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神学探讨 | 加尔文论敬虔操练(上篇):敬虔和“与基督联合”[注1]

加尔文论敬虔操练(上篇):敬虔和“与基督联合”[注1]

文/陈彪

 

2009年是宗教改革先驱加尔文诞辰五百周年,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都以不同的方式纪念他。许多人都知道加尔文是集大成的更正教系统神学家,《基督教要义》奠定了近代基督教神学的架构和内涵;同时,他也是天才的解经家,为几乎圣经每卷书都写了注释书;他的影响更远远超出基督教的范围。正如牧者兼史学家David Hall最近指出的[2],因着加尔文的贡献,现今世界在教育、扶贫、伦理、教会制度、国家议会和政治[3]、职业价值、经济利益、音乐和出版等至少十个方面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著名的荷兰神学家、教育家、牧师和政治家凯伯尔( Abraham Kuper ) 在四通讲座[4](Stone Lectures)中,从五个基本方面,综述了加尔文的世界观对人类的积极贡献。

 

然而大多数人似乎忘记了,他首先是一位敬虔的牧者。他的大量著作[5]是在牧养和教导中,为了教会的益处而写成的。对加尔文而言,真理和应用,即对神的认识和行出的敬虔,两者密不可分。加尔文的敬虔观立足于征服人心,这正是圣经所教导的人改变的关键。只有胜过自己和堕落的世界,我们才能活在这个持续贪婪、败坏的世界,却又不属于这个世界。加尔文的敬虔观虽然同时强调心(heart)、智(mind)和它们的整合运作,但他更加关注人心。在他的圣经注释、神学著作及讲章中,用许多的篇幅来教导敬虔和基督徒的人生(如《基督徒生活手册》)。在《基督教要义》英译本前言中,麦尼尔(John T. McNeill)写道:“有分辨力的读者很快就会看到,倾注在作者这部作品中的,不仅仅是他的智力,还有他灵性、感情方面的全人……,我们可以说,他不是一位职业神学家,而是一位极其敬虔的人,具有井井有条的思想天赋,顺从他的感动,把他信仰的硕果书写出来。他把他的著作称为‘神学大全’,而是把它叫作‘敬虔大全’。他思维力量的秘诀在于他的敬虔;他的敬虔生出他的神学,这神学详细论述了他的敬虔[6]。”

 

为了表达的方便,本文将分为两个部分,即加尔文的敬虔观及其实践与操练。尽管如此,大家一定要意识到这两部分要一起来读,因为,知与行不但绝不可分,并且彼此加强。在本文的上篇中,从加尔文对敬虔的定义和“与基督联合”的教义真理入手,让我们看到敬虔的本质和基础,不至于陷入律法主义或反律法主义的错误敬虔观中,而是活出福音恩典掌权的大能和圣洁。在下篇,我们将接着讨论加尔文的敬虔操练,着重在基督教会群体和个人的生活应用,分享圣灵在历史中透过加尔文带给基督徒(包括华人教会)的这个伟大而成熟的属灵传承。

 

圣经明确教导我们,耶稣基督就是人类敬虔的根源和目标:“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前3:16)故此,保罗紧接着在后面(提前 4: 8)就说,“操练身体,益处还少;惟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因有今生和来生的应许。”加尔文对此节经文的注释是:如果你能将你的热情和能力都投入到敬虔上来,你必然有最大的人生益处。敬虔是基督徒人生旅程的起点、终点和过程。因此,我们一点都不该感到奇怪,加尔文会将敬虔和与基督联合的教义紧密地关联在一起。因为这个教义,就是在阐释圣灵将基督成就的救恩个别地施行在上帝子民身上。事实上,与基督联合贯穿在我们的救恩次序中,从起初的内在呼召,直到最后得荣耀的每一个福音经历里[7]

 

1、敬虔的定义和目的

 

就加尔文而言,敬虔就是人对上帝正确的态度。这态度涉及到真知识、从心里发出的敬拜、得救的信心、孝敬的敬畏、祷告里的顺服、以及崇敬的爱慕。加尔文说:“敬虔是由我们对上帝赐予我们的益处的认知所产生出来的对他的敬畏和爱慕”;“真敬虔包含两个方面的诚实情操,爱上帝如阿爸天父和敬畏他如全权之主”;“基督徒的一生都要来操练敬虔”。换句话说,敬虔人就是那些——在经历得救信心的过程中,意识到他们是本于上帝的恩典,在基督里被接纳,并接入他身体的人。我们可以看出,加尔文的敬虔观是整全信仰的一个有机体。敬虔以认识上帝为不可动摇的基础,以内心敬拜和爱慕独一真神为动机,在信心的敬畏和祷告里产生出的顺服行动。

 

我们华人教会的属灵观,深受源于德国18世纪奋兴主义的敬虔观影响,是一种割裂形态的二分法,过分强调神圣与世俗的划分,却忽略了上帝是统管万有的唯一主宰。一方面,这导致我们注重在教会中的敬虔,轻看在社会中上帝对我们的呼召和责任,忘记了从根本意义上讲,这是天父世界;另一方面,由于对认识神和认识人(包括恩典与律法的关系,救恩与圣约等)缺乏合乎圣经的观念,在我们的敬虔传统里,极力重视追求个人的圣洁和品格,结果往往陷入中国文化模式中的“宗教虔诚”。上帝说,“你们要完全(圣洁),因为我是完全(圣洁)的”,我们只看到上帝要求我们完全,却忽视了惟有上帝和耶稣自己的圣洁是我们敬虔的基础。结果,所谓属灵的教会更像一个个的修道院,圣徒更像一个个的孤岛。这样的敬虔传统会产生许多洁身自好的“虔诚人”,甚至落入自我中心和自义的网罗中;忽略了全世界就是我们的修道院,耶稣就是这世上的光,跟从他的就不在黑暗中,却要成为这世上的光和盐。

 

路德宗教改革起初的纲要为:唯独圣经、唯独信心、唯独恩典。加尔文对宗教改革“五个唯独”的一个贡献就是加上了“唯独归荣耀给上帝”。加尔文认为敬虔的目的和整个基督徒人生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要荣耀上帝——彰显出上帝的一切属性、创造的次序结构以及耶稣基督受死、复活、再来的荣耀。对于任何一个真敬虔的人来说,荣耀上帝甚至比他们个人的得救更重要。创造、护理、救赎、审判都有一个终极目标——荣耀上帝,我们的敬虔是这个更高目标的一部分,或是达成这个目标的途径。上帝创造、救赎、收养、洁净我们,“我们属于上帝,为此让我们为他生,为他死;我们属于上帝,为此让他的智慧和旨意掌管我们的举止;我们属于上帝,为此让我们竭尽全力,以他作为我们人生每个层面唯一的合法目标。”

 

了解加尔文的敬虔观,对于更新华人教会基督徒的属灵观,是极为重要的一课[8]。对许多有“十字军”心态,热衷于改革宗信仰的弟兄姐妹,也是极为重要的,因为他们往往会头重脚轻,若去读加尔文《基督教要义》,可能只读前面两册,不读或少读后面两册[9]

 

我们如何来荣耀上帝?就是透过虔敬——顺服神的话语。顺服神的话语意味着下面五个方面:一、以基督为避难所,来寻求我们罪得赦免;二、透过他的话语来认识上帝;三、用爱心来服事上帝;四、因感激他的良善来行善;五、实践舍己甚至到爱仇敌的地步。这就是完全降服于上帝,降伏于他的话语和旨意的敬虔。

 

然而,这种顺服的回应只有通过与基督的联合和在基督里的洁净才能达成,因为加尔文深知,在基督之外,最好的敬虔也只是为自己而活的人生罢了

 

2、敬虔的双重联合:圣灵与信心

 

大卫•威利斯-瓦凯斯(David Willis-Watkins)说:“与基督联合肯定是最一致性地影响了加尔文的神学和伦理教义之一,即使这并不是充满他的思想和人生的,唯一重要的教导。”

 

加尔文认为敬虔的根基是信徒与基督奥秘的联合。“元首和肢体的联合,就是基督居住在我们心里——简称奥秘的联合——对我们具有高度的重要性,以至于基督被我们所拥有,使我们分享他所预备的一切益处。”

 

加尔文的牧养神学和敬虔核心在于与基督的契合和有份于基督。同时,这个概念也深深地影响了他整个的神学系统[10]。因着基督的道成肉身才使得与我们的契合成为可能。在实际的契合中,不是信徒有份于分享基督的本性,而是基督的灵将信徒紧密地连于基督,使我们成为他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从神的角度看,圣灵使基督和信徒结合;从信徒的角度,信心使我们与基督结合。这就是加尔文敬虔的双重联合。

 

自上而下,惟有圣灵做成的信心是实现与基督契合的途径。就像道成肉身一样,圣灵将在天的与在地的联合起来。在重生和成圣中,圣灵将选民从地上兴起与在天上的基督契合,同时又将天上的基督带入地上选民的心灵和生命中。圣灵与信心双重联合彼此并没有抵触,因为圣灵工作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在罪人内心产生有功效的信心。惟有圣灵可以将在天的基督与在地的信徒连接。与基督的契合总是圣灵内在的工作:“我们一同与基督成为一体,他与我们分享他的圣灵;通过这隐秘的工作,基督在我们里面成形,被我们所拥有……在这样的彼此团契中,我们每日的逐渐成长与基督生命在我们里面长成的程度成正比。”

 

自下而上,借着我们与基督在信心上的连接,基督就用圣灵充满我们并赐能力给我们。信心透过神的话使信徒与基督联合,神的话使信徒领受这位在福音里、父神恩赐的基督。而透过信心,神就居住在信徒里面。信心、神的话和基督绝不可分:书写的话被活着的话——耶稣基督——彰显出来,透过信心来成就上帝的一切应许。借着信心,信徒拥有基督,使得我们从死亡中复活,成为新造的人并在他里面成长。信徒透过神的话语操练信心的程度,将决定他与基督契合的程度。这正是我们常讲的读经、默想、祷告、与主同行。

 

3、敬虔的双重洁净:称义与成圣

 

根据加尔文,信徒透过信心领受双重的恩典——称义和成圣,两者构成了双重洁净(或双重恩惠)。称义提供了归算的圣洁,而成圣则是实际的圣洁。

 

称义:一次完成的接纳。被神恩待接纳我们为义人,被归算为义,有了一个新的纪录。称义构成了敬虔的本质和基督徒人生的土壤,使信徒有一个内在的平安稳妥。即便是一时的失败,仍然确信基督已经为我们赢得了胜利。

 

成圣:一生渐进的过程。在心意、行为和委身上帝等方面,信徒不断地塑造成为基督样式。是被圣灵不断再造,持续地将自己身体和灵魂奉献给上帝的过程。这过程需要洗涤我们肉体的污染和不断拒绝世界的诱惑。成圣需要悔改、治死罪、每日的归正。

 

称义和成圣是救恩的不同阶段,但却无法割裂,不然,我们就割裂了使人称义、又让人成圣的这个主基督,如同将光和热分开。目前福音派基督徒的一个悲哀,从某个角度讲,就在于陷入反律法主义的错误中,即一种潘霍华所批评的廉价恩典。许多福音信仰的基督徒几乎将赖恩得救的福音,简单地等同于因信称义,对于成为爱天父的顺命儿女,获得救恩确据,过圣洁生活,背自己的十字架,不断地向自己死、在义中活,奉献全人归主,每日与主同行,与他人在爱中相处,施行教会纪律和作管家的权利和义务等方面,都觉得相当地陌生或没有必要[11]。同时,还有一些基督徒又走向道德主义的这一边,力图表达出昂贵的恩典,却没有把握律法和恩典在成就救恩上的不同功用,在恩惠的福音上打了折扣。将蒙恩者善行的必然性(得救的信心一定会产生好的善行和信徒行善的责任),与善行的充分性(得救等于信心加上善行)混淆,走回到天主教的错误中——好像福音不过是简单的入门,得胜的成圣生活就全靠个人努力修行。他们忘记了,我们活出福音恩典掌权的大能和圣洁,在于上帝百分百无限的恩典与能力,而我们该负百分百的责任仍旧是有限和不完全的努力(腓1:6,2:12-13)。上帝无限恩典大能的河床,仍然深过有限之人最好的努力。

 

许多当今的神学家都注意到,在我们个人的救恩次序中,与基督联合取得救恩,贯穿于从有效恩召直到得荣耀的每一个层面[12]。而加尔文不仅看到了圣灵与信心是我们与基督双重联合的两个环,同时紧紧地抓住称义奠定的基础是为了以圣洁的生活来敬拜荣耀上帝。简而言之,我们已经看出,加尔文关于敬虔的属灵操练,深深地根植于上帝在基督里,透过圣灵在他儿女身上救赎的旨意和途径里。这与今天流行在基督教圈子中的教导和出版物有着巨大的反差。今天的一大问题,就是流行的基督徒生活实用书籍和讲道,与圣经的中心教义毫无关联,无法产生生命的改变和敬虔的能力;同时,不少具有纯正教义的书籍,却没有刻意向着这个时代讲话。要么站在上面鞭长莫及,要么沉浸在过去历史中隔靴挠痒,没有道成肉身地来到今天普通基督徒的人生中,因而不断地失去它们应有的影响力。

 

 

[1] 本文在结构和主要内容等方面,采用了Joel R. Beeke对加尔文的论述。特别是Overcoming the World的第二章,41-73页。

[2] David W. Hall,The Legacy of John Calvin, His influence on the modern world(The Calvin 500 Series, P&R Publishing, 2008)从加尔文的生平、对教会和世界文化十个方面的贡献,及其基督教不同宗派对他的公正评价,向我们介绍了这位伟大谦卑的基督的跟随者。短小精炼,共112页,目前尚无中译本。

[3] 道格拉斯·凯利,《自由的崛起:16-18世纪, 加尔文主义和五个政府的形成》(王怡、李玉臻译,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分析和对比了英、美、法政治制度建立和变迁过程中,加尔文思想和圣经立约的理念和其它世俗自由的理念的深刻影响。

[4] 凡赫尔斯玛,《加尔文传》(王兆丰译,华夏出版社,2006)的后半部附加了完整的凯伯尔讲座全文。

[5] Jerry Bridges, “The true Christian Life”, Chapter 18 from John Calvin, A Heart for Devotion, Doctrine, and Doxology,edited by Burk Parson, 2008

[6] Tony Reinke,《基督教要义》简介(http://www.old-gospel.net/viewthread.php?tid=390&fpage=1&highlight=&page=3)

[7] 傅瑞姆,《救恩出于主耶和华》(http://thirdmill.org/chinese/books/SBTLchapter13.pdf)

[8] 见本期:林慈信,《从误解到欣赏:改革宗信仰对中国教会的宝贵价值》,xx页 ,一个改革宗神学教育家和牧者从自己的成长及与华人教会的互动中,得出的真知灼见。

[9] 加尔文《基督教要义》的前两卷,重点是论上帝的创造和在基督里的救赎之工;第三卷称为《论领受基督恩典的方式及其益处,和随恩典而来的效果》,第四卷是《论上帝所用的外在工具——召我们在基督的家中并保守我们在其中》。当代牧师詹姆斯•柏易斯所著的四卷信徒神学的内容,就刻意要与加尔文的安排一致:《全权之神》、《救赎之神》、《向神觉醒》和《神与历史》。

[10] David W. Hall and Peter Lillback, Theological Guide to Calvin’s Institutes, The Calvin 500 Series, 2008

[11] 近年来,《生命季刊》每三年一度的福音大会,都是以“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为主题,就是要呼召教会回到圣经的核心和敬虔。

[12] 约翰•慕理的《再思救赎奇恩》相当完备地从有效恩召、重生、悔改和信靠(归正)、称义、做儿女、成圣、坚忍和得荣耀这几个方面,系统地总结了基督徒个人得救的救恩次序。慕理同样地将与基督联合的教义从这九个步骤中分出来,因为它涉及到救恩的每一个方面。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