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ChurchChina

ChurchChina

为什么我们要守主日?[1]

星期天去教会不是对一个特殊日子迷信般地坚守,而是对舍己服事我们的主表达敬畏,我们需要在七日中有一天来重温他的救赎史诗。当主日被湮没在一周之中的时候,教会将一同被卷入世俗的洪流之中。

阅读更多 »

敬拜仪式:早期教会敬拜的发展[注1]

耶稣的早期跟随者不可能进行像今天西方世界习惯的公开敬拜。因此新约圣经并没有提供敬拜次序的具体指导,但从圣经中,我们可以一窥早期教会敬拜的一些细节。基督徒一般聚集在私人家中进行敬拜,得到教导。看起来,会众是在主日,就是一周的第一天聚会,纪念主的复活。理解早期基督教敬拜对于更新今天的基督教敬拜是很重要的方面。我们试图重建基于早期模型的基督教敬拜,然而,我们必须常常效法在圣经的光照中所显示的敬拜的样式。

阅读更多 »

加尔文的敬拜观[注1]—— 罗伯特•戈弗雷博士在格林维尔神学院敬拜研讨会上的发言

加尔文将敬拜排在第一,认为其重要性超过得救,是出于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即得救是达到某种目的的一种手段,而敬拜就是这目的本身。戈弗雷博士说,我们得救是为了现在和永远敬拜上帝,而我们的公众敬拜是我们将来天上敬拜的预演。所以,对于约翰•加尔文来说,敬拜不是外围性的,而是基础性的。

阅读更多 »

清教徒与主日[注1]

清教徒是有条不紊的人,他们对守主日这个话题在实际原则方面的关注,也给出了详细的说明。首先,清教徒告诉我们,我们必须意识到主日的重要,学会正确看待其价值。这是教会和个人的大日子,是“灵魂集会的一天”,是在联合赞美和祷告中,进入“天堂郊区”的一天。这一天必须以公共敬拜为中心,无论是早上、下午还是晚上。家庭必须在主日成为一个整体。一家之主必须带领两次家庭祷告,带领一家人去教会,之后,还要考察和教导孩子和仆人,以保证他们完全理解讲道的内容。必须避免主日的律法主义和法利赛主义的陷阱。

阅读更多 »

主日敬拜十要点[注1]

生命中没有什么比敬拜更重要。我们渴望一生都敬拜上帝,我们希望我们在主日的敬拜可以讨他的喜悦。我们希望我们主日的集体敬拜能够激励并指导我们从周一到周六全时间的敬拜。在主日上帝的子民一同聚集,并在上帝话语的权威下来到上帝的宝座前敬拜,这是我们严肃的责任和令人喜乐的特权。因心里存着这样至高的目标,我们教会对于集体敬拜一直坚持着诸多价值标准。下面的清单肯定远称不上综合和全面,只是尝试在支撑我们集体敬拜的敬拜神学中,对最重要的几项原则做一个简要的概述。

阅读更多 »

敬拜:福音派?还是改革宗?[注1]

对于福音派来说,神在敬拜中的同在等同于神在倾听。他就在不远处;更确切说,他是亲密和满有爱意地与他的子民在一起,察看并倾听他们的敬拜;改革宗信仰对于神同在的理解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的确,神同在是为倾听,他聆听他子民的赞美和祷告,但他同在也为了表达。神不仅是作为观察者同在,他更是一个积极的参与者。他透过经文和圣礼向我们说话。

阅读更多 »

从“限定性原则”看主日敬拜

由于场地、设施、前设、思考过程、宗派等等因素的不同,敬拜的细节在各个教会中一定会有不同的形式、工具,甚至因为对圣经的不同理解会有不同的项目。限定性原则只是给您一个关于敬拜的思考框架,而不是给您一套的标准答案。但是无论怎样,我们要记住一点,集体敬拜中不是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不是什么有用、什么流行、什么能让会众感动就做什么,更不是会众期待看到什么我们就要做什么。我们并没有太大的自由,神已经用他的话语设计了他要我们怎样敬拜他。教会的集体敬拜应当是以神的话语为规范的敬拜、以基督为中心的敬拜、彰显福音的敬拜、会众集体参与的敬拜,并且是被带领的敬拜。

阅读更多 »

唯独唱诗篇? ——以基督为中心的思考

在改革宗传统中,有一派教会强烈地教导在公共敬拜中“唯独唱诗篇”是“敬拜限定性原则”的要求。这种教导在国内的改革宗教会和学习改革宗神学的圣徒中产生了很大影响,我极为欣赏这派教会的弟兄姐妹在践行上的执着,也尊重他们在解经上的良心自由 ,并且,如果他们与我的教会有一场联合敬拜,我也同意并乐意在这场敬拜中只颂唱诗篇,但是我对他们持守这一教导的强烈态度和其中的某些偏激之论,感到担忧。我试图以基督为中心,对敬拜限定性原则按层级做出更仔细的五重区分。而将是否“唯独唱诗篇”的议题,放在敬虔的和合宜的位置上进行讨论,这样才能在改革宗教会和持守敬拜限定性原则的弟兄之间,各人意见坚定,却能彼此尊重和体谅。

阅读更多 »

讲道在敬拜中的位置 [注1]

在新教的教会中,神的话语被摆在集体敬拜中最显著的地位,这是因为,敬拜是仰望与享受神,而神又是作为话语且藉着话语来启示自己的。特别要指出的是,神在世上的工作,就是藉着他的话语来施行的,而且,他不但藉着话语赐下新的、重生的生命,还使人的信心藉着话语不断被更新。离开神的话语,就不会有新生命,也不会有信心、工作、启示,也就没有敬拜可言了。神的话语对于敬拜来说,就像空气之于呼吸那么重要。

阅读更多 »

主日小组:以道为中心的敬拜共同体

就主日当天来说,主日小组交通是主日敬拜过程中的一部分,是共同体一同以道为中心敬拜神,也在道中相交;从整体的牧养体系来看,我们把主日小组作为教会最基本的牧养单元。以道为中心的敬拜和牧养是必须的,但具体的牧养形式则是可以在具体的处境中权衡的。不同的教会在处境中会有不同的设置来实现这个目标。但通常来说,形成一个以主日小组为牧养单元的牧养体系,对自觉地实现以道为中心的共同体敬拜,实现以福音之道建立人是非常有效的。

阅读更多 »

走出敬拜的迷思 ——读《以基督为中心的敬拜》有感

没有一本书比圣经更加权威,尤其是关于“敬拜”这个话题。但好的书籍,依然可以使我们得以跨越语言、文化与时代的障碍而从中受益,帮助我们找到圣经当中那最具权威的原则。《以基督为中心的敬拜》就是这样一本好书。虽然此书的撰述立足于美国的教会文化,但笔者认为,这本书对于中国教会的共同体敬拜,同样也可以起到答疑解惑的作用。据个人拙见,此书对于我们中国家庭教会认识共同体敬拜具四个方面的意义:1、本书可澄清许多人对教会敬拜的误解;2、履出了今天教会公共敬拜当有的次序;3、能帮助我们建立教会共同体敬拜的目标;4、平息一些对共同体敬拜认识上的纷争。

阅读更多 »

一八七八年的中国内地会(一)[注1] ——中国福音事工汇报

因着科技进步和世界格局的变通,自英赴华的路线也变得大为便捷,时间从六个月缩短到一个半月,1877年的戴德生为此大为感恩,而他恐怕无法想象到一百四十年后的今天,无论从英国还是中国,去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超过三天,然而,我们可以在三天内抵达另一个地方,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在三周内真正领人信主,或在三个月里建立一家完整的教会。或许,一个愿意花六个月的时间从一国抵达另一国的时代,才更能接受用六年时间带领一个灵魂归主、十六年的时间建立一个信徒团体。

阅读更多 »

封三:集体敬拜该唱什么样的诗歌?

作为一个牧师,在鼓励和带领会众唱什么样的诗歌的问题上,必须在神学上慎思明辨。这也意味着,你必须刚强壮胆,不允许自己屈服于文化或会众的音乐偏好、又或者音乐指挥的热情,而是看重诗歌的神学内涵,以及其造就人的潜力。

阅读更多 »

以福音为中心的教会建造——《教会》精选集 I

这些内容精选自以往十年教会杂志的文章,我们也曾以其中的主要内容在一些地方带领由教牧同工参加的教牧研讨,值此《教会》十周年及纪念宗教改革五百周年前夕,我们将这个文集交在恩主的手中,向主感恩,也求主使用,使更多教会得着建造,使主的名得着荣耀!

阅读更多 »

“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宗教改革神学中的预定论与得救确据 [注1]

拣选的教义是“只有被正确对待的时候才是一则令人安慰的信条”。在宗教改革的权威那里,拣选的教义被看作是称义必然推论的结果,是将“神人合作论”钉入棺材的钉子。在牧养中,拣选的教义被用来驱赶一个人对救赎的绝望和焦虑。很难再找到一个教义,在经文中如此清晰和明确地被宣讲,却在教会中这般被遮蔽和忽略。但是,教会历史上每次使徒所传讲的福音的伟大复兴都包含对这一伟大真理的重新认识。尽管它或许不是基督教的核心,但它的确是对核心之事到底处于何等核心地位的一个检验。

阅读更多 »

马丁·路德论得救确据 [注1]

路德说,拥有得救确据是每一个基督徒与生俱来的特权,尽管这确据时有起伏。拥有确据是一个正常的状态,同时,因没有确据而经历不安也是一种常见的情况,并不总是不健康的。 这个悖论的张力解释了为什么路德会如此强烈地说:“应许给信心的,不是安全感,而是确定性。”

阅读更多 »

信心与得救确据 ——改教家加尔文与清教徒爱德华兹观点之比较

写作本文在于表明,宗教改革时代的“信心与确据”的教义与后期清教徒主流思想中的相关教义有着很大不同。尽管有关此话题的一手和二手文献很丰富,但出于简介之便,我将主要分析约翰•加尔文和约拿单•爱德华兹的观点。加尔文把确据当作信心的本质,而爱德华兹似乎完全忽视了早期改教家们的这一观点。当爱德华兹谈论“确据是信心之本质”的观点时,他认为这是伪善的基督徒所持有的教义。这两种信心和确据观迥异,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基督徒生活。比如,基督徒在生活中追求圣洁是为了获得和维持确据,还是出于已获的救恩?确据是唯独来自经文的应许,还是最终取决于自我检视?

阅读更多 »

得救确据属于信心的本质吗? ——对比加尔文与加尔文主义者 [注1]

关于加尔文和加尔文主义者中“信心/确据”的问题,本质性偏离(肯德尔)或非对立性但实质性差异(坎宁安)的观点都是错误的。加尔文和加尔文主义者之间在“信心/确据”问题上的差异主要是在量上的和方法论上的。换句话说,这是一个侧重点和方法的问题,而不是性质方面的或实质性的问题。本文作者在其它地方表明,这些量上的差异主要源于近来人们对在后改教时期的牧养方面背景的强调。第二代和第三代的新教牧师往往觉得必须强调和澄清改教家们的确据教义,因为他们坚信相当多的教会成员认为上帝的拯救恩典是理所当然的。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