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媒 教牧分享 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采访一位农村教会儿童事工的负责人

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采访一位农村教会儿童事工的负责人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来姐妹是山东地区某农村家庭教会儿童事工的负责人,他们的儿童事工从03年开始直到现在,并建立了儿童主日学的同工团队,有定期的学习和整体的探讨。现在他们所服事的儿童近50人,在五岁到十二岁之间。在采访过程中,来姐妹时常谈到儿童需要神的话,要带领孩子到主的面前来认识神。虽然有很多的缺乏,但信实的主却一步步带领他们的服事。那么,他们在十多年的服事中经历了什么?他们如何看重神的话,并关注孩子的重生和生命建造?农村教会的儿童事工有哪些挑战、缺乏和需要?希望本文能引起我们的思考和对农村儿童事工的关注。

 

编:您所在教会的儿童事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来:2003年我们教会的两个聚会点有儿童主日学。从2008年教会建造开始,每一个有成人聚会的地方,就有儿童主日聚会。另外在2008年以前,每个寒暑假就开始有儿童营会。

 

编:为什么当时要这样来建立儿童主日聚会呢?

来:当时孩子比较多,影响成人的聚会,也看到家长不关心聚会中对孩子的教导和管理。所以就决定把这些孩子们带到另一个房间,有针对他们专门的聚会。不久之后,同工们整体都意识到儿童主日学的重要性,意识到孩子们需要听见神的话,明白神的话

 

编:为什么那时开始觉得孩子“听见神的话”是重要的?

来:因为孩子毕竟也是人,是人就是罪人,就需要福音。另外,孩子比较单纯,接受福音较为容易一些。所以就觉得要抓住机会,使他们能听见福音。

 

编:您是怎么看待这些教会里的孩子呢?

来:我看这些孩子是神家的孩子,并且每一个孩子都是神所爱的,当然他也是教会当中的一员。

 

编:您有没有从另外的角度想,就是把他们看成是来教会的小慕道友呢?

来:那是对的啊。他是来到教会先听见福音,后来可能才信主的啊。这是一个过程。

 

编:那您认为教会怎样服事他们是合神心意的?要特别注意哪些方面呢?

来:在教会中神呼召、托付了一些弟兄姐妹,他们对这些孩子有负担,能够甘心乐意地付出,热心服事,按照孩子面临的年龄的阶段,和他们实际的需要去喂养他们。

 

我最近也在思考如何服事他们,我想首先就是在膝盖上要下工夫,为自己、为学习的课程、为孩子们祷告。

 

其次,用他们能听得懂的方式,使他们明白神的话,他们真听懂了,明白了,才可能照着去行。而且,孩子们的问题,也反应了老师的问题,自己生命不改变,更谈不上孩子们生命的改变。我虽然说不看他们的表现,但是很多时候还会看重这些,因此就有一些灰心。但是后来想想,孩子们所流露出来的,是不是也是我的景况?我教给他们圣经真理,要求他们应该这样做,应该那样做,但是我有的时候也做不到。所以很重要的一点应该是靠着主的恩典实际应用,自己先在神的话语里面做到,然后才能教导孩子照着神的话去做。

 

第三,要想教导这些孩子,对于我们农村的主日学老师来说,需要提升自己对圣经真理的认识。如果我们对圣经真理不明白,我们就没有办法教孩子明白,就是“瞎子领瞎子”。

 

另外,要想带领好这一群孩子,要与父母有更好的配搭,如果没有父母在家庭中的教导,只是主日学这一到两个小时的教导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和父母有很好的配搭,有共同的目标,来带领孩子认识神,敬拜神。

 

编:能谈一下您对孩子们的牧养理念吗?

来:我不是很懂,但是我想到什么说什么。其实刚开始服事的时候,我就是想领着孩子们给他讲圣经故事而已,让他听一听,让他明白。这一段时间我觉得是孩子真是需要神的话语,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是不带着能力的。12岁以下的孩子,我所做的就是在每一次的聚会当中使他们有学金句的时间,这节圣经是需要他背下来、记在心里的。

 

编:因此,总体来讲您的牧养理念是强调神话语的教导的重要性,是不是?

来:对。在圣经课程里面也有实际的应用,就是你听了这一课,你要怎样做。我觉得这个实际的“行”也很关键。

 

编:听道也要行道。那您这样一个很关注神的话语的牧养理念,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是怎么落实到具体的事工呢?

来:我们的儿童聚会都是在主日上午,孩子们和成人唱诗祷告完之后,我们是把孩子带到另外的房间去。我们先有一个祷告,然后进入到“教金句”的时间,用一些方法让他们一遍遍地记在心里、完全背下来。教完金句之后,我们进入到圣经课程的时间,差不多二十分钟左右。

 

这两年我们选择是“有效教学法”的课程,那是一套很系统的课程,对没有信的孩子给他教导救恩;信的孩子,在教导救恩的基础上指导他们怎样在福音中生活。但是我们也是根据孩子们的需要、节期有所有调整。教材毕竟只是一个参考。

 

编:主日学的老师们都是姐妹吗?一般是多大年龄呢?

来:是。年龄是三四十岁吧。最大的靠近45左右。属于中年吧。

 

编:那咱们这些老师,一般的文化程度是怎么样的?

来:文化程度基本上应该算是初中,高中不多,小学毕业的也是好几个。

 

编:这些老师当初是怎么选拔出来作为主日学的老师的呢?

来:基本上是教会指派吧。我最初也是被教会安排的。

 

编:当初教会安排的时候,是基于什么样的标准呢?

来:就是一点,因为年轻。我被指派的时候还没有结婚。我们教会年轻人不多,年龄算是比较优越一些。

 

编:那和您同工另外的几位姐妹,也是在他们比较年轻的时候被指派的吗?

来:基本上是这样。另外就是喜欢孩子,有乐意服事的心。这些被指派的姐妹,都是愿意参与教会的事工,愿意服事神。也有的是没有人指派,是看到需要了就自己去做,在做的过程中产生负担;还有我们主日学老师主动邀请来的。

 

编:那现在为什么不多指派一些年轻的姐妹做同工呢?

来:农村年轻人大多数愿意到城市去发展,现在稳定服事的还是我们这几个年龄大一些的。

 

编:那对于咱们现有的主日学老师都有什么培训呢?

来:我们这些现有的主日学老师大多学过门徒训练,主日学的培训都是断断续续的学习,我们教会也会从外地请一些做的比较不错的老师来指导一下。

 

编:您说每一年的寒暑假都有一次营会,那孩子们普遍都会来吗?

来:一般我们是孩子一放假就聚,要不就是等孩子上完辅导班再学,要不然家长会因为孩子要上辅导班不支持他们来。父母不信主的孩子参加不了营会,能来的孩子都是父母信主的。我发现孩子们是很渴慕的,去年我们寒假的营会,有好几个孩子是在家里面发烧挂吊瓶的。父母家人都不愿意让他们去,孩子还坚持来。后来在那个营会当中神医治了他们。

 

编:怎么想到会在寒假和暑假做营会呢?

来:首先,这是我们教会传承下来的一个模式。其次,因为我们教会分为不同的堂点,所以到了放假的时候,我们会一起探讨孩子们的情况,需要在哪一方面教导他们。另外,我们的儿童营会是两天一夜的时间,让这么多的孩子聚在一起,也是想让他们觉得“我们是一个家的”,让他们产生一种“一起学习,一起长大,将来长大了要一起服事”的感受。

 

编:你们怎么确定营会的主题呢?

来:我们教的是不成型的。营会的主题往往是针对孩子们在近期遇到的挑战来教导他。例如我们去年做了一个以“跟随主的脚踪”为主题的营会,是因为看到孩子们在学校里因为信耶稣被欺负,于是我们就教导孩子走十字架的路。

 

编:最近这几年的营会都是教会的传道人做讲员吗?

来:2013年往后,都是主日学老师讲的。我们教会的传道人基本上不参与儿童事工的,都是主日学老师自己安排,然后报告给他们。

 

编:您能具体回忆一下,最近这几年营会都有哪几个主题吗?

来:“跟随耶稣的脚踪”是一次。还有一次从神的创造、人的堕落、耶稣的救恩,一堂一堂地讲到耶稣升天再来。另一次是以使徒行传为主要内容讲作见证、传福音。涉及到宣教的也做过。今年我们定了一个很大的题目,但是我们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教会的传道人给我们进行神学训练,布置作业让我们写圣经中的约。写作业的时候我们发现约是很重要的,就想给孩子讲讲“约”。

 

编:您觉得这几年儿童事工对孩子们的生命有什么样的影响?

来:从我两个女儿身上,我特别感受到这样的影响。比如我的小女儿今年10岁,无论她的作业写完写不完,只要一到聚会的时候她就坐在这里,非常喜欢聚会,喜欢唱诗,她自己读圣经。我们成人祷告会,从7点半一直到9点,她是一直跪下来的,虽然不会祷告,别人开口祷告的时候,她也祷告两句。我发现她那么渴慕聚会,我昨天跟她说你明天不要去聚会了,好不好?她立刻就哭了。看到这些我很感恩,很喜乐。我想一个不认识神的孩子是不会渴慕属灵的事的,虽然实际的生活中我发现这些孩子还是会撒谎,会贪心,但是我想自己也会啊。有时候大家看孩子的信仰状况都是看他外在的行为,就觉得这些孩子不怎么样,但是我认为他们还行,还是有改变的。有一些孩子是父母都管不了的,刚开始也令我们很头疼,但是一两年后,我们发现他们在属灵的事上是追求的,渴慕聚会,渴慕敬拜,而性格也渐渐改变,不是像之前谁说也不听的那样。

 

我想这些改变应该是与儿童主日聚会的建立有关系,因为课程对于一些六七岁的孩子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因着喜欢,他们首先是愿意来,不是被逼着来,而在圣经课程讲解当中,神的话告诉他,他应该怎么做,他需要接受耶稣做他生命的救主。我想这些改变还是出于神自己的作为,当然也离不开弟兄姐妹甘心付出的代价。有一个小男孩,他的奶奶信主,但父母不信主,他非常不愿意进教会。奶奶把他带到教会门口,他“跐溜”一下子就跑了。但是自从一位姐妹带领这个聚会点的儿童主日聚会之后,这个孩子变化是很大的,现在他非常喜欢去参加儿童聚会。这位姐妹也付出了很多,刚开始她是抱着他敬拜、抱着他讲课的。

 

编:您觉得这些孩子的改变,更多是在信心里面有的对主耶稣的回应,还是行为上更守规矩、更听话?

来:他们有行为上的改变是因为内心的改变。孩子就是孩子,我们成人可能刻意地改变自己,伪装一下,但是在我看来,孩子是什么样他流露出来的就是什么样。不管大人怎么要求。从聚会当中爱听不听,爱去不去,到非常渴慕的过程,我认为这是非常大的改变。我最感恩是看见孩子们愿意聚会,看见孩子们愿意事奉神的事情上参与,这是我最感恩的。

 

编:这是一个方面。孩子从原来的不信到真信了,就是我们说的重生。你觉得对重生的关注在咱们的服事当中会比较多吗?

来:其实我确定孩子们是可以得救的。有一次我问大女儿:你重生了吗?她说:不是说真的信耶稣就重生了吗?我承认我是一个罪人,我犯很多罪,我相信耶稣为我的罪钉十字架上死了,我承认他是我的救主,那什么是重生啊?我就会告诉孩子们重生之后是会改变的,等等。

 

来:那您怎么样帮助孩子认识到自己是有罪的,是需要耶稣的呢?

编:我们所做的是在课程上穿插罪的部分,告诉他们什么是罪,举实际的犯罪的例子,罪的后果,罪的来源。在讲的过程中,其实孩子很诚实的,他会说自己犯过什么罪。

 

编:那您在服事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教训呢?

来:我们很大的一个教训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主日学老师跟家长没有很好的配搭。我们在教会拼了命地去教他们,要他们去学,但是家长对孩子的带领做得很少。

 

编:那您现在怎样思考牧养儿童和牧养父母这两者的关系?

来:要想牧养好儿童,就应该先牧养好他们的父母。因为从圣经的角度来看,父母是儿女的监护人,神也把教导儿女的责任托付给父母的。如果父母在家庭中不看重神的话,不看重认识神的重要性,不看重带领孩子敬拜神,主日学老师再努力也没有办法。所以,首先要让父母自己认识到他自己需要认识神,需要敬拜神,然后他再带领孩子认识神;这是他的责任,不是儿童主日学老师的责任。

 

我们看到一个问题是父母越来越依赖儿童主日学,所以我们教会现在倾向主日敬拜的时候让儿童和成人一起敬拜,主日学老师另外再找时间和孩子们有儿童主日学的学习。这样主日学老师也不至于长期不能参与成人的聚会,孩子和青少年也能参与到教会的聚会当中,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参与不进来。有的时候我们有一些大型聚会,没有儿童主日学,孩子们在中间好像就是来玩一样。但这样主日一起敬拜我也有担心,主日学的形式能吸引孩子们愿意来,而成人聚会一听道就是一个小时,没有互动。如果决定这样做的话,对讲台的事工有更高的要求,就是如何让孩子们听得懂,如何参与到这里面。

 

我现在服事的还有城镇的聚会点。让城镇的家长和孩子一起主日聚会,更难实现。因为我们这边在城镇工作礼拜天是没有休息的,要请假来主日崇拜,而每个星期都请假是做不到的。所以都是爷爷奶奶带孩子。农村的弟兄姐妹是季节性的忙碌,但礼拜天休息自己是可以说了算的,就可以敬拜神。

 

编:您所在的片区儿童主日学里面有什么需要和缺乏吗?

来:儿童主日学的老师需要更多的学习,这个是很明显的,无论是圣经上,在神学上的。我听一位牧师讲道时说:讲台是那么随便的吗?这个让我很扎心。但是我们很无奈,我们就是这个程度,我们知道的就是这些。有的农村教会能有人站起来读读圣经就不错了。我以前去过一个地方,教会里最年轻的一个弟兄也有六十多岁了,就他认识字,他说最好的事就是有人能给他们读读圣经。农村这一块是真理上面很缺乏的。

 

编:谢谢您接受这次采访,虽然您也谈到说会有缺乏不足,但是我们聊的这两个小时,我自己也很有收获和启发,而且为您自己的服事,也为在您服事的孩子感恩,因为他们有从教会来的关注而且是基于圣经福音有的关怀和牧养。

来:感谢主。我相信,虽然我们有很多不足,但神是我们的夫子。我们也相信我们虽然不会做,但是真的在我们当中做的是神自己。我也相信在我们农村儿童主日学的事工,神会继续地赐福给我们,他也亲自领我们走在他喜悦的路上。因为孩子不是我们的,而是他的。感谢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