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ChurchChina

ChurchChina

今日之忽略,必酿将来之荒唐

[本刊编辑部] 教会的危机,不是“讲台”被挪走,而是教会若无忠心传道之关注、无工人的兴起与栽培,教会近来初见雏形的以基督为中心的释经讲道,恐怕又将退回到“个人亮光式讲道”与见证故事式讲道……今日之忽略,必酿将来之荒唐!

阅读更多 »

爱灵魂的心:牧者的必备素质

[撒母耳·戴维斯(Samuel Davies)] 如果我们可以将我们所爱的人从永远的毁灭中拯救出来,那么我们在大胆的尝试中可能会遇到的最大困难也都会是多么微不足道!如果我们能够让他们幸福,那就迎接一切劳苦、疲惫、困难和危险吧;并且告别那种与这个主要计划不相称的轻松、懒散、愉悦或梦想追求。爱会让劳苦变得甘甜,并让一个负担不再沉重。

阅读更多 »

为传讲基督常作准备——就释经讲道的方法与实践访谈哈该牧师

[本刊编辑部] 如果借用爱迪生“天才就是99%汗水+1%灵感”的公式,其实圣经神学、救赎历史方面的考量,可以对应1%的灵感这一部分。而以基督为中心的释经之所以出岔子,相当多的情况是传道人文本释经的部分出了问题,也就是应该流出99%汗水时,他最多下了1%的功夫,而且还不得要领。

阅读更多 »

从经文到讲章

[丹尼斯•E•约翰逊(Dennis E. Johnson)] 确保你讲解的顺序能帮助听众连贯地沿着从他们知道的内容通向他们所不知道的内容。常常是经文的次序及其思路的流动能为你讲道呈现的顺序提供结构。尽量让你的讲章贴着经文脉络,使你的听众在听你讲道时能“找到方向”,就是能看到这个信息的确是从神话语的文本中解出来的。但请记住,你的目标不是纯粹地向信息容器中倾倒资料;你是在宣讲神的话,为了使基督的荣耀和恩典藉着祂的灵的至高主权改变众多人的心和生命。

阅读更多 »

书评:《我们传扬他》

[亚伦·梅尼科夫(Aaron Menikoff)] 传道人太过轻易地声称某段经文指向基督。问题是:“如何指向基督?”我们的答案需要有神学基础,而这是《我们传扬祂》给予我们的:“我们必须思考所传讲的经文与圣经其他部分的关系……讲道人如果接受圣经的神圣作者及其对历史的神圣主权,会意识到经文之间的关系不可能是随意的、偶然的或者武断的;相反,经文之间的关系反映的是神丰富的智慧,它们揭示了神救赎历史的计划中无比奇妙的多样与统一。”

阅读更多 »

耶稣的死应验经上的话 ——约翰福音19:28-37释经习作

[以萨迦]本文为某圣经学校释经训练课程的作业文本。该课程要求学生按照所提供的规范步骤完成释经过程,并宣读和接受点评。写作过程中,不可查阅圣经以外的解经书或参考资料(除字词研究的部分可查阅圣经辞典)。在此刊出其中的一篇习作,供有意对传道人进行解经训练的教会参考。

阅读更多 »

一位传道人和一间教会的归正之旅

[本刊编辑部 ]福音神学让我们看到人是多么地反福音,我们与文化中的堕落是如何地纠缠不清,我们需要不断地悔改,不但为恶行,也为“义”行,何时停止悔改何时就活在自义中,离开了福音就是死路一条。这几年的归正之路使我领悟到,教会越归正就越会发现更多需要归正的地方。

阅读更多 »

作为教导和讲道标准的《多特信条》

[阿尔扬•冯罗敦希尔(Arjen Vreugdenhil)]《多特信条》不仅总结了圣经中关于上帝恩典的重要教义,而且概述了应该如何教导这教义。这个信条不仅仅是教条,而且还处理了传福音、教理问答和教牧关怀的问题,其关注领域比许多人意识到的要广泛得多。总结此信条的首字母缩略语TULIP,很容易导致扭曲它的教义,产生出“激进的加尔文主义”,但这并非是多特会议的目的。

阅读更多 »

一八七七年内地会初入贵阳

[《亿万华民》译友会]1877年的贵阳,福音姗姗来迟,但是预知万事的主,已经在永恒中为神州百姓预备了众多属灵福分:巴子成独守孤城,祝名扬重回武汉,麦卡悌终抵八莫,鱼爱德葬身黔土,花国香孤身返润(镇江),岚伯特义无反顾;而多年后的“双仁传奇”(贵州苗疆的党居仁和云南傈僳的富能仁)也在这一年埋下了伏笔——这就是内地会宣教士群体跨越时空的行军图。

阅读更多 »

讲道的沉重和悦乐

[约翰·派博(John Piper)]要尽你所能极力争取认识神,并在祂大能的手下降卑(彼前5:6)。不要满足于只引导人们抵达祂荣耀的山麓小丘,要作神的威荣之悬崖的攀登者。每次你攀越一项领悟的边缘,在你面前会是延绵千里、消失于天际浮云的壮丽美景——我是指关乎神的属性的景色。要预备好自己去攀爬!

阅读更多 »

《教会》由双月刊改为季刊的启事

《教会》将从2019年9月起,由双月刊改为季刊,逢3、6、9、12月11日出刊,每年出版期数由6期改为4期,原栏目设置基本保持不变。另外,《教会》将择合适之时机推出“微周报”。《教会》期待以季刊、微周报之媒介形式,以“紧扣福音核心并兼具深度、本土、前沿特征”的内容,忠心、适切地“扎根教会、服事教会、建造教会”。   本刊提醒读者留意上述变化,并恳请读者关注《教会》办刊,为《教会》代祷、建言、赐稿。订阅与建言邮箱:churchchina@gmail.com,投稿邮箱:churchchinatougao@gmail.com。   《教会》编辑部 2019.9.11

阅读更多 »

以圣经为根基的教会牧养

[本刊编辑部] 有价值的“新”闻并不悬挂在时效线上,而是荡响自“福音古钟”。尤其是今日,在世界、学界、社会、教会,在“朋友圈”、“看一看”,层出不穷的新闻不断向人喊叫,基督徒当如何体验和反应?——“他感觉到时代惊人的断裂,便紧紧抱住他的圣经。”

阅读更多 »

以神学翻译为志业

[Eddy] 基督教会是建立在神的话语启示上的教会。毫无疑问地说,奠基性的神学翻译著作,对中国教会产生的积极影响,超乎任何单独的教会、牧者或神学家。任何一本高质量的译作,不仅可以惠及数千万基督徒,而且其中的经典可以流传数代,奠定将来教会复兴的基础。神学翻译实在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工,然而中国教会界从事翻译事工的优秀译者则十分缺乏,并且我们缺少对译者成长的关注,妄论培养。这种问题甚至影响到整个神学翻译生态链的其他环节:翻译机构、出版机构、教会和个体的基督徒。

阅读更多 »

“在基督里”的教牧色彩 ——读《全备的基督》

    文/陈研   《全备的基督》是由傅格森博士在一场牧者研讨会的演讲内容整理而成,这场演讲的主题是“从‘精华争议’学到的教牧功课”。 从这个题目我们可以看到两点: 第一,本书的议题源自“精华争议”。“精华争议”是十八世纪初期苏格兰长老会内部发生的一场神学争辩。当时,苏格兰长老会的总会视一本名为《现代神学精华》(以下简称为《精华》)的书极为危险,并在1720年通过法案将之列为禁书,因为他们认为这本书鼓吹“反律法主义”和“普世救赎”的思想。此后,以托马斯·波士顿(Thomas Boston)为代表的一群牧师发表了一份《正式抗议书》,借此来回应总会对此书的谴责[1],他们被称为“精华人”。于是一场关于《精华》的神学争议就此展开。这场争议的主要议题是:“我们如何传讲 …

阅读更多 »

律法与恩典

[约翰•慕理(John Murray)] 没有哪个主题比“律法与恩典”与福音属性更加关系密切。到目前为止,错谬的发展程度,也是我们福音观念的扭曲程度。一个关于律法功用的错误观念,足以完全毁坏我们对福音的认识;一个关于律法与恩典对立的错误观念,足以拆毁恩典的根基结构与上层建筑。对于律法和信徒关系的错误观念,很大部分出自对罗马书6:14节的误解,及对摩西之约跟新约关系的误解。

阅读更多 »

遵行基督所成全的律法 ——马太福音5:17-20释经讲道

[陆昆] 我们要面对基督的宣告,说祂来是要成全律法和先知,要成全律法并且让我们按照律法的本来意义——也就是律法作为约法,律法指向颁布律法的神,律法要求从里面发出对神的敬畏,律法要求真正在对神的爱中向神彻底地顺服——来遵行。文士和法利赛人虽然讲究律法的规条,但他们完全不能遵行耶稣所说的这个诫命。而这个命令却是基督为我们成全,并且在圣灵的工作里面要加给我们的,因为基督传道时所宣讲的要点就是:“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阅读更多 »

旧约律法的救恩性意义

[瓦器] 通过对出埃及记19:1-24:11这段叙事性经文与申命记4-26章这段法律性、教导性经文的救赎历史、文学结构、主题的比较,本文为我们对律法的理解提供了基本的救赎进程框架,即律法必须放在出埃及、进迦南的救赎进程中来理解。正是在这框架中,我们看到律法的赐下本身就是救赎进程中的一个关键事件,且成为我们理解救赎进程到底是被什么样的力量引导、推动和管理的关键。答案是:律法所表明的神话语,上帝与以色列人所立的约是耶和华在这一救赎进程中所展现的大能与行动。

阅读更多 »

“回到圣经” ——就教会的改革访谈多马长老

在访谈中,多马长老分享了他对自身所经历的教会建立、建制、改革的反思,以及对“回到圣经”这一原则的理解。这个时代很多似是而非的道理,乍听起来很美好,但仔细反思:真的有圣经依据吗?神给我们圣经,使我们有标准去反思。圣经和圣灵催促我们去反思,然后我们会更多地学习,会尝试去改革教会,改变不符合圣经的传统。如果一个教会要改革,应该是出于这个目的。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