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当代评论 | 四川救灾半年的简单反思

四川救灾半年的简单反思

文/小庙故事

 

从灾区回来后,一直想写一点反思,可是不知从何写起。从圣经的角度写吧,我对圣经又不熟悉;从世人的角度写吧,似乎不够属灵。管它呢,写到哪里算哪里。得罪神的地方,求主饶恕;得罪人的地方,请大家谅解。我写的,有些是亲自经历,有些是听说,有些则只是感觉,权作大家的参考。

 

从哪儿开始呢?先说说我为什么回来。一个是天冷了,孩子在四川受不了,我自己也是身心疲惫,希望休息一下;二是我们团队经费不足,难以继续;三是受到一些排挤,外面的就不说了,主内一些机构互相打招呼,说“XX是民运分子,大家不要与他合作”。主外的原因我可以理解,唯独主内的原因使我伤心,到现在也不能平静。

 

在灾区,很多弟兄姊妹给了我们很多帮助,这使我很感动,也让我们团队能够坚持半年之久。我希望安静下来后能专门写一封感谢信。特别是坚持在灾区一线服事的,他们付出了很多辛苦和汗水,我为此非常感恩。但我在这里不想多说正面的信息,那些大家都知道,而负面的问题,大家可能知道不多,或只是一些传闻。

 

感谢主,地震后,主感动了数万弟兄姊妹到灾区去帮助困境中的同胞,把神的爱传递给他们,为神的荣耀做了美好的见证;但我们自己也存在很多问题,亏损了神的荣耀。地震初期,大家凭着热情和爱心奔赴灾区,缺乏组织和效率,乱哄哄的。有些人完全是去看热闹的,坐着飞机去,开着车在灾区照几张相,给家里打电话说:“我来灾区了”,然后就坐飞机回去了。(我本人就属于这种情况——主编注)

 

我一开始到灾区的某接待教会,他们直接说,我们只需要钱和物资,不需要人,你们参观一下就可以回去了。我还以为是开玩笑,没有当真,过了一段时间才发觉不是玩笑。把我们安排下去之前,他们承诺说,你们先去一线看看灾民需要什么,然后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尽量组织物资。可是等打电话回去,却是什么都没有。然后给我们下最后通牒,要我们一周内离开灾区,说我们抢了他们的风头。连公安局“接见”我们的时候都没有直接赶我们走,主内的教会却赶我们走。当我们表示不同意时,就说我们不顺服教会。这种教会能顺服吗?他们大量收集各地教会的物资和资金,据说物资几个库房都装不下,我们在山上却是一无所有。

 

借着地震的机会为自己教会、机构和个人捞取好处,以前我想都不敢想。现实打破了我的幻想。社会上有“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们也有“有中国特色的基督教会”。有人直接讲,他们到灾区就是来make money的(幸亏我能听懂),说他们是个富人团契,每家出十万,头一百家已经出了一千万。我不知道他是否吹牛,但是光这种说话的口气就叫我惊愕不已。

 

刚开始的时候,各个教会和机构的关系还算融洽,但是很快就开始分派别了。很多教会就是借着地震来抢占地盘的,他们不是来荣耀主,而是为了荣耀自己。有个带领人赤裸裸地对我说,教会几千年来就是这样的,不要觉得奇怪。我们团队与很多教会和机构有过合作与配搭,我觉得有些教会很大的精力似乎不是用来服事灾民,而是用来挤兑别人,搞教会政治,动辄说别人是异端,只有他们是正统。

 

我观察这些教会的状况,说起信仰来头头是道,但是看他们具体的管理,完全是家长制,只要求弟兄姊妹顺服,人、财、物的使用完全由个别人随意行事,没有章法,不见阳光,教会成了私人工具。家里很多弟兄姊妹流泪祷告,尽力为灾民捐钱,可是谁知道这些钱物都用到哪里去了。同时很多在一线的弟兄姊妹却得不到应有的供应,或者忍痛离开,或者过得连灾民都不如。

 

刚开始时,我几乎成了导游。每天都有各地教会的“领导们”来灾区和我们营地,我只好陪同参观。除了少数真正要帮助灾民外,大多数在许诺一定给予支持后,就再也不见踪影了。后来我只能拒绝陪同,可能也因此得罪了一些人吧?

 

常驻灾区的教会、机构、团队、营地也有类似问题。某些救灾团队就是原教会的“派出所”,管理上沿用原来的模式,某个团队弟兄姊妹打个电话都需要批准,说是怕他们把不好的信息传回去了,引起后方的误解。整个管理像黑社会一样严格、保密、死板。按说这样严格,做事应该有条有理,实际上很随意。资金和物资的使用没有计划,没有原则,大手大脚,用完了就找后方。他们的严格只是用于要求和辖制弟兄姊妹。我可以肯定,大多数团队连基本的财务制度或流水账都没有。不公开账目,也不向奉献的教会、机构或个人汇报,奉献者也没有进行有效的监督。当我向有关机构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回答说,以后他们都会向主交账的。我看很多人根本不担心如何向主交账,只关心眼前怎么方便,怎么舒服。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腐败,在教会里同样如此。

 

有些教会、机构和基金财大气粗,花起钱来也大手大脚。住的是宾馆,吃的是饭店,远途飞机,近路小汽车,跟政府一样只去交通便利的灾区,真正有需要的山里不去。他们一设计都是几百万、几千万的大项目,往往虎头蛇尾,使神的名受亏损。互相之间不配合,天天喊主内合一,只是希望把别人合到自己的下面。有的团队钱多,有的物资多,就是不互相调剂。同一机构内也是管理混乱,互不买账,效率低下。我们在一线的团队经常接到同一机构的不同部门发给我们互相矛盾的信息。有些机构把物资资金直接送给政府部门,不监督使用,使贪官得利。而一线团队找他们要点东西,那叫一个难啊。我跟一个团队谈供应物资的时候,他们说只要在耶和华的山上,耶和华必预备,言下之意就是我们没有在耶和华山上,所以什么都没有。面对这样的圣经话语,我也只能陪着笑脸、灰溜溜地离开。

 

在一线的很多弟兄姊妹辛苦工作,得不到及时的供应,可是在成都的库房里物资堆积如山。地震之后几个月了,很多团队都集中在几个比较知名的灾区村镇,相隔很近的其它村里就没有人去。例如向阳村,热闹的时候几乎每个机构都有一个团队,可是一山之隔的后庄村就没有人去。少数特别有爱心的弟兄姊妹翻山越岭,跋涉十多小时到不通公路的禹里、旋坪等地去服事灾民,可是由于供给跟不上,有些人不得不退回来。

 

有些团队占山为王,与其它团队不来往、不合作、不支持;有些只传福音,不做具体工作;有些只关心儿童,不关心老人;有些团队过分讨好干部,把救灾物资直接交给村长了事;更多的在热闹的时候来凑个热闹,热闹一过,立马撤退。一些团队不是在为主做工,不是在靠主做工,一遇到问题就退缩,公安局一调查就害怕,缺乏基本的信心和勇气。当然也有胆大的,主要是做得罪神的事胆大。还有些人做一些说不出口的事情,我就不说了。

 

回首这半年,大地震并没有使国人悔改,但是使沉睡中的教会开始苏醒。教会不再只是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偷偷传福音,而是开始进入社会,公开主的事工,活出神的爱。我们不能只限于参与赈灾这样的突发事件,而是要积极参与日常社会生活。我们身边有多少疾病缠身、无人照管的老人,流落街头、走投无路的穷人,还有那些有病不能治的人,有学上不起的孩子,在黑工厂没日没夜、苦熬岁月的姐妹……我们每年挖煤死去的就有十多万人,非正常死亡的有二百多万人;还有极其不公正造成的严重贫富分化,政治腐败使大贪巨恶横行天下;由于人心贪婪,一只“纸老虎”居然近一年没有得到公正解决。这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了,教会应该积极参与事奉社会、传讲得救的福音,使人心悔改。

 

但实话说,以教会现在的素质,还不能担当该有的社会责任。我一直认为,基督教是社会的核心和灵魂,因为教会是神的殿宇,教会有神的同在;可看国内教会的现状,比一般社会组织的素质要落后不知多少个层次,更不要说成为社会的核心和榜样了。

 

难道是我们的神没有能力吗?不是,是我们人有问题。神是圣洁的,人是污秽的;神是公义的,人是有罪的;神是不误事的,人是要误事的。为什么现在的教会有这么多问题?因为我们很多时候远离了神。一旦得救永远得救吗?我看不见得。那些得到救恩却不珍惜,甚至离弃真道的人,神也会离弃他。那些以为拿到了救恩的铁饭碗的人(包括那些机械预定论者)不会有真正的警醒,他们认为做好做坏一个样,做多做少一个样,做与不做一个样,反正他们会上天堂。他们完全忘记了神的公义和圣洁,他们无所畏惧,他们与无神论者完全一样了。

 

信主前,我发现社会靠不住,信主后,特别是在灾区半年后,我发现教会也靠不住。求主赐给中国教会悔改的心,使教会真正成为神的身体,成为神荣耀的见证。以前我愤恨政府对教会的迫害,现在我觉得政府的打压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适当的锻炼才能保证教会的健康,如果没有了外来的打击,自己又不能靠神成长,那么教会就要腐败了。福音几次来华,为什么都没有成气候?是我们的神无能吗?不是,是由于人的罪。求主饶恕、求主怜悯!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