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期刊

每每迂回

[本刊编辑部] 前辈们劝勉我们:“既知道坚决的态度与胜利的人生有这样密切的关系,我们就应当靠着神的恩典,对神忠诚,不给魔鬼稍留地步;用坚决的态度应付一切临到我们的试探,在有人劝诱或威胁我们,要我们去做任何得罪神的事情的时候,对他们说:‘决不!决不!’”

阅读更多 »

留在世界边缘

[曾劭恺] 将十字架的大能转化为十字军的社会力量,是历代教会不断面临的一大试探。教会必须不断回到世界的边缘,且甘于留在那里。留在边缘并不意味在社会边缘建立基督徒的次文化。唯有当教会及信徒留守于世界、留守在主流社会文化的结构中,才有可能真正留在世界边缘。

阅读更多 »

初代教会与清教徒时期的小组

[康约珥(Joel Comiskey)] 早期家庭教会,门徒们的活动总是围绕着信靠复活的耶稣开展,人数很少会超过15或20人——因为聚会是在小的居所进行。小组聚集,也是清教徒属灵成熟的关键实践之一。清教徒认为,只有当一个人愿意委身于与其他信徒的团契相交时,福音对其的转变才算完成。

阅读更多 »

座谈会:我们因何仍是一间教会? ——“冬藏”的教会论与教牧实践之思

[本刊编辑部] 当教会面对压力而被“拆”时,应该自觉思考的是:如何在磐石上建造。因此,对于使徒性教训、对于信仰告白的关注,就成为必然的关注。很多教会在当前处境下应当如何回应时,未意识到“福音真道与认信”这一部分的变化与危机。

阅读更多 »

危机辅导:压力处境中的生命改变

[赵芸] 以面对压力处境为例,如果我们的目标是在追求某种“状态”——不论是谦卑的状态、站稳的状态……那么所带出的教导就很难避免以人为中心。灵性不应该只是静态的“状态”,它是我们与上帝的关系。这个角度对压力处境中的辅导来说特别重要。

阅读更多 »

比利时信条:教会向世界的见证(上)

[彼得·德荣(Peter Y. De Jong)] 德布利为群羊的性命求情。国王应从被告者的见证知道,他们聚会时经常为所有掌权管辖他们的人祷告。德布利用经文证明在人前见证救主属于基督徒生活的本质内容。这本小小的书册,如此准确地重现了在试炼的时代里活在尼德兰民众内心和生命中的信仰。

阅读更多 »

属灵军装 —— 以弗所书6:10-18释经讲道

[大米] 当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宇宙中这最大的一场战役,就是在这最后打败魔鬼的战役中,天使天军的元帅主耶稣只身一位在十字架上打败了魔鬼和它的邪灵大军。“哦!亲爱的主啊,原来你才是我们的属灵军装!只有当我们穿戴你时,才能是真正刚强的人。”

阅读更多 »

牧师的祷告生活:事奉方面

[麦杜格尔(Donald G. McGougall)] 神的子民有必要学习祷告。如果人真的是趋向效法服事他们之人的生命,我们这些作为领袖的,为我们所带领的那些人提供什么样的祷告榜样?他们有看到祷告的重要性在教会的程序、教会的敬拜生活,和在教会里举行的会议上体现出来吗?

阅读更多 »

良心神学之缘起与内涵——以威廉·帕金斯为例

[彭强] 良心神学的首要关切是什么?是救恩的确据的问题。今天当人们谈到良心的时候,马上指向社会公义。但是请允许我提醒大家,在以帕金斯为代表的清教徒那里,良心的问题首先是在上帝面前的问题,也就是,我们是否重生,是否活在好的良心中。

阅读更多 »

“福音鲨鱼”明鉴光之死 ——中国内地会首例宣教士殉道事件  

[亦文] 正如司提反被石头打死时,我们的主是最关切的旁观者,同样,祂也在守候接收内地会第一名殉道士的灵魂。明教士如此蒙福地做好了准备,主仆相逢时,一定没有悲伤。主从不贱卖祂仆人们的性命。难道我们不能期望,这些生命的倒下会带来荣耀归神的辉煌丰收吗?

阅读更多 »

教会的十字架道路

[袁梁惠珍] 在宗教改革时期,加尔文曾说过:“十字架下有真教会。”真教会、假教会就是要根据十字架来区别;真假先知和真假信徒也是根据十字架来区别。衡量真假教会的唯一标准就是主基督的十字架。真的基督教会要建立在十字架的下面,必须要走十字架的道路。

阅读更多 »

今日之忽略,必酿将来之荒唐

[本刊编辑部] 教会的危机,不是“讲台”被挪走,而是教会若无忠心传道之关注、无工人的兴起与栽培,教会近来初见雏形的以基督为中心的释经讲道,恐怕又将退回到“个人亮光式讲道”与见证故事式讲道……今日之忽略,必酿将来之荒唐!

阅读更多 »

爱灵魂的心:牧者的必备素质

[撒母耳·戴维斯(Samuel Davies)] 如果我们可以将我们所爱的人从永远的毁灭中拯救出来,那么我们在大胆的尝试中可能会遇到的最大困难也都会是多么微不足道!如果我们能够让他们幸福,那就迎接一切劳苦、疲惫、困难和危险吧;并且告别那种与这个主要计划不相称的轻松、懒散、愉悦或梦想追求。爱会让劳苦变得甘甜,并让一个负担不再沉重。

阅读更多 »

为传讲基督常作准备——就释经讲道的方法与实践访谈哈该牧师

[本刊编辑部] 如果借用爱迪生“天才就是99%汗水+1%灵感”的公式,其实圣经神学、救赎历史方面的考量,可以对应1%的灵感这一部分。而以基督为中心的释经之所以出岔子,相当多的情况是传道人文本释经的部分出了问题,也就是应该流出99%汗水时,他最多下了1%的功夫,而且还不得要领。

阅读更多 »

从经文到讲章

[丹尼斯•E•约翰逊(Dennis E. Johnson)] 确保你讲解的顺序能帮助听众连贯地沿着从他们知道的内容通向他们所不知道的内容。常常是经文的次序及其思路的流动能为你讲道呈现的顺序提供结构。尽量让你的讲章贴着经文脉络,使你的听众在听你讲道时能“找到方向”,就是能看到这个信息的确是从神话语的文本中解出来的。但请记住,你的目标不是纯粹地向信息容器中倾倒资料;你是在宣讲神的话,为了使基督的荣耀和恩典藉着祂的灵的至高主权改变众多人的心和生命。

阅读更多 »

书评:《我们传扬他》

[亚伦·梅尼科夫(Aaron Menikoff)] 传道人太过轻易地声称某段经文指向基督。问题是:“如何指向基督?”我们的答案需要有神学基础,而这是《我们传扬祂》给予我们的:“我们必须思考所传讲的经文与圣经其他部分的关系……讲道人如果接受圣经的神圣作者及其对历史的神圣主权,会意识到经文之间的关系不可能是随意的、偶然的或者武断的;相反,经文之间的关系反映的是神丰富的智慧,它们揭示了神救赎历史的计划中无比奇妙的多样与统一。”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