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page 30)

期刊

普遍恩典与今日教会[1]

文/周钧权   我坚决地相信,福音和普遍恩典是现在的教会需要更加明白的。第一,我们要更加明白福音,按着圣经去明白,把福音传清楚,教清楚,要护卫福音;第二,在今天这个世界中,教会面对很多挑战,我觉得改革宗神学的“普遍恩典”概念可以帮助我们。   什么是普遍恩典   什么是普遍恩典?加尔文的描述是:“圣灵为了人类共同的益处,随己意分配的最好的恩惠。”对他而言,普遍恩典也是圣灵的恩赐,是为了人类的益处,照神的旨意赐予他要赐予的人。还有一个约翰·慕理(John Murray)教授的定义,普遍恩典就是:“在这个不配得着、且被罪恶咒诅的世界中,上帝在救恩以外施与的各种不同种类和程度的恩典。”慕理还强调:“普遍恩典是为了特殊或救赎恩典而存在,而救赎恩典有其特殊目的,也就是为了 …

阅读更多 »

教会与文化

文/提摩太•凯乐  译/杨基   校/玲波   一、文化之争   在当代福音派里,最容易引起分裂的问题就是基督徒应如何处理他们与文化的关系。传统上讲,美国福音派大多对文化持冷漠的态度,他们认为这个世界终将灰飞烟灭,所以最要紧的是挽救更多的灵魂。如果我们能救更多的灵魂,社会就会“每天进步一点点”。仍有很多美国教会和基督徒持守被称为“敬虔主义”的立场。然而,在过去一代人的时间里,美国社会的道德价值观和态度发生了很多根本性的改变,这使很多基督徒感到与他们自己的社会脱节,觉得需要回应这些改变。除了这种敬虔主义的立场以外,还有其他三种处理教会与文化关系的策略。   第一类,我称为“保守的行动主义者(conservative activists)”,认为今天主要的问题是人们缺乏绝对的 …

阅读更多 »

圣经终末论的整体图景

文/陆昆   一、引言:基督教神学末世论的基本概念   现在是末世,也是末世论的时代。多元化、因特网、生态恶化、能源危机、核武器的威胁、家庭和社会结构的迅速瓦解、严重且普遍的道德堕落、此起彼伏的社会冲突和种族暴乱,这一切都会让人们很直接地感受到世界和历史正在不可遏止地走向一个终结,新的开始却无从设想。《夺宝奇兵》《末世迷踪》,特别是《2012》等大众作品正在毫不犹豫地宣泄着、也引发着普世的末世性焦虑和恐惧,同时带来使人惊异的兴奋感。   所以在今天,末世论对很多人来说绝不仅仅是宗教的、学术的或者理论的概念,而是基本的生活体验:我和我所在的这个世界,都不会长久地照着现在的样子和方式延伸,而是正在速速走向不知所终的结局。   事实上,有多种对于宇宙和历史的终结的末世 …

阅读更多 »

“以神为中心”的服事——从《上帝之城》看教会的社会角色

文/提摩太   在《上帝之城》第十一卷起首,奥古斯丁重申他的任务:“我不会忘记人们期望我做什么,不会食言。我会谈论地上和天上的两个城,我曾经说过,在这个尘世中,两个城的居民相互交织混杂。我会谈到二者的起源、变迁、应有的结局”[1]——“在这个尘世中,两个城的居民相互交织混杂”,这便引出了本文的议题:教会的社会角色问题。本文通过理清奥古斯丁对天上和地上两个城的说明来指出:教会当“以神为中心”来服事社会。   一、透过《上帝之城》理解“教会”和“社会”   奥古斯丁在对比中描述了两个城的不同特征:   我把人分成了两类,一类是按照人自身生活的,另一类是按照上帝生活的;我们把这比喻为两个城,就是两种人的集团,其中一个注定要永远与上帝一起为王,另一个则要永远与 …

阅读更多 »

越来越坏,还是越来越好?——《圣经终末论的整体图景》读感

文/阿盟   天国与世界的关系是当下最混乱的神学议题之一。陆昆《圣经终末论的整体图景》一文(以下简称“陆文”)虽然诚如作者所言还只是一个初步的讨论[1],但已经很好地揭示并澄清了这个混乱,因为问题主要不在于学术,而在于人心。对于基督被这个世界所抵挡和排斥的事实,他的新妇现在看起来有一些不太高兴。“我不是不接受上帝,阿辽沙,只不过是把入场券恭恭敬敬地退还给他罢了。”[2]以一个穷苦孩子眼泪的名义,这世界断然否定了神的义。由此,教会面临试探,消解天国闯入此世所引发的末世性张力,使基督教的神义论难题成为一个仅仅属于这个世界,并且在这个世界之内可以被解决的难题。   但是,正如耶稣拒绝将石头变为烤馕,教会也应当拒绝将福音变为福利。这无关乎我们对烤馕或者福利本身价值的评价,而关乎天 …

阅读更多 »

照天国君王的旨意敬拜他

文/钟百恩(Jon D. Payne) 译/杖恩  校/煦   在今天的美国福音派教会中,合乎圣经的敬拜正在经受闪电战一般的攻击。实用主义、新花样和娱乐式的敬拜等炸弹,正慢慢毁坏教会对主日崇拜之本质与实践的理解。这波轰击的幕后主使,自然是撒但自己了,它知道如果成功地动摇了基督徒敬拜的神学基础,神国的百姓必陷入混乱和损伤(例如,王下21:9;林前10:1-22,11:17-34)。《当代改革》杂志(Modern Reformation)的读者会知道,我们这些在宗教改革和威敏传统下的教会并不是不会受到这些攻击的影响。相反,我们的教会正处于奋战的前线。我们在战斗中也曾失败退后,为了合乎时尚而不经意中出卖了不合流行文化的属灵军装。为了击退魔鬼的攻击并复兴合乎圣经的敬拜神学,我们有必要领会、 …

阅读更多 »

教会展示神的荣耀——国会山浸信会印象记

文/始明   笔者有幸在5月中旬,神学院的暑假密集课程开始之前,造访华盛顿的国会山浸信会(Capital Hill Baptist Church,以下简称为CHBC),参加为期四天的周末研讨会(他们称之为Weekender)。国会山浸信会是《健康教会九标志》一书的作者狄马可担任主任牧师的教会,也是这本书能够写成的教会背景。我在国内时就读过这本书,对书中所描述的九个标记向往不已,但是总觉得在自己教会中要推动改革是那么困难重重,甚至都不敢迈出第一步。因为我自己都没看到过书中的教会是怎样的,我怎能告诉我的同工这会是一个理想的、健康的教会呢?   对于此书的作者来说,一定也有无数像我这样苦恼和渴望教会治理改革的传道人或者同工不停地咨询他,把他搞得招架不住了,所以干脆每年两次开放自 …

阅读更多 »

传教士与电报

文/亦文   很多年前,笔者伴随外子到东北出差。某晚,与外子的同事夫妇一起用餐,便与对方的太太晓芹(非真名)攀谈起来。交谈中了解到晓芹是退休军人之女,晓芹也了解到我正在研究近代赴华传教士,说着说着就讲到传教士与谍报的关系。晓芹曾听父亲说,发电报需要类似电线杆般的高层建筑,在偏远地区,教堂的鼓楼和钟塔是唯一能提供这种技术支持的基础建设,由此推论,传教士可能是唯一胜任的谍报人员。这段对话激发了我对传教士与情报(尤其是电报)之类话题的研究兴趣,但因为不了解电报的技术性构成,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   多年后,最早从事近代赴华传教士研究的国内学者之一顾长声先生的回忆录,重新引起了我的好奇心。顾先生写这篇回忆录时,已是88岁的老人,其中提到一段轶事:   有一次我遇见一位保 …

阅读更多 »

我们的悔改——读《子女心,父母情》有感

文/海伊   小时候听说过这样一句话:爱自己的孩子,母鸡都能做到。作为父母,我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自己的孩子。成为基督徒之后,我们仍然是极尽所能地体贴着孩子肉体的需要:好吃、好喝、好住、好玩;我们也随从今世的风俗去培养孩子:美术班、舞蹈班、钢琴、围棋、跆拳道……各类培优班占据着我们和孩子的时间及精力。很多的基督徒和他们的孩子都精疲力尽地忙碌着,成长着。不知不觉中,父母不再能够把握孩子的心,也无法与他们畅快地交谈,父母的话也不再能够影响自己的孩子。   子女心,心系何处;父母情,情何以堪?   有幸与几个家庭一同学习了Tedd Tripp的《子女心,父母情》一书,也清楚地知道神的恩慈是要领我们悔改,我愿将自己的收获及悔改的内容与各位基督徒父母分享,共勉,彼此劝诫 …

阅读更多 »

时代的需要

文/J. C.莱尔  译/老漫    按:这是莱尔在一次传道人聚会上所作的讲演。针对当时英格兰面对的问题,莱尔提出了五项时代的需要,第一是护教的需要,特别是对圣经无谬无误之权威的持守;第二个是对正统教义的坚定持守;第三个是谨防罗马天主教的错谬死灰复燃,要珍惜宗教改革这一神赐给我们的宝贵礼物;第四个是对个人圣洁的强调;第五个是在各种公开、大型聚会越来越多的时候,决不要忽略个人性的祷告灵修、与神相交的生活。这些提醒,对今天的中国教会同样适时和迫切。读到很多段落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仿佛正是为着我们当下的处境所写的。愿神使用他仆人的话语,在历史中发出不变的真理的声音。阿们!   “都通达时务。”(代上12:32)   这句话是指着以萨迦这个支派说的,当时大卫刚刚开始统治 …

阅读更多 »

中国大陆城市家庭教会讲台面临的挑战

文/郭易君   正如狄更斯所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随着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一方面许多新的城市家庭教会如雨后春笋般萌芽破土、茁壮成长,另一方面一些城市家庭教会逐渐萎缩、停滞不前,甚至分裂拆散。如何正视城市家庭教会面临的挑战,并在信心和祷告中依靠圣灵回应这些挑战,是这一代传道人的责任所系。   中国大陆城市家庭教会讲台是指中国大陆城市家庭教会传道人在主日及其他时间的证道及信息分享。根据辞海解释所谓“挑战”乃是“激使之应战”,本文所指的挑战是指存在于教会讲台内外部的问题或危机。笔者认为目前中国大陆城市教会讲台存在的挑战如下:   一、内部挑战   圣道是教会建造的根基,讲台是传讲神话语的圣地。讲员在讲台上一面要 …

阅读更多 »

在警告声中移民

文/庆君   三四百年前,时局动荡的欧洲大陆是一个让人禁不住向往的地方。一位名叫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的年轻大学教授将自己对赎罪券的见解汇总成九十五条论纲,张贴在维腾堡(Wittenberg)教堂的大门上,揭开了一个时代的篇章。不是在当时喧嚣的潮流之中,而是在寻访古道的路上,人们在耶柔米(Jerome,340-420 AD)、在奥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354-430 AD),更尤其是在使徒保罗、在主耶稣自己那里,“重新发现”了似乎被掩盖了太久的福音真貌。原来禁闭室中通宵抽打自己的身体,向神甫不断地告解和乞求被宣赦,攒钱购买赎罪券等等积攒下来的所谓“善功”,都无法使得一个被全然圣洁的神追讨的罪人获得丝毫逃脱的可能,但在罪人之外却向着罪人发出 …

阅读更多 »

那尚未认识救主的灵魂

文/苏民 “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6:14) “十字架荣耀的信息是没有止境的!”钟马田弟兄在其服事的伦敦威斯敏斯特教会如此宣告。此时,是一九六三年秋天,钟马田弟兄已根据加拉太书6:14讲了一系列的道。 这一系列的讲章结集成《只夸基督十架》一书,如今,呈现在我们眼前。拿起来、聆听、默想,祈求自己同样被主耶稣的十字架得着,并宣讲,这是我们理应有的回应! 但这薄薄的一本小书,被抛进教会这一潭深水之中,究竟会激起几层浪?威斯敏斯特讲台的号角,是否会如同褪色且边角卷起的老照片,只能被珍压在记忆的玻璃相框下?深想起来,真是倒吸一口凉气! 透过教会历史我们不难发现:面对同一位救主、同一本圣经、加拉太 …

阅读更多 »

分阶段查经材料评介

编者按:在教会牧养和建造的事奉中,神的话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8:3)。主耶稣也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63)。因此,纯正、系统、全面地教导神的话,对于一个灵魂的牧养来说,是最为关键的事情。   然而,话语的教导并不仅仅发生在讲台上。一个有深度的牧养,应当将话语教导延伸到各人的家中,以及各小组里面。因此,如何能够在一个相对“低层”的牧养现场,以最清晰、简明、纯正、有力,而同时又适合牧养对象的方式进行话语的教导,就成为了非常值得研究的课题。   从这个角度考虑,作为牧者,每个人都有义务在开发有效的查经材料这件事上多下工夫。一套好的查经材料不但有利于更好地牧养神的教会,而且常常具有很好的传递性和推广价值,使更多的人从中受益。 …

阅读更多 »

蒙召作门徒

文/安提阿   一个人蒙召作门徒意味着什么,主耶稣的呼召意味着什么?   一、呼召的绝对主动性   在犹太拉比的圈子里,门徒都是自己选定夫子,自愿加入他的流派的。保罗就是迦玛列的门生。   但耶稣呼召人,主动权却完全在他手上,西门、安德烈、雅各、约翰、利未、腓力及其他使徒,都是耶稣个别呼召来跟从他的,就是在那个富有而年青的官来到耶稣跟前,问了“良善的夫子”一个重要问题时,耶稣也向他陈述作门徒的重大代价和彻底的要求,末了还加一句:“来跟从我”。   或许有些人被耶稣伟大的人格、优美的教训及行神迹的能力所吸引,因而愿意接近耶稣和他的门徒,但耶稣总是向这些人提出他极高的要求。有时这些要求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高了,有一次他们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 …

阅读更多 »

在殉道的路上与基督合而为一——学习启示录2-4章关于在患难中忠心忍耐的教导

文/悛庵   一、启示录众教会在患难中蒙恩之谜   当我默想主在启示录给七个教会说的信息时,我发现一些可贵的道理。首先,我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事:主称赞而没有责备的好教会(士每拿和非拉铁非等教会),都是贫穷、数量少、软弱和受逼迫的;主最责备的教会是舒适/没受什么逼迫、数量多、强大和富裕的(撒狄和老底嘉等教会)。这反映出神在整个新旧约圣经中对贫穷、软弱、困苦或受欺压人的“偏爱”。当然,这不是说贫穷或软弱本身是我们所追求的条件。信徒不能说:“你看!我现在是穷光蛋,又体弱多病,神必定优待我!”但毋庸置疑的是,神所喜爱的人都往往免不掉那些使他们在物质上或属灵上贫困的试炼。这些试炼令他们格外软弱,缠绵悱恻,对神感到十分困惑。我们从启示录可以看见,贫穷受压迫的信徒所以蒙神喜悦,是因为那 …

阅读更多 »

非此即彼——改教时期沙杜里多和加尔文就日内瓦问题的通信

文/阿盟   “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 (罗14:23) “任何人若声称罪人唯独因信称义……当受沉沦咒诅。” (天特会议称义法令第九条)   一、引论   1539年,即马丁•路德1517年在德国维腾堡(Wittenberg)教堂大门上张贴《九十五条论纲》从而掀开宗教改革运动大幕的22年后,在第二代改教领袖约翰•加尔文和罗马教会枢机主教雅各布•沙杜里多之间曾有一次不期然的通信往来,双方阐述了各自阵营的神学立场,并向对方提出了质疑和抨击。说这次通信是“不期然的”,因为沙杜里多这封注明为1539年3月18日的信,并非是给加尔文本人的,而是给日内瓦行政长官、议会和公民的公开信(p.29[1])。当其时,加尔文本人并不在日内瓦,他直到当年8月中才辗转看到这封信,并受命 …

阅读更多 »

一八七五年的中国内地会(三)

文/亦文   十一月   “你们当信服神。” ——马可福音11:22   正确的宣教方法来自对神的启示的正确解读。内地会成功的秘诀就在于:她从起初便建立在神的信实和应许,也就是神的话语上。“人需要信条,而且也总是能得到一条”,耶稣在马可福音11:22给了我们一个简洁、明了、扼要的信条[1]。作者引用不同版本的用字向读者阐明,“你们当信服神”,可以读作“你们当抓住神的信实”,若更忠于原文则是“你们当具有神的信实”。[2]在理论上,我们当以神为信实;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当仰赖神的信实。[3]正如湖面的波光是日光的反射,“人的信实当是神之信实的印记和倒影”[4]。   然而,撒但的信条是“怀疑神的信实。”他在伊甸园里说的第一句话便是:“神岂是真说……”令人扼腕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