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2017年07月号(总第66期) 为主忠心服事老年人
Nurse Holding Elderly Patient's Hand

为主忠心服事老年人

文/本刊编辑部

 

引言

 

众所周知,中国社会老龄化日趋严重;与之相应的,教会内老年信徒的比例也越来越高。一方面是八十年代农村家庭教会复兴时的那一批火热信徒如今正步入老年,另一方面是城市教会中年轻信徒的父母、长辈也越来越多地信主进入教会。因此,教会内外的需要都促使我们来积极面对“老年事工”这个议题。

 

但遗憾的是,当本刊编辑部向许多教会就此议题进行了解,并期待获得一些事奉经验时,却发现自觉重视并有效开展老年事工的教会实在是不多,因此就更为我们最后寻到的几位受访者而特别感恩。他们当中有教会的第一带领人、年轻的全职传道人,也有带职事奉、负责老年事工的姐妹。所在的教会分布在北京、上海、长春、温州和厦门等地。本刊就“如何有效地向教会外的老年群体传福音”和“如何自觉地牧养教会内的老年信徒”这两个主要问题,对这几位同工进行了访谈,将他们的经验和思考加以总结整理,形成这篇文字。虽然所访问的教会、同工很有限,但还是盼望他们宝贵的分享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切实的益处,也可以激发我们服事老年人的热心。

 

具体来说,本文试图从面向老年人的“传福音”、“主日崇拜”、“一般关怀”、“日常牧养”、“参与服事”和“老年常见问题辅导”这六个方面来说明老年事工,希望可以呈现出一种专注于福音的对老年信徒的自觉牧养,也想从牧养实践的层面介绍老年事工的模式和具体经验,同时呼吁各教会的牧者同工们更加重视并自觉开展老年事工。

 

一、传福音

 

福音是关乎永生和永死的,而这永恒的结局决定于人今生是否信主。巴克斯特在《圣徒永恒的安息》中的话对于我们是极大的提醒:

 

人啊人,对你而言,最要紧的不是神和天国又是什么?你离世的日子岂不正在迫近?你难道没有日日看到,不是这种就是那种的疾病要将你的灵魂从身体释放出去?坟墓岂不正等待着成为你的住所……过不多久,你就必看到自己的计时器走完,你会这样对自己说:“我的生命完结了!我的时间用尽了!它已成为过去的回忆!我眼前只剩下了天堂或地狱!”若然如此,眼下你的心不在天堂,又该在何处?因此仅从时间的角度而言,留给老年人的时间更少,灵魂得救的问题更加迫切。而从数量而言,没有信主的老年人非常的多。

 

因此,向老年人传福音可以说是迫在眉睫。在这方面,我们就传福音的渠道、方式、难处做了一些访谈。

 

向老年人传福音有哪些渠道呢?同工们提到有:1)信徒向自己的长辈见证福音。这可能是最直接的方式。在本刊第62期《给至亲传福音》中也已经对此做了比较多的探讨。2)在老人聚集区传福音是比较有效的选择。像北京、上海的一些大城市中,会有专门的“老年社区”,适合教会有组织、有步骤地开展福音事工。3)到医院和养老院向老人传福音。长春一间教会的老年事工负责人滕弟兄会经常组织弟兄姐妹到市内的肿瘤医院,专门给患病的老人传福音。上海的一位王姐妹,在教会中组织了一个志愿者团队,在一间养老院每周服事,一边做社会关怀工作,一边开展福音事工,已经持续了五年,每年带20-30位老人决志信主,甚至在养老院里固定开展每周一次的聚会。4)鼓励老年信徒在自己的圈子里传福音。长春的滕弟兄提到,教会内的老年信徒也越来越自觉地给身边未信的老人传福音了,甚至利用微信这样现代化的交流平台,在“老同学群”里给失联多年的昔日同窗传天国永生的福音。

 

关于向老人传福音的方式,除了一般的传福音的原则和方式之外,还有一些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1)关系和态度很重要。温州的一位年轻传道人李弟兄强调,跟老人建立亲密的关系非常重要,要以尊敬和爱护老年人的心去传福音,切忌以居高临下的口气传讲。2)要以通俗易懂的方式传讲。李弟兄分享说,鉴于老人的理解能力有限,一定要用老人容易听懂的话来说明福音。3)要反复强调并确认福音的核心。一定要着力把福音的核心教义讲清楚。基督的死和复活、替代性救赎、因信称义、天堂地狱这些都要反复强调,并且要确认对方听懂了。4)可以多从天国盼望的角度讲。北京的罗弟兄分享说,给老年人传福音多从天国切入讲,从天国讲人的罪,因为罪带来审判和刑罚,使人不能进天国,再讲耶稣基督的十架代赎。5)在处境中使用多种传讲福音的方式。比如北京一间教会的带领人江弟兄分享到,对于一些不容易集中注意力、理解能力较差、尤其听力也不好的老人,通过写下福音的关键词和画图的方式,边写边画边讲,会比较有效。

 

老年人因为人生经历、时代处境、社会和家庭地位等原因,会有一些具体的拦阻,我们需要充分了解这些困难,并期待神使难处变成机会。同工们分享的难处包括:1)多神论背景。来自北京的一位热心老年事工的刘姐妹有一些很宝贵的分享。她提到两点主要的难处。其一就是中国传统下的老年人,容易接受多神论,不容易接受独一神论。2)不容易认识到自己的罪。刘姐妹分享说,老一辈人,人生体验多半是受苦受罪,不容易承认自己是“犯罪”得罪神的。同时,老人们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是为别人活的,一直感受着自己向社会向儿女的付出,所以当听到“罪”是“不顾神的要求而自我做主,行我自己想要行的”时候,往往第一反应就是拒绝。3)不容易倚靠基督白白的恩典得救。北京的杨弟兄分享到,老年人一般年轻时受过很多苦,是靠自己艰苦的奋斗,日子才开始一点点变好的。因此,深信凡事都要靠自己。当听到主耶稣完全的恩典的时候,老年人不容易理解,更不容易接受。甚至一些已经有口头认信的老人,内心当中深藏着的对得救的理解仍是靠行为称义。

 

二、主日崇拜

 

教会集体的主日崇拜是主的命令,也是信徒在共同体中成长的重要途径,但对于老年人,参加主日崇拜会有特别的艰难。教会应当一方面鼓励老年人只要可能就来教会参加主日敬拜,同时也要充分考虑老年人的需要,给予他们特别的照顾。同工们提到了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要照顾的是老人的安全需要。包括:1)交通安全。北京的吴弟兄说,来去教会的路上,最好能有弟兄姐妹陪同或专车接送,这既能保证老人的安全,也能让老人家中还不信的老伴或儿女更放心,同时在这样的交往和信任中,也更有利于给老人的家人传福音。2)身体突发的危险。要留心的是,在聚会过程中也偶尔会有老人突发身体状况的情形,北京的江弟兄就强调说,主日聚会要对此做些防备,配备一些急救药,同工们要了解一些急救常识,最好再有一两位身强力壮、反应敏捷的弟兄,以便处理突发情况。3)与家属联络。负责服事老人的同工要留有老人家属的联系方式,便于有突发情况及时联络。

 

其次,聚会现场也要更细致地照顾到老年信徒的身体需要。这些需要老年人往往自己不会主动提,而是默默忍受,因此就需要服事的同工更加敏感,在此列举一些:1)听力和视力上的需要。长春的滕弟兄所在的教会,会特别为老年信徒预备花镜,也把第一排座位留给听力不好的老人;2)行动上的不便。老年人各方面的动作都会慢一些,为此滕弟兄常常给一些有需要的老人安排年轻的弟兄姐妹坐在旁边,帮忙翻圣经和诗歌本,帮忙端茶倒水;3)聚会空间上的考虑。如果教会的条件许可,能有像母婴室一样专门提供给病弱老人的单独房间就更好了,因为不少老人在聚会人多时会感觉心慌气短,颈椎、腰椎不好的老人坐不了太长时间,有单独的空间也方便他们起来活动一下;4)其他更细的需要。温州的李弟兄就提到一个细节,夏季聚会的时候,为了老人的缘故,要慎用空调。这些细节共同反映出的是,要在聚会中自觉地意识到我们中间有长者,并凡事敏感于他们的需要。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主日讲道要特别考虑老年人的理解能力。神的道对信徒的成长至关重要,对老年人也是如此。但老年人理解能力和听力下降,需要传道人予以一些特别照顾:1)传道人心里要有老年信徒。作为教会老年小组的组长,北京的刘姐妹坦诚地分享说,当教会会众以中青年为主时,讲道信息中直接针对老年信徒的内容往往很少,因此希望传道人在预备讲章时,心里能够更多地装着老年肢体的需要,更多地为他们的灵魂着想。2)语言表达尽量通俗易懂。刘姐妹提到说,老年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偏弱,很难适应逻辑缜密、语法复杂的“精美”长句子,因此要尽量使用短句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老人的头脑反应会迟缓,所以讲道语速也不要太快;再有,老人记忆力不好,所以在一段话结束时最好能有几句总结的话。作为传道人的温州教会李弟兄强调说,对老人讲道,最好多用故事和比喻!3)证道后的小组分享也很重要。访谈时刘姐妹不忘补充说,很多细节对于传道人来说并不容易,尤其考虑到会众整体的需要时,很难凡事周全。所以,在讲道后安排专门的小组分享,由有服事老人经验的组长带领老年信徒回顾讲道信息,并确认老人是否听懂,不懂的地方再用老人易懂的话重复再讲一遍,是很必要的(但需要考虑老人的体力)。

 

三、一般关怀

 

除了固定的主日崇拜以外,在教会生活中,比起其他信徒,对老年信徒身体和心灵的关怀是格外需要的。温州的李弟兄所负责的堂点共有二十几位信徒,其中超过55岁的有15位。李弟兄专门有一个“小羊记录本”,上面记录着每一位老人的具体情况,包括身体和心灵的需要。之后按着本上所记的,他会具体地祷告和探访关怀。作为教会第一带领人的江弟兄也分享说,面向老年信徒的“慈惠事工”需要教会牧者多加重视。

 

除了一般的身体状况外,在牧养中还应特别照顾到老人情感的需要,这对于和老人建立更真实的牧养关系,以便更深入的牧养是非常必要的。

 

其中首要的就是尊重。这既是圣经直接的教导,同时也是老年人真实的需要。随着退休和衰老,老人会有较强的无价值、无意义感。这时年轻人应该自觉地对老人大半生的付出表示认可和感激,同时强调在基督里神看他们为宝贵。为了表示对老人的尊重,在主日崇拜中刘姐妹会专门为老年小组预备水果。老年人其实是很容易自卑的,敏锐的刘姐妹在服事中看到,当老人聚在一起时,会因为各种原因自卑。比如因为自己来自农村而自卑,因为没有退休金自卑,因为子女不够有出息自卑,也会因为丧偶自卑,甚至会单单因为自己身体衰老而在年轻人面前自卑。因此,在服事老人的时候,要更加敏感,言语谨慎,敬重老人。

 

其次,老年人也需要亲密的关系。因为他们身心常常经历孤单,儿女不常在身边,即使在身边也常缺少深入有效的交流。一方面,要教导年轻信徒孝敬父母、体贴长辈,这在神看是极为重要的。同时,在神的家中,我们应该多多帮老人去除孤单感。最好的方式就是倾听。不是为了获取信息和解决问题而倾听,而是在倾听中去理解、体会老年人的心。带着愿意的心,走入老人的内心世界。为了更好地倾听,要求神预备充足的时间与耐心。正像刘姐妹所说的,老人有大半辈子的经历可说,平时找不到人听,他们的表达能力又有限,要用很多话才能把一件事或一种感受说清楚,所以对于倾听者来说,时间和耐心要充裕。其实说到底,和所有的服事一样,服事老人需要的是对老人的爱。倾听的同时,在适当的时机可以以合宜的肢体动作,比如拥抱、握手代祷等,来向老人表达爱和亲密,也是很好的建立关系的方式。

 

四、日常牧养

 

从某种意义上说,一般关怀就是牧养的一部分,但这里谈的日常牧养强调的是更自觉地以话语为中心的对老年灵魂的服事。这里从得救确据、门徒训练和共同体的重要性三个方面来谈。

 

1、得救确据

 

在对所有信徒的牧养中,“得救确据”都是非常关键的问题,但面对老年人,因为他在这世上的时间更少,这个问题就显得尤其迫切、生死攸关。牧者在此的交账意识也该更直接和强烈。但正如厦门的杨弟兄所说的,一些热心关怀老年人的弟兄姐妹,在老人得救确据的问题上却缺少自觉,也缺少经验。因此更需要牧者特别的教导和强调。

 

几位牧者也分享了一些经验和做法:1)以合适的问题来询问和确认。杨弟兄会比较用心地设计和询问一些跟救恩有关的问题,比如:你生命中最大的盼望是什么?2)学习救恩真理。长春的滕弟兄在发现了一些在教会多年的老年信徒仍没有得救确据后,就带着老人们反复地学《初信栽培》和《海德堡要理问答》的课程。3)观察生命的改变。温州的李弟兄强调,除了救恩真理的教导外,还要注重老人在情感体验和行为方面有没有基于福音的改变。4)对核心真理反复的强调和考察。北京的江弟兄分享自己的经验时说到,老人会比较关注主耶稣的替死,但容易忽略主的身体复活以及自己在末日也会身体复活,对于因信称义的理解往往也含糊不清,所以常常容易显出靠行为称义的倾向。

 

2、门徒训练

 

在我们访谈的很多教会中,大多数教会有把老年信徒聚集在一起的短期查经班或日常祷告会的服事,但长期且有目标的专门针对老年信徒的门徒训练却并不多见。温州教会的李弟兄正在做的老年门徒训练,给了我们不小的安慰和启发。

 

李弟兄今年三十岁,已经全职传道四年,正在用玉汉钦牧师的《唤醒平信徒》带领六位组员门徒训练,其中最小的58岁,最大的62岁,一位弟兄、五位姐妹,文化程度都不超过初中水平。这个小组已经开始了半年,除个别组员不能很好地完成门训作业以外,整体情况非常不错。组员既有知识上的长进,甚至在预定论的问题上都经历了归正。也有行为上的改变,唯一的那位弟兄组员,前不久终于胜过了看电视的瘾症,可以更专心地读经祷告了。从李弟兄那里,我们得到了不少带领老年信徒门训的经验:

 

首先是建立关系很重要。老人不像年轻人那样容易单单出于对知识的渴望而学习,而更需要在亲密的关系和爱的体验中学习,因此和老人建立深入密切的关系是很重要的。当然,这也是门徒训练本身的特征之一。为此,李弟兄跟每一位组员都有较多私下的、个人性的交流。同时,他也会带着门训班有一起的集体活动,比如一起上山去挖野菜——这是老一辈年轻时常做的事情,来建立共同体的关系。

 

其次是信息宣讲的内容与方式。在按着门训教材讲解的同时,鉴于老年人的思维容易发散,所以要特别强调福音的核心教义。不单要讲重要的内容,还要以容易懂的方式讲,多用“大白话”。并且要让老人把自己的理解说出来,以便确认他是否真的听懂了。鉴于老人的总结能力弱,记忆力也下降,在讲的过程中,要不断地总结,不断地重复。

 

再有就是带领人的态度很重要。李弟兄特别强调,门训过程中带领人的态度——温柔和耐心非常重要!老人的一个共同特征就是“慢”:翻书慢、阅读慢、反应慢、理解慢。在老人慢的时候,带领人一定不能“急”。一方面是急也没有用,老人不会因为你急就能变快。更重要的是,带领人的急躁和血气会大大挫伤老人们的学习积极性。老人本来就因为自己的能力弱而自卑,因此对带领人的态度就会更加敏感。所以,带领人在此要特别谨慎,正如圣经教导的“不可严责老年人”(提前5:1),要多多鼓励他们。

 

3、老年人共同体

 

教会是一个共同体,有时为了牧养更有针对性,会把一些信徒组成一个小组,使他们共同成长,这对于老年人来说非常必要。我们访谈的几间教会也有这个共同点,就是积极地组织以老年信徒为主的团契共同体,形成针对老年信徒群体进行关怀与牧养的平台。在此把几个访谈中的例子介绍出来:

 

北京的刘姐妹就是一个老年小组的组长,因为在她所委身的教会,老年人占的比例很小,为了不忽视老年人,并且更好的牧养,就成立了专门的老年小组,在小组里重新确认组员是否领受了主日讲道的信息,并在周间进行有效的牧养和关怀。

 

厦门杨弟兄所在的教会,是一间规模较大的传统家庭教会,其中超过60岁的老年人占全教会人数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为了更好地牧养老年信徒,教会建立了每周一次的老年团契聚会,由老年信徒自己组织。这样的聚会使老年信徒一同参与、互相联络、彼此鼓励。在老年团契共同体的建立中,带领人的角色特别重要。他一定要有清楚的福音认信,能有效地以话语来喂养老人的灵魂,切实关心老人灵魂的得救,也看重他们在福音里的成长,性格上需要特别有温柔和耐心。

 

长春的滕弟兄所在的教会,连续多年组织每年一到两次的“老年营会”,内容以团契相交为主,真理教导为辅。50岁以上的肢体都可报名,每次营会有40-50人参加,以60-70岁老人为主体。一般会租辆大巴车,去到周边的城市,花一周的时间在一起。有旅游观光,有团契相交,有教导陪谈,整个过程都是年轻人来服事老年人。报名参加的老人都需要经过家里儿女的同意,虽然个人需要承担一定的费用,教会为此也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不少的资金,但滕弟兄说:“这是我们很乐意服事的,主任牧师也很支持。看到老人们高兴,我们也很高兴。并且这对于对他们的日常牧养,也很有帮助。”

 

这些团契虽然规模有大有小,但教会都很看重,也都显出了共同体的果效,使老年人之间、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彼此服事,彼此相交,一同兴旺教会。

 

五、参与服事

 

服事老年信徒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帮助他们参与服事,这既对他们自己有益,同时对教会整体也是莫大的祝福。主耶稣喜悦我们服事他,当基督徒服事主的时候,神常常加力量给他的仆人,与他同在,使他在服事的时候自己的生命被赐福,这对老年信徒也不例外;同时,老年人的服事对教会也是一个很大的见证、激励和祝福。因此,鼓励和帮助老年人参与服事是非常重要的。在我们访谈中,我们了解到几点:

 

首先要面对的是,老年人能参与的服事是有限的。其实这往往成为我们服事老年人动力不足的原因之一。这一点特别需要牧者同工在神面前多多省察和反思。因为服事老年人不容易显出果效,老年人也不像年轻人那样能给教会带来迅速的和可持续的发展,我们就特别容易忽视对他们的服事,这实在是神不喜悦的。

 

其次,实际上有很多老年肢体是非常热心追求、肯付代价的。虽然因为年龄和恩赐的原因,他们一般不能够在教会中担当重任、独当一面,但这并不能掩盖他们向主和教会的热心,也不意味着他们没有可以向神摆上的。我们常见到上了年纪但身体还很康健的老年肢体,在探访关怀和爱宴预备的服事上,是非常殷勤竭力的,给教会带来很多益处。还有就是祷告会,老年肢体常常是最委身的祷告勇士,真的像圣经所记,八十四岁的亚拿,“禁食祈求,昼夜侍奉神”。(路2:37)

 

同时,我们还听到一些特别让人感动和振奋的老年人服事的见证。北京的江弟兄所服事的老人中,有一位70岁的老姐妹,因深深感受着对家乡百姓灵魂的负担,在祷告和与牧者交通后,决定回老家开拓教会,教会也非常支持,每月一次会有传道人去那里讲道和传福音。三年过去了,老姐妹至今仍在火热的事奉当中,如同八十五岁却依旧强健的老迦勒!

 

因此,我们绝不要因为老年人老了而忽略鼓励他们服事,要鼓励并帮助他们在力所能及的地方服事,使众肢体彼此服事,一同为福音、为教会齐心努力。

 

六、老年常见问题辅导

 

1、身体的衰老与疾病

 

年老,首先是显在身体上。老人会为此感慨、忧伤和惧怕。因此会看重养生,忍不住买很多保健品,甚至上当受骗也再所不惜。基督徒老人也有身体上的需要,也会有对疾病和死亡的惧怕。

 

如何在这方面帮助老年信徒呢?北京的吴传道说,专注福音的牧养,以至给老年信徒带来基督里真正的安慰和天国确实的盼望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是让老人家正视衰老和死亡的事实,很多时候,今世的健康也容易成为老人的偶像,需要有针对性地教导。另一方面在衰老与死亡的处境中,给老人清楚地传讲福音,藉着耶稣的替死和复活,神释放了我们这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2:15);传讲我们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4:16);传讲将来身体复活,如今这帐篷拆毁了,将来必得神所造永存的房屋(林后5:1);传讲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诗73:26)

 

2、钱财观

 

除了身体健康,老年人其实也很看重金钱,这和害怕生病有关。就像人们常有的对老人的描述“怕死、爱钱、睡不着”。一位常年在上海的养老院做福音事工的王姐妹提到说,在钱财方面,老人通常会处于忧虑状态。因为他们的收入比工作时少,但对医疗的要求却增加了,若是没有医疗保障,更是会忧心忡忡,所以他们常常会主动减少开支,出现自守心态。这个时候,钱财就容易成为老人的偶像。

 

如何面对呢?仍然需要牧者假以针对性辅导,引导老人更坦然地面对疾病和死亡,引导他们仰望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因为只有在基督里才有终极和完全的平安。这样来引导老人更看重福音里的救恩和天国的盼望,在基督里更依靠神。同时,如果发现老人有对钱财明显的贪心,也要引导其悔改。因为辅导不只是一味地安慰,也要和老人一起面对罪、对付罪。

 

3、与子女的关系

 

与子女的关系,特别是婆媳关系,常常是老人们极大的困扰。这个问题相对复杂,不同的家庭具体情况也不相同。如果单就老人这一方来说,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是,不能够很好地分清与子女的界限,不把子女的家庭看为一个独立的家,以至于在一些事情上会干涉和越界。

 

在这个方面,牧者一方面要考虑到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老人家的情感,同时也要相应地教导圣经中的婚姻家庭观,强调男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另外,在与子女的关系中,老人的内心也的确容易受到伤害并心生苦毒,这些在牧养中都是需要加以留意和辅导的。

 

4、丧偶

 

丧偶对于老人来说是非常哀伤的事。上海的王姐妹分享说,老人丧偶的情绪与他的教会生活有很大关系,如果他(她)之前的教会生活正常,就比较容易在肢体的扶持中安然度过哀伤期。而对那些聚会不正常的信徒,则较难度过。丧偶的信徒普遍容易悲哀灰心,灵性下沉;丧偶会带来内心深处长久的孤单,或向外求安慰,不理性地买保健品,或匆忙寻找新的生活伴侣,落入极大的纷争中。

 

面对丧偶的老人,牧者要重点关心关怀,特别是平时聚会不正常的信徒。可以委派与他(她)同龄的弟兄姐妹,多多问候和关注,把他带回到教会中。因为人的安慰很有限,真正能安慰人心的是福音。因此更需要在牧养中使其更看重福音,看重救恩,亲近神,在和神的关系中来担当和面对这样的艰难。特别需要多多有意引导他们默想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使他们在自己的苦难中更经历和认识主耶稣的苦难。

 

5、临终关怀

 

老人在临终的时候有些特别的需要,因为正直接面对死亡。他可能还没有得救确据,可能沉湎于今世的一些遗憾,甚至内心深藏的一些苦毒也会爆发出来。

 

牧者要特别留意对老人的临终关怀,采访中同工们提到以下几个方面可供参考:1)宣讲福音。要给老人再宣告福音,确认得救确据,激发他见主面的渴望和复活的盼望。2)默想永生。引导老人正确面对一生的历程,在对永生的默想中,释怀今世的一些遗憾。3)以向主交账的心,在福音里饶恕。只有在福音里,才能面对内心深藏的苦毒和怨恨,依靠基督来饶恕,引导老人预备自己的灵魂,向主交账。吴传道说,老人要为自己一生所行的向那位“不偏待人、按各人行为审判人的主”交账(彼前1:17)。同时,受托引导照顾这老人灵魂的牧者也要预备着将来在主面前,为他交账。愿他们交账的时候都能有快乐,不至忧愁。(来13:17)

 

结语:牧者心肠

 

访谈临近结束时,我们特别问到几位同工对老年事工的负担与体会。同工们的分享给我们很大的触动。

 

长春的滕弟兄说到自己之前有过十年服事各地农村教会的经历,使他看到了老年人的贫穷和无助,这激发他后来投身到老年事工中来。北京的江弟兄是从29岁时开始服事老年人,慢慢建立教会的,如今已有十年多的时间。他说到自己当年是有知识分子情怀的,也已经在海淀区的一间以知识分子为主的教会开始服事,但神感动他,使他愿意服事在郊区的二十多位有需要但没人牧养的老年信徒。他如今回想说:“是因为自己是受过苦的人吧,对当时眼前一群受苦的老人负担很重。”感谢神!我们的主耶稣也是受苦的人,他为我们受苦!做老年小组组长的刘姐妹感慨道:“服事老人,说到底,还是要真的舍己爱他们,爱里会生出负担、忍耐和智慧。而这爱,是从基督而来,也要不断地从基督那里支取。”

 

温州那位带老人门训的李弟兄的分享更是让我们深思。他谈到自己是受了三年神学装备之后,跟妻子一起被教会差派到邻近的一个县城去开拓的。起初志气满满,期待神加给教会许多年轻人。但神并没有照他所愿,开拓以来,来教会的年轻人不多,来的也不容易留住,四年下来,没什么果效。神反倒是带来不少年长、文化程度很低的信徒,目前委身聚会的信徒中,有百分之八十多是超过55岁的。很长一段时间,李弟兄一直为没有年轻人来而心里愁烦,愁烦之际,神又给他带来一位八十多岁的五保户,在教会信主了。慢慢地,李弟兄在反思中经历神的光照,发现自己里面一直看重年轻人,轻看老年人,因为和年轻人相比,老年信徒不容易成长,成长了也不容易带来大的事奉果效。李弟兄说:“这时候我才发现,虽然我在讲台上严厉地指责成功神学是错的,但我内心原来却是‘成功神学’的。因为觉得老年信徒不能帮助我实现在牧会上的成功,我就轻看他们。”从此,他在神面前悔改,更加看重老年人的灵魂,同时,就越来越发现他们的宝贵。他说:“在这座县城里很多人拜偶像,他们抵挡神,视耶稣如同瘟疫,看到福音单张唯恐避之不及,但这群老年人却把耶稣看为至宝(也因此看传道人为宝贵)。虽然他们一无所有,被人轻视,但神却看重他们,为他们舍了自己的爱子。在神看来他们在这座城市中如同百合花在荆棘中一样美丽!神如此看为美的,我怎么能嫌弃他们,轻看他们呢?”李弟兄扪心自问,如果神就是让他一直服事这群老人,就是没有年轻人兴起来,教会的规模也一直不大,开拓也不显得成功,就是一直这样默默地服事,他会真心愿意吗?祷告之后,他向神说:“我愿意!”愿同工们的经历和分享,也能带给我们反思,使我们一同在神面前悔改!也使我们在老年事工方面更加热心和忠心,不是为“事工”,而是为老人!是为主!

 

一般来说,人们会主动地学习如何养育孩童,但不觉得需要学习如何孝敬父母。可以对比一下,在一个家庭中有多少财物、时间、心思用在孩子身上,又有多少是用在老人身上?就知道我们是多么忽视老人!当需要不被满足的时候,孩子会哭闹,因而被关切;老人却通常会默然不语,所以被忽略。在神的家中也经常如此。一间教会应当思考在老年信徒身上投入的时间、人力和开销。很多教会都在积极地做儿童主日学、基督教教育、大学生事工,这些都很重要,甚至非常紧迫,但同时,老年事工却常是被忽略的。希望牧者同工们照着神的托付和老年人的需要,能够给予老年事工应有的重视。

 

在主的羊群中,老人可算是弱羊,然而我们的大牧者看重我们对待弱羊的态度。在教会内的老人身上投入牧养精力,不像做大学生或职场事工那样容易显出外在规模上的果效和带动教会整体的发展,但请不要忘记,比起外在规模和整体的发展,神首先看重的是一个一个具体的灵魂。将来见主面的时候,我们不单是为我们事工的规模交账,更是为一个一个的灵魂交账。老人的灵魂,在已经不多的时间里亟需得救;已得救的老人,他们的灵魂需要为将来神的国被预备、被牧养。不是为了更多地参与事工,而是为了更好地见主。因此,需要有人为他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并且将来要为之交账。你是那交账之人吗?你愿意为此受托,为主忠心服事被托付的老年人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