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期推荐文章

本期推荐文章

从属灵争战看逼迫——彼得前书5章8节中的 “仇敌”

  文/克里斯托弗·拜尔利(Christopher Byrley)   译/甘林    校/米利暗   前言   在彼得前书的105节经文当中,早期教父引用最多的就是彼得前书5:8:“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这看起来是在面对属灵争战时最直截了当的鼓励,因此就不难理解为何教会历史上有如此多基督徒,每当面对试探或意识到正遭遇魔鬼压制时,会去看这劝勉和它的上下文。但这节经文位于书信的结尾,读者会期望这劝勉与作者的首要目的相吻合。警告提防那鬼魔的首领,留心它“吞吃”基督徒的企图,似乎与这封以鼓励和劝勉落在受苦逼迫当中的信徒为首要关注的书信并不协调。确实,这节经文是整封书信第一处,也是唯一一处提到魔鬼的地方。 &nb …

阅读更多 »

靠着良人从旷野上来——就基督徒如何认识和回应逼迫访谈越寒老弟兄

[ 本刊编辑部 ] 弟兄姐妹啊,爱神与自爱,是不可以同时存在的。我们若不明白一件事是从神而来,就不会按神的意思去做,也就是与主为敌。自我从来就是与基督为敌的。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工作,我们有多少时候是像主耶稣一样顺服的?顺服本身是内在的信,是在爱主的信心里所生发出的倚靠。今天回忆我自己一生的道路,为什么会越来越多顺服神,是因为神的爱对我越来越大的吸引,是因为信心里面与基督更深的合一,从而生发对他赐给我逼迫的认识与顺服。当你愿意为他舍弃一切时,你就被他熬炼成了。基督之爱的内在吸引,外在的逼迫压力,再加上自己在信心里的顺服,才能产生一个喜乐的结果。

阅读更多 »

帮助孩子面对苦难短文三篇

[ Truth 78网站 ] 孩子通常不首先是通过我们说了什么来学习;他们学习如何面对苦难的首要途径,如何思考、感受和谈论苦难,是透过观察我们。当我们在经历患难时,如果他们看到了愤怒,他们很可能就会这样理解:“苦难是不对的,肯定是什么人错待了我们;是上帝亏待了我们。”另外,他们还会学到一种世界观,即“我不需要经历这个世界的破碎,即使这破碎是所有人都会经历的,我配得更好的”。

阅读更多 »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 陆昆 ] 这段经文里,为义受逼迫、因基督受逼迫、先知们受逼迫,被联系在一起看成一回事。“为义受逼迫”,不是一般的为道德意义上的善受到恶势力的攻击,而是特指为基督的缘故,为福音的缘故,如经文中基督所说“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这是基督的真理和一般的宗教的冲突,是十字架的道理和十字架道理以外的其他好像也有道理的道理的冲突。上帝与以色列人立约,并且立先知为约的监护人,是为了百姓的利益。但实际上,先知虽然这样召唤,以色列人不仅不转回,反而以恶意对待先知。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耶稣在这里说你们因我受辱骂、逼迫、毁谤,是和先知一样。

阅读更多 »

改革宗神学中的盟约教义

[ 魏司坚(Geerhardus Vos) ] 该如何解释盟约观念从一开始就在改革宗神学中占有如此显著位置呢?在改革宗神学的起点上,一定有什么东西使它感觉到自己被盟约观念所吸引。改革宗神学抓住了圣经最深邃的根基性理念,因而它可以从这个核心点出发,更整全地处理经文,并使其每个部分的内容都各得其所。这个根基性理念,这把打开圣经丰富宝藏的钥匙,就是神在一切受造物中无与伦比的荣耀。神并非因为人而存在,而是人因为神而存在,这是铭刻在改革宗神学殿堂入口处的原则。

阅读更多 »

连于基督荣耀的身体

[ 大牛 ] 当我们本期聚焦“教会论”这一主题时,亦深深担心本期的文章会被理解为与牧养实践无关的“理论”。本文的三则短文,来自某教会“会友大会”的牧会现场,是基于对福音本质、教会论等诸多方面的深刻思考而有的解经讲道。这些讲章,既使人读后在真理中得造就,又可以作为一个基于福音的教会论落实为牧养实践的范例,给更多的牧者同工带来启发和益处。

阅读更多 »

教会作为历史之目的

[ 以勒 ] 本文通过对创世记1-2章以及启示录21-22章的查考,试图从上帝心意中和创造计划之时间性的延续中,探讨基于创造计划的末世论空间;并以末世论空间支撑下的整体创造论,去透视人论与救恩论,试图寻找创造论与救恩论、人论与教会论在末世论中的同一性。由此提出,教会不仅仅是救赎历史的目的,教会就是最终的人/人类/人性,是上帝起初创造之心意的最终成全。教会就是按照上帝形像样式而造的那个人(人/人类/人性),代表上帝掌权、作王,直到永远。教会就是历史的目的。

阅读更多 »

地方教会的重要性

[ 丹尼尔•勒伊(Daniel E. Wray)] 地方教会重要吗?没有地方教会,基督徒们就不能很好地相处了吗?我是否加入一个教会真的要紧吗?我去教会敬拜,加不加入教会有什么要紧?圣经回答了上面的这些问题并解决其困境。当我们查看圣经的教导就会发现,对成为地方教会成员的重要性和地位,我们的天父并没有含糊其辞,模棱两可。上帝愿意我们都对他的教会充满深厚的荣耀感,如他看教会一样!如果我们与上帝的观点一致,我们关于地方教会的许多问题立刻就会解决!

阅读更多 »

历史上的教会论

[ 麦克•霍顿(Michael Horton)] 信义宗和改革宗的教会论有很多共同的主题和重点,但卡维里恰当地称后者为“作为圣约的教会”。罗马天主教会在历史性的机构里(这机构由顺服教宗的主教们带领)找到教会的合一性、大公性和使徒性。东正教会在圣餐礼中找到它,其预设是主教们的使徒传承(不必另外还要委身于一位主要宗座)。自由教会(Free Church)将它等同于个体信徒的内心。然而,宗教改革的教会将这合一性、大公性和使徒性置于传讲福音和施行圣礼中。这样,他们拒绝将教会的本质置于一个表面上无谬误和毫无缺陷的机构的单纯的客观性里,或是置于个体性回应的主观性之中。

阅读更多 »

我们在“做”教会吗?

[ 卡尔•楚曼(Carl Trueman)] 教会是神的创造,我们必须意识到不是我们在做教会,本质上是神在做。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像创造宇宙万物一样创造了教会。神使我们转向他,我们会做一些事,如敬拜、读经,但是教会真正的掌管者是神自己。

阅读更多 »

我们同为传道人

[本刊编辑部] 中国家庭教会的传道人们,是怎样的一群人呢?他们是拥有最多相同经验的战友。他们都经历着主的爱,都因此蒙召、牧养教会,都在试探中深感自身的无能,都蒙主保守、背着十架走着窄路。向来是有共同经历的人容易成为挚友。传道弟兄间的共情之深,胜过兄弟手足。

阅读更多 »

“情愿与你们同生同死”——就传道人与地方教会建造访谈李涛牧师

[ 本刊编辑部 ] 传道人和教会之间的关系就是同生同死的关系。不要做一个最有影响力的牧师,要做一个最有事奉果效的牧师,和一群人同生共死,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真正地好好去牧养一间教会,把生命奉献给这个地方教会。中国特别需要这样的教会一间一间地被建立起来。

阅读更多 »

教牧事奉与属灵争战

[ 尼古拉斯·巴特兹(Nicholas T. Batzig) ] 教牧事奉是一场无休止的属灵争战。牧师们应该比其他人更细致地研读和默想这一主题。因为那些忠于福音的牧者们,因着其职分和呼召,是教会中最容易遭受那恶者攻击的人。然而不幸的是,当今很多改革宗教会,基本上都已经忽略了基督徒生活中这一至关重要的因素。

阅读更多 »

以史为鉴——中国家庭教会老前辈边云波弟兄的叮嘱

[ 边云波 ] 中国教会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这段历史,我觉得很宝贵。在这一段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人心的软弱,撒但的诡计,和父神的大恩!回忆这段历史,也可以让我们深深感到,神这样熬炼、造就中国教会,乃是要炼净我们的渣滓,好更多地为神所用。

阅读更多 »

十字架神学与当下的十字架道路——评《论做十架神学家》

[ 江登兴 ] 如果上帝拒绝在荣耀中启示自己,反而主动地将自己隐藏在十字架上,那么上帝的仆人忍受整个世界的逼迫,又有什么稀奇呢?如果苦难是上帝在教会中主动地工作的结果,而我们面对苦难的时候是完全被动地被上帝工作,那么我们就需要预备好忍受上帝的主动。

阅读更多 »

基督教、文化与两个国度

[大卫•范德卢内(David VanDrunen)] 圣经要求我们重视受造界和文化活动,但也要求在基督天国的神圣事情与目前世界的普通事情之间作出一种区分。它要求在神行使护理之工、为全人类维系文化,与和神荣耀地救赎一群选民、现在招聚他们进入一家教会、有一天要招聚他们进入新的受造界直到永永远远这二者之间作出分别。一些人确实落入一种没有根据的“二元论”,但对二元论的恐惧绝不可胜过我们作出清楚和必要的区分的能力。“两国论”其实是在帮助我们阐述整个圣经叙事。

阅读更多 »

“基督教王国”的幻象

[麦克•霍顿(Michael Horton)] 可能存在着一个“基督教国家”吗?上帝的国与这世界上的国有何关系?基督徒在世界上的活动与教会在世界上的活动会有所不同吗?这些和其他许多类似的问题困扰着我们,若不加以解决,我们的公开见证就必然会混乱不堪。更正教改教家们深信,混淆律法与福音的关系,导致地上的事与天上的事混淆,这世界的国与上帝的国混淆。我们在本文中要看到这种智慧是何等具有现实意义,何等符合圣经,我们重新发现这种区别,是何等至关重要。

阅读更多 »

反思新加尔文主义

[科尼利厄斯•普龙克(Cornelius Pronk)] 凯波尔的普遍恩典教义是他全部工作和思想的关键所在。他将此教义与“对立”的教义娴熟地运用在一起。一方面,他宽慰了要求保留教会与世界之间区别的人士的关切;另一方面,他也满足了改革宗阵营里知识分子的需求,他们至少欣赏文化的某些方面。普遍恩典的作用则包括:第一,在一般意义上,限制人类罪恶的毁灭进程;第二,虽不能使人重生,它却能使人发掘宇宙间的潜能,正面推动实现上帝在堕落前给人的文化使命。凯波尔过多地单方面强调了文化和社会参与,以致造成他称之为恩典教义的外部化,尤其是有关称义和重生的问题。尽管称义没有被否认,但再也不是在路德、加尔文和那些靠着神的话而不是人的思想而生活的信徒们所经历的那样。这不是说凯波尔本人无视罪以及罪对人类和万物造成的恶劣后果。他本人深信对立法则,也因此相信普遍和特殊恩典之间的根本区别。然而,我们不能认定他的跟随者也是如此。

阅读更多 »

荷兰新加尔文主义及转变论的根源

[威廉·D·丹尼森(William D. Dennison)] 基督教末世论的未来构想越来越多地被移入到当下世界,而且不仅仅是基于释经和神学的原因,也是出于社会—政治—经济的原因。如果说哲学家们是在用现代的材料重建圣奥古斯丁的天上之城,那么许多基督徒则是在试图用基督教的材料重建现代城市。但是在这种背景下,启蒙运动却已经设计好了末世城市的基础结构。启蒙运动的末世论愿景的基础已经逐渐笼罩了新加尔文主义的末世论愿景。十九世纪,新加尔文主义运动提出了针对罗马天主教思想和现代世俗思想的改革原则,它的特点主要可以表述为在圣经光照之下形成的涵盖一切的世界观。凯波尔企图摧毁启蒙运动用现代材料建造起来的新的天上之城,同时试图结合后启蒙时代的欧洲的某些世俗原则来恢复一个基督教的天上之城。突然之间,在十九世纪,加尔文主义的末世论开始强调当下的天地与新天新地之间的连续性。换句话说,通过基督徒的社会活动,上帝将恢复并拯救当下的被造界。巴文克最重要的主题——“恩典恢复自然”——的涵义是“拯救本质上就是恢复被造界的所有丰盛”。当他把这样一个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的目的论的历史概念应用于圣经末世论的结构时,巴文克落实了关于被造界与新天新地之间连续性的革新式图景,为未来二十世纪新加尔文主义的同伴们做了准备。

阅读更多 »

上帝的话语:恩典的管道

[卡尔•楚曼(Carl Trueman)] 上帝的言语创造和决定现实。从“上帝通过他的话语说话”转换到“传道人向会众传讲上帝的话语”,了解这一点是关键所在。当传道人忠实地讲道时,事实上就是上帝在对会众说话。为了使组成教会的男女老少能在他们的生命中结出果子,上帝首要的行动就是在讲台上宣告他大能的拯救行动。这意味着,传道人需要明白他们所做的是执行一个需要谨慎和热忱的神学性行动,因为他们所处理的是上帝的话语,信息的力量最终并不在于他们这些信使身上,而是在于通过信息说话的上帝。那些不明白这一任务的各种要素的传道人,再没有什么能比他们更快让教会衰亡了。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