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17年05月号(总第65期) 教会何以如此混乱?

教会何以如此混乱?

/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译/阚春梅 /述宁

 

你不必是一个对于福音派[2]教会状况有着敏锐观察的人,就能注意到那些层出不穷、稀奇古怪的观点、理念和项目。在教会历史上,从未有哪个时期曾出现过如此多不假思索的“创新”。

 

教会何以如此混乱?要给出一个深思熟虑、符合圣经的回答变得越来越难。单单是将所有这些新奇的“福音”潮流加以分类整理并辨别出其中哪个有害于教会的健康,就足够挑战人了。而要有效地回应这个成分复杂的“大杂烩”就更加困难,新的错误比先前那些尚能回应的错误要递增得更快。

 

要以合乎圣经的方式把福音派的这些乱象分门别类,在废墟上开辟出一条笔直的道路,几个“老派的”、基督式的美德是绝对必要的:来自圣经的洞察力、智慧、坚毅、果断、忍耐、处理经文的技能、坚定的信仰、直言不讳而不闲聊的能力、甘心被卷入冲突的意愿。

 

让我们坦诚些吧!以上这些品质可不是由当代福音派运动所培养的。事实恰恰相反。想一想促使后现代福音派去采取行动的那些价值观和动机。今天,大规模的福音派运动痴迷于民意调查、品牌形象、市场调研、销售计划、创新战略以及数量上的增长;福音派人士也醉心于他们在公众和学术界面前的形象,他们在政治舞台上的影响力,他们在媒体眼中的形象,以及诸如此类的浅薄而以自我为中心的事情上。

 

保持正面形象已经变成了比捍卫真理更为优先的事情。

 

乱象1:以公共关系为导向的教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福音派接受了一个谎言——大使命就是一个市场营销的任务。因此,今天教会增长方面的主要战略家们都是民意调查专家和公关经理。用华理克(Rick Warren)的话来说:“要想向没有加入教会的人宣传你的教会,你就得像他们那样思考和说话。”[3]几十年来,不断有自封的教会增长专家重复着同样的咒语,并且很多基督徒和教会的领袖现在都不加分辨地接受了这个观点。他们向世人传递的信息和他们传递该信息的手段都已经经过了消费者关系专家们的精心打造,好使其能投世人之所好。

 

很多教会领袖已经彻底改变了他们看待福音的方式。如今,他们不再将福音看作是来自于神的信息,是基督徒受呼召作为基督的使者所要传扬的信息(是不可以进行任何篡改的信息),而是把福音当作要在市场上销售的商品。他们不是简单明了地传讲神的话语,释放出神话语中的能力和真理,而是拼命地要把福音信息包装起来,让它更加微妙含蓄,更能吸引世人的注意。

 

乱象2:失控的实用主义和无足轻重的追求

 

今天,在很多牧师的思想和言语中,最引人注目的问题不是“什么是真实的”,而是“什么是有效的”。当今的福音派对神学的关注要少于对方法论的关注,真理已经让位于更实用主义的问题。当一个人努力按照听众的“感受性需要”(felt needs)来定作他的讲道信息时,就根本谈不上热心为真理争辩了。

 

这正是多年以来福音派领袖系统地接受并发展几乎每一个进入教会的世俗、浅薄、琐碎的想法的原因。对肤浅的病态热爱,实际上已经成为了福音派运动的主要标志。福音派痴迷于流行文化,并狂热地进行模仿。当代教会领袖们忙于跟上最新的时尚,以致很少对更为重要的圣经问题作冷静的思考。

 

在典型的福音派教会里,甚至主日敬拜都经常专注在追求世俗琐事上。毕竟,在这个靠媒体驱动的世界里,教会要争夺大众的注意力。于是,教会徒劳地试图使自己比这个世界拥有更大、更浮华的表象。

 

乱象3:福音派的时尚冲浪

 

当代福音派已经因此而变得非常像“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弗4:14)的小孩子。他们追随时下任何最新的流行趋势,他们购买任何当前最畅销的东西,他们排队去见那些会说听起来很属灵的话的名人,他们热切地期待着下一部他们能从中抓住哪怕一点儿“属灵”主题或宗教意象的好莱坞电影。福音派无休无止地讨论这些潮流和时尚,好像每一个吸引到他们注意力的文化偶像都有着深远而严肃的属灵意义一样。

 

经常去教会做礼拜的福音派信徒们拼命地想要他们的教会始终站在流行的前沿,无论在福音派社区里时下最流行的是什么。有那么一段时间,任何一家想要符合时尚的教会都得主办以“如何做雅比斯的祷告”为主题的研讨会(现在看起来这几乎就是古代历史了)。但是,当《标竿人生》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时,仍然在研习“雅比斯祷告”的教会就有祸了。那时,任何一个想要在福音派运动中保持其地位和信誉的教会,最好是在研习《四十天标竿》,如果你的教会没有及时学完《四十天标竿》并展开小组学习,或者在好莱坞电影版《达芬奇密码》上映之前做完关于《达芬奇密码》的系列讲道,那么你的教会就会被认为是与真正重要的事情严重脱节了。

 

如果你错过了这些潮流中的任何一个,现在可就太迟了。用福音派运动的术语来说,它们都是“五分钟之前”的事。如果你的教会目前正在体验新式敬拜、蜡烛、后现代圣礼仪式等等,那么你显然是远远落后了——那趟列车早就离站……且已撞毁。

 

当然,我不是说这些潮流全都一样坏,其中一些潮流——例如,教导会众如何回应像《达芬奇密码》这样的东西——会很有好处。但是,当代福音派已经习惯于用几乎不动脑筋的从众心理来期待并随从每一个时尚。有些时候,他们看起来是凭着放纵且没有辨识力的热情从一个时尚跟到下一个时尚,这样做实在令他们暴露于很可能是属灵上致命的危险之下。事实上,在大多数的福音派圈子里,最新的潮流是不是危险的这个问题已经不再是一个受欢迎的问题了。当下什么最流行,什么就是整个福音派发展的驱动力。

 

这种从众心理正是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书4:14里警告大家要提防的。它已经将福音派基督徒危险地暴露在诡计、欺骗和不实的教义之下,还使得他们全无装备,没法践行任何程度的真正符合圣经的洞见。

 

可悲的真相是,福音派运动的一大部分已经对此做出了妥协,以至于纯正的教义几乎不再被关注。

 

乱象4:对于非教义性的“相关性”的疯狂追求。

 

在福音派主流的核心部分,你会期待找到些许对圣经教义的持守,或者至少有一定的对于捍卫真理的关注,然而,你所找到的却是完全被这样的一群人所控制的一场运动——他们最关注的东西是为了保持“相关性”而努力与时代步调一致。

 

纯正的教义?对于经常去教会的普通信徒而言太过神秘而晦涩难懂。圣经诠释?会让不去教会的人对教会敬而远之。清楚地传讲罪和救赎?我们还是小心些,不要伤害到受伤之人的自尊吧。大使命?我们最有效的策略正在把教会的服事变成一场盛大的“超级碗”(Super Bowl)[4]派对。认真的门徒训练?当然啦,我们有许多基于《骇客帝国》三部曲的小组系列查经,让我们聚精会神地完成这些查经吧。在敬拜中尊崇神、高举神?还是现实点儿吧,我们需要在大众的水平上来接近他们、得着他们。

 

迄今为止,福音派及其领袖们已经顽强不懈地追求这一路线有几十年之久了——尽管圣经多次清楚地警告我们不要如此幼稚(除了以弗所书4:14,请参考哥林多前书14:20、提摩太后书4:3-4、希伯来书5:12-14)。

 

这些问题的症结是什么?

 

说到底就是:在福音派运动当中,很多人已经忘记了掌管教会的主是谁。他们要么已经抛弃了他们真正的头,要么已经完全否定了他们真正的头,将本当属于他的地位交给了福音派民意调查专家和教会增长大师们。

 


 

[1] 本文取自Grace To You网站,https://www.gty.org/library/blog/B100303(2017年4月20日存取)。承蒙授权翻译转载,特此致谢。——编者注

[2] 本文中提到福音派时,特指美国福音派。——编者注

[3] Rick Warren, The Purpose-Driven Church,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5, p.189

[4] “超级碗”(Super Bowl)是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的年度冠军赛,一般在每年1月最后一个或2月第一个星期天举行,那一天称为“超级碗星期天”(Super Bowl Sunday)。——编者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