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栏目 | 事工探讨 | 不热闹的敬拜

不热闹的敬拜

文/安娜

 

去年十一月份的王菲北京演唱会,我们教会的一位姊妹也去参加了。

 

她说,看到王菲出现在布置精致、灯光华美的舞台上,开始唱歌;几万人围绕着她,注意力都在她身上,为她倾心,为她齐心鼓掌欢呼;这感觉太美了,非常令人激动。有那么一瞬间,甚至都可以把她当作神。

 

我们都知道有这么一种集体的心理效应:当你置身在这样一个群体当中,你的意志、情绪、理智都会自然的被大群体席卷带走,进入那集体的欢呼当中,而且你会感到兴奋。

 

我想起我们现代的敬拜赞美,其实也使用了许多这样的手段。

 

当敬拜赞美的音乐响起,我们置身于一群渴望与神相交的人群中,呼喊歌唱,气氛渐渐高涨; 我们唱着现代的敬拜诗歌,歌词简单、直白、平面化;敬拜带领者带着我们多次重复副歌,伴着音乐的节奏带着会众一起进入情绪高潮。

 

但,这氛围是真的有圣灵的介入?还是音乐、人群、群体效应,我们自己营造出来的某种气氛?基督教的现代敬拜赞美中,那使我们感动的,如果把成功产生的群体效应剥除,还能不能剩下别的因素?那点燃荆棘的,除了我们人点燃的火焰以外,真的有没有神圣的介入,使荆棘烧着,却不会烧毁?

 

有一点我很担心:现代音乐的丰富程度,足以营造出足够的强度和力度,在会众并没有被圣灵充满的时候,误以为自己被圣灵充满。

 

我信主前曾组建过金属乐队,我深知道这一点。在摇滚乐的现场,众人迷狂的程度令人难以置信。他们一心一意的向着那舞台、乐手、音乐,以及背后不知道是什么的,甩头、跳跃、冲撞、举手、高喊,乐迷的理智和判断力都降服于强劲的音乐节奏,他们享受乐曲进行中那真实心灵的“敞开”,他们真心渴慕台上拿着乐器和麦克的人。摇滚乐现场的状况完全是一种“敬拜”,这是后现代的音乐宗教。

 

虽然我们教会的敬拜是现代音乐形式的,有吉他、贝司鼓等;虽然我在北京敬拜学校服事,那里都是热闹的敬拜音乐,鼓励大家又唱又跳;但我真正喜欢的却是安静的歌唱,简单的伴奏,大家或站或坐,唱着多段式的古典诗歌,歌词隽永、优美、深刻。

 

也许没有明显的情绪反应,不会跪下、举手、流泪,可是那见证着历代圣徒血和生命的诗章却在心中萦绕不去。

 

那是平静温柔而改变人心的力量。当我们回头,发现自己已被呼召走上历代得救之人走上的道路,会感到心中温暖。

 

不热闹的敬拜,是我们基督徒生活的真相。热闹和激动只是转瞬即逝,真实的是一天一天,面对自己污秽的心,面对世界一点一滴引诱的声音,面对不可爱但必须去爱的人群;一点一点更接近应有的样式。这里面并不热闹。

 

圣灵的火能使我们的心持续为神燃烧发光,却不会烧毁。我们人自己点燃的凡火也能使心一时燃烧发光,说不定更光艳夺目,但之后呢?却残存余烬。敬拜赞美若很大程度上变成群体的狂欢,一时的兴奋激动后,余下的是什么?

 

教会若想和世界比谁更热闹、更多花样,永远也比不过。

 

写这些不是表示我反对现代的敬拜赞美和福音音乐创作,因为我相信对不同的人,神有不同的带领。我不否认现代敬拜赞美也可以喂养一部分羊群;我知道现代音乐的发展、现代乐器、音响设备也能为神所用;我也认识在十万人现代大型敬拜赞美会上被圣灵充满,再也无法安于中产阶级基督徒的生活,从此走上异国宣教道路的人;我自己写歌、编曲也会采用现代音乐的技巧和电声乐器。我尊重一切的敬拜赞美形式。

 

我们人算什么,竟然想去为神、为敬拜神的方式设立疆界呢?

 

我也会继续在教会的敬拜事工中服事,也会继续在敬拜学校负责伴唱。我只是真的希望我的心得以安静。

 

我希望并且相信能够。因为我深深知道,在一切热闹或不热闹的敬拜背后,我们之所以得救,我们之所以感动,我们之所以得以与神和好,神的话之所以被传讲,为神写作的音乐之所以被传唱,除了被滥用的群体效应之外,是真的有一个大有能力的原因。

 

愿那从起初到末了,感动过众先知与使徒,感动过两千年来新约教会圣诗作者的灵,也感动我们当代的基督徒音乐人和敬拜带领者。

 

 

登陆后可下载本文的Word文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