我们能够诚实地断定教会里都是重生的人,并且这些重生的人都委身于教会,然后新约中共同体性的教会形象才能表现为不但是好的讲道,而且还有蓬勃的共同体生活。在世界上,关系暗示了彼此的委身;我们当然不认为在教会中这个程度会更低。

 

好了,朋友们,我可以写得更长。但你们读到这里已经很有耐心了。我不是认为你们不知道上面所说的全部这些,或者不委身于这些,我只是深深地关切新草地教会,在我的心中和祷告里觉得有责任说出来。我觉得应该以书面的方式表达出来。我在长老会和教会中并没有投票权(我也不应该有!),但我盼望所写的这些会对你们的一些讨论、祷告和评估有所帮助。相比写这封信,我知道更重要的是,我会在为教会的祷告中每日与你们同在,尤其是在这段重要的时期。

 

你们在基督里的弟兄,

 

狄马可

1991年10月30日


 

本文取自健康教会九标志网站,承蒙授权转载,特此致谢。——编者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