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当代评论 | 持守与超越 [注1]——从抗震救灾到基督徒社会使命

持守与超越 [注1]——从抗震救灾到基督徒社会使命

文/赵晓

 

当前,全球正在发生一场比5·12大地震还要大的经济地震。经济学界称之为地球上活着的人从未见过的大危机。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也说:这次危机百年不遇。2008年[2]全美的失业人数高达260万人,创下二战结束以来的最高水平;2009年最悲观的预计美国会有1000万人丢失工作。中国经济也正在遭受一场大地震。从2008上半年到下半年,全国最少有10万多家工厂关闭,30万家中小企业则面临停产或半停产,2000万农民工下岗。

 

这场危机不可小觑。但是对于基督徒来说,对于在灾区服事的志愿者来说,我们要感谢神给了我们一个特别的恩典,即我们永远不会担心失业,没有事做。我们的工作,传福音,作志愿者,是一直持续的、富有永恒价值和意义的工作。

 

约翰福音13章1节说:“逾越节以前,耶稣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四川5·12地震到今天已过去了整整7个月,媒体和大众的关注点早已转移,但是我们还坚守在这个地方,为什么?因为我们要学习主耶稣的样式,我们爱这里的乡亲,他们是我们的邻舍和弟兄姊妹,我们要爱他们到底。

 

值年末岁首之际,我谨在这里分享一个题目:持守与超越。

 

第一 为什么当今中国基督徒要参与社会使命?

 

首先,为什么基督徒一定要参与社会使命,要尽相应的社会责任,为我们的社会、国家做一些事情?

 

一、是圣经的教导

 

第一,圣经中耶稣给了所有称他为主的人传福音的大使命:“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太28:19)传福音,只在迫不得已的时候用口传,更重要的是用生命去传,用品格去传,要用我们的好行为,吸引我们的邻舍来归向主,这是大使命的内涵。大使命必然引出大爱的行为,引出美好的公益见证。

 

第二,是圣经中最大的诫命:“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说,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的了。”(可12:30-31)爱神,爱人,实际上就是一个字:爱。圣经说:“总要用爱心互相服侍。因为全律法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加5:13-14)当看到我们的社会有苦难,当看到我们的邻居遭受灾难,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帮助。这就是我们当守的大诫命。

 

第三,圣经教导说:“你们是世上的盐”(太5:13),“你们是世上的光”这是什么意思?基督徒应该对这个世界起到作用。盐意味着什么?盐意味着不要让这个社会变得腐败。人有败坏的本性,整个社会有败坏的属性,基督徒要做社会的盐,起到盐的作用,阻止或者减缓社会的腐败。与此同时,基督徒也是世上的光,必做出好的行为见证,使得世人积极效仿,提高整个社会的道德标准、行为标准。

 

二、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和需要

 

今天的中国已经高度融入国际社会,中国的经济、体育、文化等各个方面都越来越能够接受外面的挑战,越来越敢于改革开放。我们盼望主耶稣得着荣耀,盼望基督徒活出好的行为见证,盼望把光和盐的作用体现在中国的社会当中。

 

我们看见,民工福音与社会使命是当今中国基督徒面临的两大挑战。第一是怎样向民工传福音。我们国家现在有3亿多农民工,将来还会增加3亿,将达到80%-90%的人口都是农民工。在中国和谐社会的转变中,农民工问题处理不当就可能带来不安定的社会因素。基督徒向农民工传福音,是一个时代的新的使命,是帮助我们的政府,帮助我们的社会和平、和谐地转型。第二是社会使命,即基督徒当活出光和盐的见证来。在灾区,做盐做光;在工商界,不行贿,不做假账,不偷税漏税等等,从而促进整个社会的标准的提高。

 

基督徒做公益,是神给我们的使命,是今日中国形势发展的必然,也是国际化给我们带来的一个挑战;同时,也是我们成长的一个机会。这也是有异象、有使命的中国教会的使命。5·12之后,我们在灾区服事的部分基督教团队在成都形成了“6·23共识”,提出了我们希望达到的目标:“政府得帮助,百姓得实惠,信徒得造就,上帝得荣耀”。现在看来,这个目标已初步实现。

 

我们看到,中国社会和政府因此更加认识和接纳基督徒。在此之前,人们的意识里残留着历史留下的许多偏见,基督徒给人的感觉不过是个概念,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但是汶川地震后,中国基督徒自19世纪福音传入中国以来第一次前所未有地、集体性地出现在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回应神的呼召,把爱变成行动,把灯摆在灯台上,将光照亮在人间,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社会和政府都更加近距离地来认识基督徒,对我们有了更多的认识、了解、信任、接纳,甚至更多的爱;政府和社会对教会,对基督徒,对民间组织的态度都在发生改变。将来,中国基督徒的概念会逐渐地消失。人们看到的不再是基督徒,不再是一个奇怪的概念,而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张三、李四,是他们熟识的好邻居。如果我们做到这点,就是对中国社会莫大的祝福。

 

而且,我们的工作,不仅在国内产生了非常正面的影响,也正在产生国际性的优秀影响。我在这里引用“台湾救助协会”的曹弟兄写给我们的一封信:

 

“5月17号至今,中国各地教会持续进驻灾区,为着未得之民的灵魂而规划努力;许多团队缺乏细思,却仍前仆后继;有的团队要建立福音基地,缜密规划;心胸宽大者,连结广阔;目标专一者,持续深耕;有人拿着镰刀,帮着收割种菜;有人提供净水设备,进驻几位工人;总是成为朋友,分忧解劳,同担苦悲。

 

“三个台湾大的四川灾区,让海内外华人基督徒受到震撼!神的心意是什么?是另一个宣教路径的开启?是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契机?每个团队有着不同的思维与盘算,无论大张旗鼓抑或默默执行,总是互相效力。”

 

2008年12月8号在旧金山开了一个会议,题目是“一代人的见证”,会议通过了《旧金山共识》。[3]这个共识一开始叫《告13亿同胞的信仰呼吁书》,我看到后就跟当地的弟兄姊妹说,这个信息不恰当,首先题目把自己放在了13亿人之外。但事实上我们是在13亿人之内,我们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就是中国人,而且,我们没有资格去“告13亿人”。

 

我对他们说,整个的信息已经过时。也许,在部分海外的弟兄姊妹看来,中国的教会尤其是中国的家庭教会是充满着悲情的,充满着被逼迫;但我们看到,今天中国的教会已经走向社会,他们公开地、合法地在做帮扶政府有益社会的事情,在做志愿者。在这次四川灾区的志愿者群体中,基督徒是主流,他们集体性地出现,把灯摆在了灯台上,在人面前做光和盐的见证。同时,中国的政府也已经大大进步了,这次救灾中,政府的开放、进步、组织能力,都非常让我们震惊和感动。政府对教会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我们在灾区有很大的空间,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没有拦阻,只是我们觉得自己的能力不够。

 

我们看到,今天的中国已经开始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我们应该用一个新的态度,合作的、积极的、建设的态度,来拥抱这样一个时代的到来。中国今天也正在经历跟过去3000年所经历的完全不同的变革,其本质是一场有十字架的变革。这个变革带来了博爱,带来了信实,带来了一个更高的标准。中国的第一次崛起是在汉朝。汉朝是儒道文化结合产生一个精神推动,唐朝是儒道佛的互补,今天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与基督信仰的融合,推动更有力量的一个大国崛起。这就是有十字架的变革。

 

听了我们的分享,北美的弟兄姊妹回应说你们的意见很好,带给了我们新的方向,带来了新的信息,我们接受你们的意见。最后他们把《告13亿同胞的信仰呼吁书》作了大的修改,一致通过了《旧金山共识》。

 

三、是神对中国的祝福

 

1978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史无前例,其中GDP增长了整整68倍,年平均增长9.8%。2008年是改革开放30年,全社会都在总结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快、成就大的原因。我参加了很多会议,包括一些级别很高的会议,会议中我提醒大家说,你们要看到上帝的恩典,中国兴起有上帝的恩典。我只讲一件事:每次中国要犯一个大的错误的时候,总会发现有人比我们先犯更大的错误,使得我们连犯大错误的机会都没有。

 

例如,去年,我们都觉得国内钱太多了,要把这些钱投资到国外去。投什么呢?我们说不能像日本那样投资美国的房地产、投资美国的公司,因为已经有他们的前车之鉴。那么,我们就投资美国最强大的金融机构,即投资美国的投资银行。当我们正跃跃欲试的时候,金融海啸爆发,美国的投资银行纷纷倒闭。试想,如果金融海啸再晚一年出现,我们的外汇储备将可能全部变成炮灰,我们国家的金融就会经受巨大的创伤。但是,我们发现,我们没有犯成这么大的错误。上帝没有任凭我们犯错。

 

80年代,我们想学习日本。那时我们是计划经济,日本是政府主导型经济,我们认为计划经济与政府主导型经济看起来像亲戚一样近。然而,正当我们准备效仿日本的时候,80年代金融危机大爆发,日本经济垮塌了。我们没有学成。

 

90年代,我们想学韩国。韩国的做法是,通过政府扶持一些特别大的企业来带动整个国家的发展。我们认为这个挺好,扶持一些国内大企业,抓大放小。但当我们正准备学习韩国的时候,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国30个最大的企业倒闭了一半。我们又没有学成。

 

就这样,上帝在使用其它国家的犯的错误来提醒和阻止中国的犯错误的步子。愿上帝常常保守我们,“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今天,中国正在上帝的祝福里迅速成为一个大国,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同时,我们看到,中国不应该仅仅是一个财富的大国,一个力量的大国,中国更应该是一个道德的大国,一个有输出价值观能力的大国。一个有输出价值观能力的大国的崛起,才是真正的大国崛起。送给别人的礼物有很多是无形的,而最大的礼物往往是最无形的。今天的基督信仰,我们所持守的价值观,可以给中国的社会非常大的贡献,这就是对当今中国社会的最大的礼物。

 

四、是台湾弟兄姊妹的提醒

 

我们知道,台湾的弟兄姊妹、台湾的教会做了很多服务社会的公益事业。但是,曾经有一个阶段,他们没有把参与社会公益事业作为一个工作重点,以至于和台湾佛教的的慈济会相比,他们显得无所事事。结果是什么呢?台湾的佛教机构做了很多事情。社会上的人就要问:佛教的慈济在做好事,你们基督徒在干什么?我怎样知道你们和你们的上帝好在哪里?从这时起,台湾的教会都纷纷开始建立社会服务部,但这个时候的工作已经比较被动了。

 

今天,台湾“慈济”已经进入了中国大陆,例如“香柏”在绵竹汉旺社区的服务中心百米远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赈灾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慈济”就像歌利亚走在我们的前头,而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很小的孩子。因为“慈济”已经有十几年的赈灾经验,有很强大的财力,有非常好的结构,它的专业化经验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

 

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挑战。我们没有退路。如果我们不做,歌利亚就会得胜。我们就无法让上帝得荣耀。今天,中国大陆的教会在发展,人数在增长,我们要听从台湾弟兄的提醒,千万不要忽略自己的社会使命。

 

五、是上帝留给中国基督徒的产业

 

我们所做的仅仅是一个开始。我在瑞士参加未来全球领袖论坛时,有一位著名的基督教思想家这样说:

 

“当今的世界有三个最重要的问题,这三个问题的答案都将影响到人类的未来。一是穆斯林世界能否和平地现代化,如何和平地现代化;二是中国在旧的意识形态终结以后,何种信仰或价值观将成为主流;三是西方已经偏离了其基督信仰的根基,西方还能回去吗?”

 

其中第二个问题就要求中国基督徒做出回答。在我们看来,中国未来的价值观和主流的信仰一定是基督信仰,博爱、诚实、诚信、契约等等这些现代化过程中最需要的、无限的资源,都包含在里面。

 

第一个问题,也和中国基督徒息息相关。因为这与我们回归耶路撒冷的异象是联系在一起的。唐朝的时候,鉴真东渡,我们有能力输出价值观。将来,我们可能要派出成千上万,甚至成十万的基督徒西进。回归耶路撒冷的接力棒如今正在中国人的手中,这是上帝留给中国人的产业。

 

第三个问题,与中国也十分有关系。中国基督徒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中国基督徒在上帝面前的优秀见证,将会影响到西方,因为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将来会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国家。如果将来有一天中国能够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国家、最大的宣教国家,中国就一定会对西方产生很大的影响。

 

第二 我们要持守什么?

 

在这样的大使命前面,我们应该持守什么?

 

一、持守主的真道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我们持守的是十字架的道路。

 

今天,在灾区坚守的志愿者已经越来越少,但我们作为志愿者,在坚守、在持守主耶稣的真道,我们要陪灾区人民多走一段路。我们的坚守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苦,相反,正如一位弟兄分享的,我们坚守得很喜乐。这喜乐正是出于上帝。

 

我们在这里面学会了很多东西。弟兄姊妹彼此之间坦率而真诚地分享,对于一件事情怎样做计划;怎样传福音;怎样和别的团队建立彼此相爱的关系;怎样和政府沟通,建立良好互信的关系。可以说,在很多方面我们都增长了经验。我们在这里还学习如何成为忠心、良善、又有智慧的仆人,成为合神心意的管家。感谢上帝,我们中的每一位都在这个地方得到造就,得到成长。坚持的时间越长,我们的事工就越走向专业。我们的志愿者在这里更加能带出耶稣基督的爱,能涌流出这样的喜乐。今天的分享就可以看到,各位弟兄姊妹都有同样的看见,同样的喜乐。

 

二、持守主的命令

 

主的命令就是大诫命、大使命,是做光和盐的见证。一个基督徒,如果没有起到盐和光的作用,那么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教会如此,如果不能对社会起到更新的作用,那么我们会质疑这是不是一个健康的、有力量的教会。

 

三、持守我们的岗位

 

我们要清楚,基督徒到灾区来,是为了耶稣的呼召。这样,我们在灾区所做的事情,和在家乡教会做的就是一样。当年清教徒说过一句话:你的工厂、你的车间就是你的教堂,每一个基督徒都是祭司,你就在这里面敬拜。如果我们每个人是跟随上帝的呼召而来,所做的事情就与牧师在讲台上讲道一样的神圣。

 

大家能够到这里来,就不能小看手中所做的,因为这是上帝给我们的一个岗位,这其中的职责十分宝贵。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在失去工作:广州火车站已经挤满了失业回家的人群,因为许多工厂关闭;美国许多曾经挣很多钱的投行职员都找不到工作。但是上帝给了我们一份宝贵的职责,宝贵的岗位,而且永不会过期,永远都不会失业。

 

要持守我们的职责,也不小看我们的职责,我们的每一份职责,每一个肢体都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强调不看重事工的大小,因为我们看重的是十字架的圣洁、公义、美善,看重的是你用什么样的标准去做事

 

古往今来,中国不缺做事的人。中国产生过很多枭雄,很能做事也会做事,做很大的事。但都有用吗?没有。中国缺什么?中国缺的是标准。我们要挑战自己,能不能持守用神的标准,用十字架的标准,用圣洁、公义、美善和爱的标准去做事。做了多大的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用一种高的标准去做事,用十字架的标准去做事。

 

我们特别强调,如果你是想做好事,你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你想到灾区来做好事,那么我们说:对不起,你不要来。这里不需要好人,也不需要你来做好事。如果你说,我是一个罪人,我希望利用神给我的这样一个特别的机会,通过到灾区来参与服事,让自己的生命得到成长。那么我们说,这正是我们提倡的态度。

 

四、持守我们好的做法和经验

 

有一个弟兄谈到我们在灾区的地方传福音,和一般在路上传福音是不一样的。有何不同呢?在路上碰到一个人,我们很可能不会有机会再见到他,这就需要抓紧机会给他传讲真理甚至做决志祷告。但灾区不是这样,灾区的服事需要我们做好持久的准备,需要我们有特别的持久的耐心。于是,我们说要让自己成为福音。我们强调,在灾区不是把福音说给别人,而是要让自己成为祝福,好邻居的祝福,成为活出来的福音。

 

台湾一个弟兄讲到的一个概念值得我们学习,叫“福音预工”。传福音我们知道是分不同的阶段的,有的是撒种,有的是施肥,有的是浇水,最后有人收割。我们在灾区做的很多事情,不是直接传讲福音,而是在做福音预工,是整个传福音过程的义工。如果是在马路上碰到一个人,我们给他传福音,很可能我们在直接摘果子;然而在这个地方,神给我们更多的时间使我们承担这个义工的职责。所以,我们要把这个工作做得充充足足,果子结的又大又饱满,坚实而智慧。

 

五、持守合一的标准

 

中国教会一直在谈合一。怎样合一?这听起来很抽象。在灾区我们提出了一个最低标准和一个较高标准。最低标准就是:不在背后论断其他的弟兄姐妹和其他的团队。比较高的标准就是:看弟兄比自己强,无条件地去爱其他的弟兄姐妹,去帮助其他的团队。很多人说,这个很有帮助,我们以前不知道怎么合一,常常在背后议论别人。现在我们知道,至少要坚持做到不议论别人,努力做到看别人比自己强,看别人做得比自己做得好。其实,这就是仆人式的精神。

 

我们感恩的是,四川当地的教会在兴起,他们和政府的关系也处理得很好。我们川外的同工们终究要离开这个地方,我们要和当地教会配合,鼓励当地教会在重建事工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发挥他们在本地的更多的便利。将来有一天,当川外的弟兄姐妹们离开的时候,当地教会可以大力拓展神的帐幕,把根基扎的更深更稳。这次成都教会举办“爱在冬天”的活动,一次有1000多人参加,这在成都教会历史上是第一次。我们看到,本地教会在站出来,在兴起、发光、合一、成长,这对其它地方教会的弟兄姊妹是极大的鼓舞。

 

六、持守仆人精神

 

仆人精神是什么?我们到灾区来,是来做仆人的,是要服务众人。耶稣说,“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作。”(约13:14-15)所以,主耶稣怎样服事我们,我们也要怎样去服事众人。

 

好的仆人要有忠心,又有智慧。第一,一定要有忠心,第二,光有忠心还不够,还要有智慧。我们要有计划地、专业地去做事,要动脑子去做。我们到灾区来不能说做了点事,尽了点心就心满意足了,我们要专业,要考虑这个事情做得是不是合格,够不够专业。

 

我们还要有管家的精神。管家是为主人管家,为上帝管家。我们可能会长久地持守在这个地方,不是说电视媒体热播的时候,我们就出现,因为有很多人看,过两天媒体不再报道了,我们就走了。一定不是!这里是我们的家园,在这里受灾的就是我们的父老乡亲,就是我们的弟兄姐妹。我们要长久地去做,即使媒体不再关注它,我们也还是要持守地做下去。

 

第三 我们要超越什么?

 

一、超越传统的悲情与仇恨

 

从2007年到如今,中国有巨大的改变。2007年香柏在北京成立的时候,当时的大环境还不很开放,2008年我们也经历了很多风浪。如今,大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们有了足够的发展、足够的空间。现在考验我们的更多的是我们的专业知识:我们会不会做事情、做计划,能不能在灾区做一个专业的志愿者,专业地服事人。

 

时代在发展,中国在发展。使徒保罗告诉我们,要“忘记背后,努力面前”(腓3:13)。我们要超越传统的、历史的悲情与仇恨。我们这一代的基督徒要和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我们的人民一起,往一个新的时代走,用新的态度来拥抱这个伟大的时代。

 

二、超越圣俗二分的陈见

 

我这里引用Frederick Catherwood爵士在1972年的一段话,讲的非常好,供大家参考:“尝试改善社会,不是世俗化,乃是爱。尝试脱身社会,不是爱,乃是世俗化。” 爱是什么?爱是大诫命,是上帝给我们的大诫命。爱主、爱人、爱我们的邻居。尝试脱身世界,不是爱,乃是世俗化。有人说,我远离这个世界,我躲在教会里。这其实不是爱,是世俗化。

 

5·12以来,我们在灾区的工作,突破了过去两个传统的误区:

 

1、“圣俗”二分

 

我们到这里来做志愿者,来帮助灾区人民,但是有一些眼光认为这是属世的事情。我们知道,区分一个基督徒是属灵的,还是属世的,真正的标准不是看是在教会里做事还是在教会以外做事,而是有否为上帝而做。

 

如果是上帝呼召我们到灾区来做事,那么无论做什么,只要有益于灾区的百姓,它都是神圣的,都是为上帝而做。反之,如果我们是在教会里面做事,但是并不是来自上帝的呼召,只是为着自己喜欢躲到教会里面的缘故,那么这实际上还是在世上,是属世的。

 

所以,“圣俗”的区分标准不在于在什么地方做事,而在于是否在为上帝工作。如果是为主做事,这工作就有神赋予的价值,就是神圣的。

 

2、“福音使命”与“文化使命”二分

 

在神学上,还有一个区分:你去传福音,称为“福音使命”,这个很好,蒙神喜悦;如果你去做一些社会的工作,包括到灾区做志愿者,这称为“文化使命”,与传福音无关。把“福音使命”和“文化使命”截然分开,是基于这样的观点:如果不是在传福音,就是阻挡福音。

 

然而,我们认为,只要做的工作不是阻挡福音的,是有利于传福音的,那么所做的就是传福音工作的一部分。因为传福音包括不同的过程,不仅要摘果子,也要撒种。“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诗126:5)要撒种、要浇水、要施肥,最后才能结出果子来。我们不能说结果子才是传福音,撒种、施肥、浇水就不是。要把传福音的过程看成是一个完整的撒种、施肥、浇水、收割的过程。 “文化使命”,社会的救济工作,跟传福音并不矛盾,它也是传福音的一个部分。

 

三、超越事工主义的陷阱

 

我们到这里来当看重的是我们的生命有没有得到成长,当看重的是做事情的标准,不要跟其他团队或别的人比,我做了多少事,我做了多大的事等等,那根本不重要。我们的忠心,我们的良善不体现在这个地方,而是体现在我们的标准上,体现在做事时我们是不是把十字架的圣洁、公义和美善表现出来。我们说共筑中国的“山上之城”,“山上之城”也不是体现在中国人做了多少事,而是中国有了更高的标准、更高的道德。

 

四、超越教派和路线的纷争

 

来到灾区的团队,可能有不同的教派,这不重要。邓小平曾经讲过,不要争论,赶紧发展吧。我们现在也一样,不要争论。这些争论让神学家来完成,他们有时间慢慢去争论,我们在这里要赶紧做事。

 

在这里做事,也可能遇到不同的路线和方法。有人喜欢快快投入做事,有人喜欢按程序来;有人一开始就建教会,有人说我要先做些事。这些都是不同的路线和方法,有差异没有关系。到底哪一条路线是最好的,也不要争论。按着自己领受的感动去做,认真地扎实地专业地去做就是。

 

作者简介:

赵晓,经济学博士,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前国资委研究中心宏观战略部部长,香柏领导力机构主席。

 

[1] 本文为赵晓博士根据在5·12基督徒赈灾事工联席会议(成都)2008年12月12号会议上的发言修订完成。

[2] 数据供参考:11月份,美国失业人数达到53.5万人,失业率高达6.7%,为15年来最高; 12月份,美国失业人数达到52.4万人,失业率高达7.2%,为93年来最高。

[3] “一代人的见证”大会由神州传播协会和湾区华人春令会联合举办,约三千人与会,其中,中国大陆传道人和同工360人。大会通过的《旧金山共识》一千余字,共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信仰告白;第二部分阐述中国大陆正处于一场“前所未有的”、“有十字架的变革”之中;第三部分祈祷神赐下恩典,使中国在和谐中完成社会转型,使教会复兴,积极承担福音和文化使命。——编者注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