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经典译介 | 灵修阅读指南

灵修阅读指南

文/侯士庭

 

人类生活既属于个人也属于社会,从文化而来的压力使人们相信社会活动及义务更为重要,因此这些责任让人们觉得比生存本质“有价值”。只是,人的灵魂却愈来愈空虚,内在的任性发出了呼求,渴望得到更大的满足,然而人类最大的满足,只有在“认识神”当中才能得到。

 

这个指南并不囊括万象,也不是你获得灵丹妙药的一个原则清单,但是它能向你建议有益于灵修的经典作品和相关讯息。有一种灵修阅读的艺术,注重的不是释经或文学方式,而是心灵在神面前被提升、造就,因此,我们有必要以此方式来阅读这本灵修文学作品,从中得启发,让“内在的我与神同步”。灵修文学能引导我们朝向天堂,并且在基督里塑造我们的人格。

 

虽然市场上涌现大量的新书和灵性文学的再版作品,却没有多少指导能供读者明白如何培养灵修阅读,因此我写了这份指南,就是为了帮助读者了解此门艺术。

 

一、灵修阅读是将主要重点放在对圣经的学习上

 

不要让进入灵修阅读的兴奋转移了你的注意力,而要把对经文的沉思作为首要之务。记住,圣经才是神的子民灵修的标准,圣灵则引导了圣经的写成。

 

神学生常常在灵修阅读时感到障碍,是因为他们使用了混合的方法,虽然这是不可避免的,也不是坏事,但是切记要让经文直接对我们说话,而不是为了追求更多的讯息资料或假设的知识以至于脱离了圣经。

 

二、灵修的关键不在技巧,而在内心态度

 

这就像培养“第六感官”的阅读一样,这种阅读不同于取得讯息的阅读,也有异于理性的理解。因此,学习的态度从寻求资讯转变为追求神的启示和人心的更新。

 

讯息式的阅读比较看重寻求问题及问题的解答,而灵修阅读则重视探究人生最深层问题的意义;前者追求透明,后者进入奥秘的沉思默想。资讯学习具有辩证性和比较性,注重逻辑;灵修学习则比较温顺、包容,不太具有批评性和比较性。

 

资讯学习偏向剖析,使用分析的方法把资料分题剖面,让人容易学习;灵修学习则具有活性和动力,能将资讯与生活联系起来。因此,灵修阅读的个人化吸收与解释资讯中的亮点,就使每一次的阅读都成为属灵之旅,也是祷告的经历。这样,阅读对心灵产生的效果就是深刻的,能塑造人的性格、滋养人的灵魂,而且影响他整个人生。

 

三、灵修是一门艺术,它藉着有利的条件和环境得造就,而非倚靠知性和技巧

 

唯有神的恩典才催生人寻求神的渴望,其中也包括对灵修的需求。既然人不可能为自己过圣洁生活另外发明或重塑出“有益的条件”,也无法在知性上变成更愿意听神话语的耐心听众,因此,“有益的条件和环境”就意味着:清除一切会影响神的恩典发挥作用的障碍。

 

在教会历史上、在个人心路历程上,我们都体验到“沙漠”就是这种有益的条件,不论是孤寂的个人“内在沙漠的官于面的”或人群关系的“外在沙漠”。在沙漠经历中,我们可以重新学习何为生活的首要与根本,在此处境中重新发现自我,并且在沙漠的苦难中生出耐心、毅力和接纳,以致用新方式和新态度对神产生信靠和需要。

 

只有在属灵的沙漠里,人才能懂得将饥渴枯竭转变成对神的仰望和倚靠,进而逆转成生命的活力!基督徒良知的重新觉醒,是发现隐藏内心的罪,且意识到撒但存在的现实,而真心在神面前俯伏跪下。世上的诱惑是一个恒常的现实,使我们必须警惕,而那些久经考验之士所写的作品也向我们提醒了警惕的必要性。忏悔是实际有益的,它得到支持和安慰。有兴趣获得这方面资料的读者,请参考Richard Baxter(理查·巴克斯特)的作品The Reformed Pastor(归正的牧师),John Owen(约翰·欧文)的Sin & Temptation(罪与诱惑),这两本书是Multnomah Press出版的信仰生命系列。

 

经历过心灵的自欺和失败后,想重新摆正生活方向的愿望,会促使我们向其他有相同经历的人学习并效法他们的榜样。属灵的重建,不是在现状上,而是在方向上、领域上的根本改变,这能让我们更多地凭靠信心,更少地凭靠眼见。要看到生命更深层的意义,就需要更多的属灵资源,甚至超出我们先前以为的需要。这方面请参阅威伯福斯的《无伪之信》(William Wilberforce,Real Christianity,台北:中福,2007)。

 

自我意志经历过挫败以后,会甘心降服于神的旨意,给灵魂带来平安、沉静和精神的重振,接着才能对神的爱有更深刻的体验,并且在友谊中、在社会关系中彰显神真实的存在。

 

四、灵修有其独特的吸收速度

 

从大脑思维到行为的转变,或是行为到性格的转化,都各有其速度,灵修学习也是如此,而朝向圣洁的发展是人类一切学习行为中最缓慢的一个。如果速度太快,虚假的现象便出现,有损于更新的本意。灵修学习不是靠日历控管进度,也不能“加速达致果效”,因为灵修阅读(尤其是读经典作品)不能像读小说一样,赶在一个晚上读完,否则你就难以从容地透过沉思默想学到功课。

 

此外,灵修也需要空间,例如某个房间、某个位置,成为我们固定的灵修“圣坛”。从物质条件上来说,这可能需要一个舒适的环境、一个专门的椅子、一个习惯的坐姿,好帮助我们放松。这是你专属的安静位置,你可以习惯且熟悉地在此独处。

 

五、为自己的需要选择灵修作品,不妨听听他人的建议

 

灵修阅读能使你从中看到自己的真实光景和需要。采取他人的选择,虽然未必是你作出选择的最好方式,但可能对你生活中某些特殊的情况有所帮助。另外,今天被你拒绝的书,有可能日后被你发现其宝贵,因为后来的你对书中的亮点有了接受的能力。

 

在书中作记号,可以记录你的第一反应,或是赞同,或是质疑,或是拒绝。作灵修笔记或摘要,也是一种有益的方式,可以记录你思考书中所言的感想,或从摘要中浏览重点。我们把一般性的思想、感情和日常发生的事,与灵修结果联系起来并作记录,可以把诸多事实呈现出来;写下自己的感想和回应,就能保留、记住这些思考,不但使书中的讯息更加显明,也能让自己随时运用。

 

六、从思想家之中选择灵修经典来阅读

 

广泛、不带偏见地涉猎灵修经典,无论是东正教的、天主教的、更正教的。从历史和文化变迁的角度,我们可以带着欣赏的眼光来阅读其它传统中的内容,因为当我们看到它们被各自的文化包裹起来的情形,能帮助我们看清自己也很可能被自己的文化包围、遮盖了。

 

宗教改革的伟大,不该变成阻挡我们观望过去的视线,而误以为从新约时期到宗教改革的开端(16世纪初)这中间没有值得一读的东西。除了圣伯纳德这本《论爱神》的经典著作,还有圣德蕾莎的A Life Prayer(祈祷的人生),都能让你有丰富的享受,并且发觉“与圣徒相交”是属于任何时代的事情,所以切勿被“现代”这个词影响而受限于狭隘的想法。你要明智地辨别诸灵,看出作者的思想和神学立场前提,更要学会明辨“神秘主义”之真假。

 

七、要与属灵同伴一起享受团契,在小组中以及在共同的阅读计划中彼此受益

 

这样的小组可以定期聚集,彼此分享阅读的书籍,丰富彼此的生命,一起学习明辨和实践之道;别人以不同角度所见的亮点,也能修正或加强你的看法。“在基督里成长”是群体成熟的标记,这样的群体不排挤小组中的任何人。

 

八、灵修也会遇到障碍,使人分心、气馁甚至想终止学习

 

我们自己往往看不清楚这些障碍究竟是什么,只感觉失去了兴趣,或很容易为其它事情而分心,不想再继续灵修阅读。

 

第一个障碍,是读物的时代限定性、文化或神学的取向。例如德蕾莎的Interior Castle (内心的城堡)、班扬的Holy War(圣战)都使用了受限于某个时代和文化的比喻,但尽管如此,其中的智慧却具有永恒性。切勿受到“老派的”,“现代实用的”或“传统的”、“经典的”这些标签所左右。

 

第二个障碍,不易捉摸,即从某个审美角度对文字的拒绝。你可能对“缺乏诗歌般的激情”不表欣赏,只着迷于浪漫的比喻,可能你不喜欢寓言式的内容,可能你厌烦说教式的浮夸或沉重感,总之,不论是入迷、厌烦还是失去兴趣,你因此停留在旁观者的位置上,没能在灵里体会内容意义,这样就只像个“鉴赏家”,没有深刻且亲身的投入。仿佛一些学者,只作文化评论,却不太在乎(或说根本不在乎)心灵所需的精神食粮。

 

第三个障碍,是落入对圣经所作之学术游戏,包括:靠着胜人一筹的本事,出奇新意地解释经文;或列举人名、回顾所有人针对某些经文所说的一切;或采取负面聆听法,回避一切正面的讨论,仅仅关心还有什么“没被讨论”或“应该讨论”的。这样的阅读学习和讨论,实属肤浅,尽管它有表面上的学术性,却拒绝对内容含义顺服和坚持。

 

第四个障碍,是把自己的光景与作者的属灵状态作负面的、不利的比较之后,所导致的沮丧不堪。你可能会对自己活在罪中的现状感到悲伤无奈,但即使书中论及人是如何急切地需要神,你仍宁愿忽略它的声音,而不愿借着忏悔和祈求恩典来达到属灵的成长。最后,灰心丧气总会显露其丑陋的面孔,即使你已在受激励、受祝福的环绕下,也摆脱不了沮丧感。

 

我们要相信神掌管着我们所处的环境,要耐心等候神的作为,尽管属灵操练看似没有成效时,也依然要继续坚持,这是我们必须努力的。一个种子必须先经过死亡才能结出许多的新果子。无论神要我们在灵修学习中先进入“荒野、沙漠”,还是直接进入“花园”,都让我们跟随他的引领,即使在灵修中感到了自卑不配,也是具有转化之机的赐福。

 

九、保持学习的均衡,培养优良的阅读习惯和广泛的兴趣

 

记住,当代的作品未经时间的考验,常常只是反映市场的潮流,正如鲁益师所言:“新书总是要经过考验的,非专业人士无法对其下断定……唯一安全的作法,就是采取一种简明扼要的标准,用查理·巴克斯特的话来说,就是以‘纯粹的基督教’(Mere Christianity)作标准,将当时的争议摆放在一个合宜的视角上,而这样的标准只能从老书中获得。要设定这合宜的规则,即读完一本新书后,若不接着读一本老书,就不再读下一本新书。如果这规则对你来说太苛刻,也可每读三本新书后读一本老书。”(C. S. Lewis,God in the Dock,Grand Rapids:Eerdmans,1970)

 

同时还要顾及到阅读的均衡。在上述同篇文章中,鲁益师谈到他自己的爱好选择时,说:“用特拉亨的欢快作品Centuries of Meditation(沉思的数百年),来配搭肯培斯较为严厉的作品Imitation of Christ(效法基督),或许在两者之间再加上马丁·路德所钟爱的匿名作品Theologia Germanica(德意志神学)。”

 

常常陪伴鲁益师的书,有胡克尔的Law of Ecclesiastical Polity(教会政制法规),赫伯特的诗集The Temple(圣殿),劳威廉的A Serious Call to a Devout and Holy Life(奉献与圣洁生活的圣召),圣法兰西斯的Introduction to the Devout Life(敬虔生活入门)。

 

有些书可以为你建立重要的基础,例如波伊丢斯的On the Consolations of Philosophy(哲学的安慰),这本书使鲁益师坚定地意识到永恒的可靠性,就是那超出不可测度之时间的永恒。

对初信徒和慕道友,鲁益师给的建议是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它能启发人认识灵魂与神的关系。鲁益师的良师益友G. K. Chesterton和学识导师George MacDonald,前者教给他基督信仰的合理性,后者则用真正的虔诚充实了鲁益师的想象力。然而,鲁益师并不希望人们盲从他的喜好;他鼓励我们既在严肃的神学里,也在平凡事情的经历中,去发现自己的灵修途径,与书交友,涉猎广泛,培养人所需要具备的各种情感,并且带到神面前来看待。

 

今天许多人因为快速又肤浅的阅读,或是走马看花地巡览而造成了无知。灵修学习能对你的“消化吸收”和认识什么是“一生之交”,提供一个指南,也帮助你寻找真正长远有益于信仰的灵修经典。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