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

 

 

“福音的再发现”是宗教改革的本质。这个极具颠覆性的教义性改变,将更正教会从天主教中分离出来,释放出教会历史上最大的社会文化性震荡,一直持续到今天。改教家们也基于再发现的福音,拒绝承认天主教是真教会。把更正教与罗马天主教分别开来的,不仅仅是“唯独因信称义”的福音这一教义性原理,也是包括同样靠恩典、经蒙恩之道不断成圣的成圣神学,被救恩论重塑的教会论,以及整个教会的牧养体系与牧养方式。而过去五百年的更正教会历史,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离开罗马天主教的圣礼体系、救恩体系、祭司体系、教皇体制,在因信称义的福音基础上,在包括称义与成圣的整体救恩论、在教会论、在教会牧养实践与治理等各个领域不断探索、发展、建设与成熟的过程。

 

然而近些年来,因着基督教信仰与世界文化之间不断上升的张力,一股越演越烈的“更正教与天主教合一运动”正在西方的福音派范围内兴起。大批宗教改革的子孙们开始渐渐轻忽并陌生于改教先辈当年不顾性命去辨明和捍卫的真理,也因此模糊了真教会的特征以及和假教会的界限。为此,在改教五百周年之际,本期以“宗教改革之真假教会”为主题,重提“唯独因信称义”的福音是真假教会之间的界限。呼吁正在成熟的中国教会,在末后的日子持守唯独信靠耶稣基督成就的救恩,这一根本性的福音真理,警惕教会背道;同时也以改教的原则与精髓,来审视当前教会的现状,指出问题,给予指引,以加强真教会在福音真理根基上的建造。

 

本期共十三篇文章。头题就着“更正教与天主教合一运动”,“向福音派发出呼吁”,持守“唯独因信称义”这一使教会坚立或跌倒的教义;澄清“归算的义”和“注入的义”之间的根本差别,从救恩论的角度,划清与天主教的界限,强调唯独在福音里才是真正的合一。紧接着的《改教家当年错了吗?——十六世纪更正教与天主教分离的实质内涵》作为第二篇文章,是从神学历史的角度,围绕着教会论来阐述改教家路德和加尔文对教会本质的认识,以及他们为更正教分离所作的辩护。这两篇在一起构成了本期主题探讨的基础。

 

接下三篇都和“更正教与天主教合一运动”的几个重要文件有关,试图通过在具体历史处境中的反思与回应,来呈现“合一运动”中最核心的本质问题。《<有关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宗教改革的终结?》是对1999年10月31日罗马天主教会和世界信义宗联合会(Lutheran World Federation)签署的《有关称义教义的联合声明》的回应;《史普罗,你为什么不在<曼哈顿宣言>上签字?》则是回应一群同盟者在2009年11月20日签发的一份名为《曼哈顿宣言》、以“生命的尊严、婚姻的意义和宗教自由的本质”为关注来呼唤“合一”、却混淆了普遍恩典和特殊恩典(因而混乱福音)的文件;《剑桥宣言》是“认信福音派联盟”撰写的一份信仰声明,呼吁美国福音派教会悔改,并重申历史上由“五个唯独”所阐明的基督教真理。唯独圣经是认识上帝、认识福音的道路,唯独基督已经成就的救赎之功是得救的根基,唯独上帝的恩典是救恩的源泉,唯独投靠基督的信心是承受恩典的管道,唯独上帝的荣耀是福音救恩永恒的目的。

 

第六至八篇从不同角度、不同程度,说明当前教会的乱象和危机,给出指导方向。《没有基督的基督教:认识基督的拦阻》指出,撒但当前的主要策略是使非信徒心盲眼瞎的同时,使信徒分心,让基督不再是教会认知的焦点、侍奉和教会使命的中心,甚至教会礼拜天的聚会座无虚席,只是那里不传讲基督!《教会何以如此混乱?》在罗列出教会“痴迷于民意调查、品牌形象、市场调研、销售计划、创新战略以及数量上的增长”等种种乱象之后,指出问题的根源:人们忘记了教会真正的主人,否定了她真正的头基督。《简析异端邪教》从救恩观和圣经的权威的角度来描述和解析异端邪教的特征,呼吁真教会的牧者们要加强真理教导,装备信徒,使他们能分辨假道,不至被“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弗4:14)。《重访古道:改教运动的回顾与前瞻》在简要介绍改教信仰的核心内容后,继续指出当前教会的各种乱象,并呼召我们要重访“古道”,重新学习并教导改教信仰的“五个唯独”。

 

接下来的两篇是以“真教会”为前提,讲教会的健康和建造。《有关“健康教会九标志”的最初思考》是“九标志事工”的创办人狄马可早年给一间正在面临聘牧的教会的长老们的一封信,信中提到了一位成熟牧师应该具备的九个特质,这九个特质后来被整理和不断细化就成了今天我们所知道的“健康教会九标志”。《教会:永生神的家——有意义的教会成员制实践》是就国内一间建制较早的教会在成员制实践方面的报道文章,希望能帮助一些不了解成员制的教会认识成员制,对于已建立成员制的教会带来更多的思考和借鉴,期待地方教会经历在福音里有形有体的成长。

 

最后两篇如往期的改教专刊一样,是“更正教与天主教”和“五个唯独”专栏文章,旨在呼吁众教会了解更正教与天主教的实质差别,以及明白改教信仰的实质内涵。《我们是合一的吗?——对比更正教与天主教的称义观》以更丰富的资料和扎实的学理分析来再一次说明和捍卫“唯独因信称义”这一关乎教会生死存亡的教义。《基督徒为何拒绝“唯独恩典”?》则以充分的解经、扎实的历史研究和直指人心的应用来阐明“唯独恩典”的宝贵真理。

 

愿神使用本期文章,给诸位牧者同工、弟兄姊妹带来益处,以此来造就他在中国的众教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