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神学探讨 | 论释经讲道在教会的落实

论释经讲道在教会的落实

文/ 苏 东

 

一、绪论

 

(一)讲道的概念

 

什么是讲道?这是我们在进入主题探讨前首先应该思考的问题。在圣经中,特别是新约中,大概使用了这样几个词来表达这个概念:

 

  • kerusso:宣告。这是四福音、使徒行传以及书信中所广泛使用的一个词,中文圣经译为“传道”。如太3:1,施洗约翰在旷野向犹太人传道,还有太4:17记着,“那时,耶稣传起道来”,所用的都是这个词;

 

  • euaggelizo:传福音。即宣扬神的好消息。在圣经中与kerusso可以替换使用;

 

  • martyreo:作见证。如约1:7,施洗约翰“为光作见证”;

 

  • didasko:教导。重点在于信息的目的与内容。如大使命中,主耶稣让门徒将主所吩咐的话都“教导他们遵守”;

 

  • ektithemi:讲论。如徒18:26及28:23,保罗对他们“讲论神国的事情”;

 

  • diermeneuo:讲解明白。如路24:27,主向前往以马忤斯的路上的两个门徒显现,并将“凡经上指着他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

 

综合以上不同的词及其意义,我们对讲道的概念有一个总结:讲道就是人蒙上帝的选召,被圣灵感动,用诚恳的态度,有计划、有主题、有目的、有系统地借着言词、声音、姿态等作为工具,以宣告、教导等方式,将圣经真道、上帝的旨意及对主耶稣的见证,正确、清楚、明白地讲解并传达给会众,并使之归向上帝,实践于生活的圣工。

 

 (二)释经讲道的概念

 

作为讲道的一种方式,释经讲道并非当代教会的创新,数算其历史的话,在旧约中已有这样的榜样。旧约中最著名的释经讲道范例是以斯拉。在尼希米任省长并带领以色列民回归,建造城墙,恢复敬拜时,他请文士以斯拉带领众祭司向百姓宣读并讲解律法书。经上记着他“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又将律例典章教训以色列人。”按尼8:8所记,“那一天,他们(文士以斯拉及众祭司)清清楚楚地念神的律法书,讲明意思,使百姓明白所念的”。这可以说是释经学的起源。新约中,主耶稣是释经讲道最好的范例。他不但道成肉身,将神完全表明出来,也藉着所说的一切,使福音得以完全显明。特别是他亲自对以马忤斯路上的门徒讲道,他引用经文,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指着自己的话,他都给他们讲解明白,并使两个人的心再次火热起来,信心得到更新。这是极有能力的释经讲道。而初期教会的领袖们,彼得、司提反、腓力、保罗也曾用释经讲道。后来,在宗教改革所倡导的“唯独圣经,回归圣经”的宗旨下,清教徒很好的继承并发扬了释经式讲道,而一直以来,中国教会鲜有采用此讲道法的。

 

那么,什么是释经讲道呢?罗宾森认为,“释经讲道是在经文文脉中,从历史、文法、文学研究所衍生,传达圣经概念的一种沟通方式,圣灵借此先应用于讲员的人格和经验上,然后透过他传达给他的听众”;而巴刻则解释说:“释经讲道的真正概念是讲员应该成为经文的代言人,把神的话传达给他的听众,并且使经文之主旨得以被彻底了解、应用及传扬,使听众可以领悟并认识神的声音”。

 

综合以上要点,释经讲道乃是用现代解经及神学的方法,仔细研究经文,根据经文书卷背景及上下文脉,再经过解经过程,做文法、上下文、历史、句法、神学、文化的分析后,找出圣经原作者之意思及其中心概念。张西平称之为“道成肉身”的讲道法,即先将神的话放在讲员心中,经过反复默想,至成熟后传扬出来,圣灵亦借着道在讲员生命中动工并使道与讲员的生命结合的讲道方式。其必备要素有以下四点:

 

  • 有主题经文:解经式讲道的经文可以短到一节,也可以长到几章。一般叙述体长一些,书信体短一些,解经式讲道强调的是文章,而非词汇或一段短语;

 

  • 有解释:解释就是寻找经文的本来意思。经文的意思就是作者原来想要表达的意思,我们可以通过历史性、文法性、神学性的释经寻找原意;

 

  • 有结构:同样内容的讲道,因结构不同,会有不同的效果,若没有结构,无法有效的传达内容;

 

  • 有应用:圣经与我们生活的时代有很大距离,语言、文化、历史等差距都拦阻我们正确地把握和应用神的话语。传道人的传讲必须努力成为两个世界的桥梁。应用就是把圣经当时的信息“翻译”成听众个人生活中具有现实意义的信息,使听众做出回应。所以,没有应用的讲道是失去核心的讲道。

 

解经讲道的目标可以用“3R”来表示,即Recognized (被重新认识)、Represented(被重新发现)和Related(关联现代人的生活),就是说,将圣经古代的信息,经过解经的方法,找出其属灵原则,并透过讲道,应用在今日的听众中。其过程可以表示为解经→神学→讲道,其目的乃是把从圣经而来的神的信息,正确地传讲,使人听见并正确地回应。作为最严谨、最符合并尊重圣经本意,也是最有能力的讲道,释经讲道理所应当在教会中落实。

 

 

二、落实的必要性与紧迫性

 

(一)圣经的吩咐

 

自从教会悠久而生动的历史开始以来,讲道始终被公认为基督教会的中心与特色。著名神学家斯托得甚至坦言:“基督教会若没有了讲道,就失去了真理的根基。”而与印度教的宗师,犹太教的拉比以及回教的先生截然不同的,基督教会所领受并传讲的乃是神的圣言。“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若有讲道的,要按着神的圣言讲”(彼前4:11),更清楚地讲,这圣言乃是永生真神上帝主动向堕落人类所做的自我启示,自我显明。这启示一方面借道成肉身的圣子耶稣向人显明,“没有人见过神,唯有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1:18)另一方面上帝默示他的选仆,以文字的形式将这道表明出来,就是圣经。“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来1:1-2)。可以说,整本圣经都是神向我们人类所启示的他的话语,因而,正确、清楚、明白地传讲神所启示的话语——圣经,就成为教会最主要的责任。正如提后2:15所说:“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可见,神所喜悦,也是教会迫切需要,竭力追求的,就是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讲道,既解经式讲道。

 

(二)传统讲道之缺乏

 

中国教会多受两种研经方法的影响,即“时代论研经法”与“主观神秘感觉研经法”,从而也产生了两种不同的讲道方式:

 

A.主题式讲道

 

就是围绕一个题目而设计的讲道。特征如下:

 

  • 其题目是讲道者从阅读圣经及生活感受中所获得的一个主题;
  • 其结构和纲要乃根据此题目的涵义加以分析、发挥而设计;
  • 其信息基础并非固定的一段经文。

 

这是典型的时代主义讲道方式,其根本问题在于将圣经局部化,只注重圣经的多样性或丰富性,却忽视其统一性,人为地将神永恒的计划分割为片段,结果导致传讲真理上的片段性。由于没有彻底的分析经文上下文脉和真实涵义,也没有历史背景及处境、文法、结构上的考虑,故而引用经文也完全忽视该经文在整个文脉中的意思——即作者原意;讲道者自身的主题思想统治全篇,经文只是附属,用来佐证这个主题;不是让圣经本身讲话,而是经文替我们说话。用贝杜威的话,就是“用他的看法与他引用多量圣经经文的方式,来说服所教导的听众们”。其结果就是人意、私意的掺杂。用周联华博士的话说:“将造成世俗化、抽象化和懒惰。”

 

B.经文式讲道

 

就是根据经文来制定分段与大纲编排,并加以发挥的一种讲道方式。特征如下:

 

  • 采用极少经文,可能是两三节,也可能是一节或者一节的一部分;
  • 分段与大纲编排虽然依据经文本身,但发挥不受经文限制。

 

此法容易被视为解经讲道,但它在对经文的分析,解释上缺乏功夫,只是逐节解释,没有宏观、统一的分解角度,容易造成断章取义以及经文外来意思的掺杂。

 

C.灵意或寓意式讲道

 

此法涉及释经法。寓意派相信圣经经文表面之下有真正的意义。最早这是希腊哲学家在解释希腊神话时使用的方法,后来被早期教会与教父们采用。旧约学者唐佑之曾提及寓意解经之始:“教会设法将旧约圣经配合基督徒的信仰,因此几乎完全以新约观点来看旧约,而不注意旧约原有的经意,只求新约信仰的要义。”像亚历山大的革利免、俄利根都采用此法。“圣经字句好似身体,道德的经训好似心理(魂),神秘的经义正如人的灵一样”——这就是寓意法最主要的论调。

 

与之类似的灵意派别则主要始透过倪柝声为代表的地方教会(小群教会)而影响中国教会。倪氏认为:“我们读经,若只读到话语,那是最浅薄的读经,若能得到那个印象,进入那个思想,就比较深。但若停在这里,那我们明白的还是很少,因为在每一句话的背后都有它一定的灵,我们需要摸着那灵。”强调研经的神秘感觉,并不照圣经的文法、历史与文字内涵来传讲圣经,认为那不是“属灵的”,是“影子”,而竭力地要找出经文之下的最高属灵意义。虽然这种讲道表面上听很生动,好像很有属灵意义,但却有巨大的危险:

 

  • 将历史材料的根据寓意或者灵意化,则等于否认了历史,使圣经失去历史基础;
  • 过于主观,失去标准。忽视经文原意,不按文法、历史及神学的内涵来解释圣经,无法将圣经原作者的真义解释出来。每个人都按自己的准则解释,甚至借想象力的发挥,使神的道被忽视。

 

D.经验式或主观感觉式讲道

 

一种以分享个人见证及神秘经历为主的讲道。特征是没有基础经文,整个讲道以个人见证为内容,即使有一段经文,也只是借题发挥自己的见证与经历而已。没有正确地从文法、历史、神学等角度去分解、解释经文,甚至离开神的话而大谈个人见证,所以不能称之为讲道。

 

以上几种讲道方式在中国教会中可以说占主流地位。在我所在地区,一些教会的聚会仍停留在听磁带,分享见证的形式上。相对稍微成形一点的教会,则清一色的主题式讲道与灵意化解经。结果造成信徒听道不注重神的话,更喜欢听一些见证、笑话、故事及很有想象力的“属灵”解释,不但对信徒灵命无所造就,,信仰毫无建造,反而使信徒在灵里产生许多问题:错误的属灵观,片面的真理认识,生活与信仰的脱节,从而造就出一批聚会、听道多年却对圣经一知半解,信主多年却毫无生命改变与福音见证的“老”信徒。他们的“老”是思想与信仰的老化与僵化,而非生命的老练。甚至有人“耳朵发痒”,厌烦听纯正的真道,从而被异教之风摇来摇去。这是传统讲道牧养的亏缺。

 

(三)新世代对牧养的要求与挑战

 

随着我们步入21世纪,新世代给人带来不小的挑战,生活环境不断变化,人生压力不断变化,人们的需求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人们甚至用“日新月异”来形容这世代的特征。我们坚信神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是从永远到永远,永不改变的神,而他的话也安定在天,永远长存。无论这世代如何改变,神的话都一样活泼而大有功效。

 

但是我们也相信,在不同的时代,面对不同的人群,他们有不同的需要,不同的属灵状况,神的话语的传讲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任何一种喂养方式,若离开时代的背景及环境需要,一味地强调不变,这是不合适的。就如以上提及的传统讲道方式,主题式、灵意式、见证式等,乃是在当时那种知识层面普遍低下(文盲多),外在环境艰难(有逼迫)的情况下产生的。主题式直白、易懂;而见证式使在逼迫中的信徒在分享中的力量。但时过境迁,这样的讲道的主观成分太多,不够深刻,没有深入的解经,已经满足不了会众的需要,构不成对会众的吸引了。神的道若不解开,怎能有亮光?亮光若不发出,我们怎能被照亮?在我们本地的教会中,我也听说有些基督徒不到聚会的原因,就是感到讲道没有什么内容,得不到牧养,所以他们只在家看一些光碟。这固然有他们自己对聚会敬拜的错误认识以及内心的骄傲,但另一方面也的确暴露了讲道若没有道的分解,以实在不能服事这时代的信徒。

 

(四) 释经讲道的诸多优点

 

前面我们认识了释经讲道的定义,就是以一段经文的本身来决定讲章的主题内容、目的和形式,清楚且正确地解释,再有切合时代需要的应用,这样的讲道是这时代需要的。其诸多优点在于:

 

  • 内容来自经文本身;
  • 忠于经文愿意;
  • 分层解释经文的意义。

 

由以上几点,释经讲道在教会中落实已迫在眉睫。对教会的健康发展与复兴来讲是必须的。正如斯托得所说:“真正的基督教讲道都是释经式讲道。”

 

 

三、落实的困难

 

释经式讲道在教会中落实刻不容缓,但我们也有必要对落实中的一些艰难和阻碍有所了解。

 

(一)好的释经讲道需要对经文有透彻的研究,传道人必须在应用释经原则来解释经文上下苦功,并能以释经的结论引人到基督面前,且在信徒实际生活中有切实的应用。因此,这对一个讲道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需要多多地充实自己的圣经知识,努力装备解经知识,且有系统地研经;阅读并多听,多读释经讲道的讲章;他必须用心预备,花时间预备,至少有20小时的预备;他必须了解会友,将客观的真理讲述成“我们的真理”,如此产生在众信徒生活中的运用。因此,若要在教会中落实释经讲道,讲道者必须先要预备吃苦付代价的心,为了牧养神的群羊,甘愿承受一切的辛劳;要殷勤的学习装备,养成良好的灵修习惯;祷告生活更是必不可少。传道人的懒惰,不肯花时间付代价是落实释经讲道的阻碍之一。不愿改变自己惯用,得心应手的方法,没时间,事工忙是讲道人最常见的理由之一。但我们应该深深认识到,教会建立之根基乃是神的道,若无此根基,其他一切都是枉然。所以,与其他事工相比,讲道应是首要中的首要。教会复兴发展首要条件就是道。因而,讲道者应首先摆正心态,分清主次。

 

(二)释经讲道既然对于圣经知识,神学装备等各方面有很高要求,因而,也非一蹴而就的事情,将释经讲道运用得灵活自如也非朝夕之功,并且该法花时间费精力,因而,一开始的讲道必定比起自己最拿手的讲道逊色不少,甚至会有人起来反对你的讲道;此时对讲道者的毅力乃是一个极大的操练,很容易会为了迎合会众的要求而又改回原来的方式,而放弃操练释经讲道的努力,这也推行释经讲道的阻碍。

 

(三)信徒方面:由于听惯了过去的见证式讲道,且许多人缺乏灵里的追求,因而有人也许会反对释经式讲道。他们可能以“只讲知识,没有生命”为藉口来反对。他们所谓的“生命”指的就是个人的见证、经历。所以,信徒错误的属灵观也是落实释经式讲道的阻碍。

 

 

四、落实的措施

 

虽然困难重重,但是释经式讲道在教会中的落实势在必行,而在教会中推行落实最有力的措施就是对讲道者的培训。包括圣经神学方面的培训,让传道人熟练掌握圣经,对圣经书卷主题的清楚把握,也应有系统神学、历史神学的培训,掌握基本的教义,还应有实践神学方面诸如释经学,讲道学的培训。掌握基本的释经法,学会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也掌握合适的讲道法,接受操练。

 

因而,神学院及神学培训班在中国开办是非常必须的。我所在团契自从接受神学培训后,对我们本团契的装备大有益处。因而,在团契中也开办了神学班,并规定在教会中讲道工人必须经过基本装备,包括教义、讲道、释经等,否则不能上台讲道。工人尽量在讲道中使用释经讲道,并坚持推行。事实证明,神的道是大有能力,只有在教会中恢复真正的释经讲道,才能使教会重得属灵能力。值得欣慰的是,教会弟兄姊妹慢慢开始喜欢释经讲道,生命也在神的道中得着喂养。

 

最后,我以华德凯瑟《解经神学探讨》一书的结尾作结束。“我们可以下定论说:‘我们确实需要一方面听取永生神对当代的呼声,一方面进行上下文、文法、历史、文化和句法的分析,二者并驾齐驱,并同时努力。’愿神的道在他的教会中大大兴旺。”

 

 

 

 

作者简介:

 

大陆某家庭教会传道人。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