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事工探讨 | 举目向西展望——迪拜访宣经历分享

举目向西展望——迪拜访宣经历分享

文/迪宣

 

中东是上个世纪中期一些中国信徒关怀之地,有位传道人赵崇义弟兄便改名叫赵麦加。麦加乃是阿拉伯的圣地。

 

1948年1月2日,边云波弟兄禁食祷告一天后写出了一首小诗。诗中说:“向西行,向西行,面向着耶路撒冷向西行!” 经过了 60多年的风风雨雨,2010年4月,我们几个来自北京、浙江家庭教会的肢体,终于在边老弟兄的带领下,由国内向西来到中东迪拜的华人教会中短期宣道,当地肢体说我们是第一支来自大陆的访宣队。后来,我们中的一位弟兄又在11月的时候,帮助两位家庭教会的带领人来到迪拜访宣,并带去大量传福音用品。在迪拜,我们实在看到神的荣耀,愿借着这篇小文,与弟兄姐妹分享。

 

迪拜(Dubai)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最大的城市和经济中心,来迪拜打工、经商的华人约有二十万,华人基督徒现在已近七百人,有三个教会,接待我们的是一个美籍华人宣教士开拓的教会。

 

这位宣教士最初只是来看看情况,可一来就走不了了,因为该做的、能做的工作太多了。他走进一间间华人的商铺、一座座工地的营房寻找主的小羊,甚至走进监狱探访那些在迪拜犯罪被刑拘的同胞。迪拜政府虽较为开放,允许基督徒在规定的地方(国际礼拜堂)聚会,但还是禁止传福音。不过,在这样的限制之下,短短三年时间却形成了两个教会,按不同的阶层和聚会时间地点分成几个团契。

 

我们在迪拜切实经历到神的作为,心中时时充满感恩。迪拜的公共交通很有限,无车寸步难行,所以牧师和一些同工就亲自开车接送弟兄姐妹聚会,根据他们的近况见缝插针的安排小组查经和团契,基本上交通成为当地服事的一项不可或缺的内容,牧师的车一个月能跑一万多公里。我们在迪拜还分别参加过一个晚上11点半开始的主日崇拜和小组查经,这是因为经商的肢体每天晚上十点才能打烊,他们平日十分劳苦繁忙,但是仍然有饥渴的心灵在深夜敬拜父神、学习真理。

 

劳工团契的人数最多,服事也最为繁杂。营区“与世隔绝”,教会需要安排大巴车接送劳工弟兄参加聚会,也常去探访他们。我们第一次去探访的劳工营中只有3位弟兄,路上却要花2个小时。当地牧者说:即使那里只有一个劳工,如果他需要教会的关注,我们还是会去的。那天我们在劳工营地带领了2位弟兄信主,在劳工弟兄中福音就是这样传开的。

 

这些工人弟兄生活很苦,没有自由,由于老板逼迫他们,他们周间的聚会被迫挪到沙漠之中。夜晚在沙丘旁,弟兄们掏一个十几平米的沙坑,放几十个小板凳,插一些竹竿挂上应急灯,进行祷告会或者培灵会,许多人的生命在其中得着更新改变。有一位弟兄和我们说,来这里打工几年,妻子与他离婚了,常觉得什么都没意思,但现在完全不同了,前些天他还和女儿打电话说:“别担心我,我信耶稣了,每天就像过年一样。”

 

牧者和几个同工每个周六都会去迪拜的监狱探访。起初,这些犯人觉得奇怪,以为他们有什么“企图”,但一两年的探视下来,他们中的一些人终于接受了主耶稣,不仅给其他犯人传福音,还写信给家乡的亲人叫他们也要信主。有一位石弟兄,以前是黑社会老大,因为绑架杀人被判死刑,他在见证中写道:“现在的我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说话办事也温柔了,满嘴脏话不见了,偶然犯一次错误就浑身不自在,就是盼望见到弟兄姐妹……”

 

在迪拜,我们看到许多被福音改变的生命,也看到许多依旧陷在罪中、彷徨迷惘的灵魂。人漂泊在异乡,心容易软,容易接受新的认识。可庄稼熟了,工人却稀少。上述提到的众多服事,只有两位牧者负责,而同工中除了一位半年来一次的宣教士外,只有一位丈夫经商、自己带孩子的姐妹能作话语的服事。华人来迪拜就是为了打工赚钱,流动性大,使得教会难于牧养。很多弟兄姊妹刚刚开始他们属灵的生活,就突然由于工作的原因和家庭的原因回国了。这很容易使同工们感到灰心。牧者、同工如此劳苦,却只能做到尽量传福音,以及勉强维持各大小聚会的正常运转,几乎没有力量做跟进栽培、探访陪谈的工作,来帮助弟兄姐妹确认救恩而且生命丰盛。虽有来自北美和马来西亚等地的访宣队不定期支持,但他们与大陆来的华人毕竟有隔阂,双方处境不同,有文化差异甚至语言不通。所以我们看到,也以我们的服事证实了,当地教会急需来自国内的访宣队帮助做一些培训和分享,我们的确更容易接近、理解当地信徒,他们对我们也有特殊的亲切感和信任感。而且,这里的宣教士太辛苦了,他们在服事当中也需要供应,访宣队的到来也给他们一个休息和补充的机会。

 

访宣不仅仅造就当地教会,也切实的造就了我们。我们向宣教士学习到很多,身处这属灵争战的前线,对舍己摆上体会更深,对灵魂也有了更多的爱。有一位牧者说,教会有四大生活:敬拜的生活、向下扎根的培养生活、向内的肢体生活、向外的外展生活,其中外展生活包括传福音、宣教、社会关怀。在这四点上要有平衡,教会才能健康成长。教会需要宣教,宣教不仅能开阔我们的眼界和心胸,不专顾自己的事,也令我们亲身经历到神国的拓展,加深对神的认识,更是完成主交给我们的大使命。这是我们两次访宣后最深的体会。

 

在这个有二十万华人的穆斯林国家,我们能为主做什么呢?迪拜是阿拉伯世界中最开放的少数几个城市之一,也许我们可以从这里出发,逐渐深入中东其它国家。迪拜已经是中东地区的一个商品中转站,那可不可能成为一个“福音中转站”呢?时隔7个月,我们第二次去到迪拜时,看到那里的事工已从单一的迪拜酋长国拓展到阿联酋的其它三四个酋长国,这实在不是人能做的,而是神在这片土地上做他自己的工。

 

有一天我们服事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当地的牧者对我们说:“这里需要有下一代的人,来这里帮助教会,而我自己的力量有限,能做的有限……”我们虽然立下承诺和他说我们会再来,但我们能做的也很有限,所以我们呼吁弟兄姐妹们关注这片禾场,关注从这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前线传来的“马其顿的呼声”。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