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page 48)

期刊

一个初信者的护教故事

文/Dr. Richard L. Pratt, Jr    译/王志勇    校/陈彪     从前有一个人,名叫吴防卫。他听人传福音,就接受了耶稣为他生命的救主,只是他不太会为信仰辩护。信了耶稣之后,吴防卫心中充满了喜乐,而且非常火热,要传福音给别人。他就去拜访邻居夫妻,多疑的淮一傅和固执的兹信琦。走进他们的庭院,吴防卫就想起了他们一同度过的许多夜晚。那时,吴防卫还不信主耶稣,他们在一起总是嘲笑邻居中信耶稣的人。吴防卫希望兹信琦和淮一傅一家人都能慢慢晓得基督里的新生命,这新生命是他白白地得来的。兹信琦和淮一傅已经听说吴防卫归信了什么“新的宗教”。当他们欢迎吴防卫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主意,要让吴防卫明白回头是岸。一场冲突是在所难免了。吴防卫想方设法告诉这对夫妻,他们需要 …

阅读更多 »

附录:范泰尔的护教学简介

文/赵刚   哥尼流·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是美国费城威斯敏特神学院著名的护教学教授。1895年生于荷兰。10岁时移民美国。1925年毕业于普林斯顿神学院,获神学硕士学位。两年后获普林斯顿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28年任普林斯顿神学院护教学讲师。1929年,普林斯顿神学院走向自由派,梅钦(John G. Machen)毅然率领部分老师脱离普林斯顿,成立了威斯敏特神学院。范泰尔追随梅钦到威斯敏特,任护教学教授,凡四十余年。1987年安息主怀,享年91岁。   范泰尔在护教学上的最大贡献,在于强调人认知时前设的重要性。故他所开创的护教学学派也被称作“前设学派”,与传统所谓之“证据学派”相对。而后现代哲学因为同样强调人认知时前设的重要性,故有时范泰尔也被认 …

阅读更多 »

科学事实与基督教信仰:二者如何并存?

文/Otto J. Helweg   译/佚名   引言   人们通常会认为,科学与基督信仰之间那场不必要的战争早就已经解决结束了;但最近科学家与神学家同时做出声明否定了这一想法。科学界一位著名的无神论生物学家Richard Dawkins写道,“达尔文可以使一个无神论者在理性上得到满足。”而在神学方面,一些基督教团体继续发表不为主流科学界所承认的反进化论的文章。但有意思的是,尽管基督教团体在科学方面的见解有所缺陷,但他们在科学方面的认识远远超出那些反基督教科学家们在神学方面的认识。   科学与基督信仰之间的战争来自于三个错误:第一,双方都不能正确地定义“进化”一词;第二,双方都未能认识到科学其实正是基督教世界观的产物;第三,双方都未能清楚地认识到科学与神学各自 …

阅读更多 »

发刊词

    我们在天上的父啊, 我们感谢你,我们赞美你! 因为你的慈爱, 我们成为你的孩子。   我们把这份小小的刊物献上给你, 如同初学画画的孩子向父亲献上他人生的第一份涂鸦, 愿主我们的神微笑着收下。   我们的神啊! 愿《教会》为你所掌管 愿它成为你对中国教会的祝福 愿它单单属于你   阿爸父, 我们感谢你,我们赞美你! 因你永恒不变的慈爱, 我们永为你的孩子……    

阅读更多 »

中国教会的存在形式探讨

                            文 / 高真     中国教会当前真正的问题是什么?中国教会未来的道路在哪里,我们的发展方向是什么?要解答这些问题,需要首先明白什么是教会,教会为了什么目的而存在,只有存在的目的和意义搞清楚了,存在的形式和发展的途径才能明晰。本文作者通过回顾西方教会历史,通过对中国教会现状简明而深入的分析,指出中国教会最大的问题是缺乏教会观,最需要努力建造的是教会共同体,而教会健康发展的真正动力是宣教。中国教会从现在起就要有宣教的心。     钟摆:西方和中国教会历史   如果我们考察教会历史,即初期教会史、中世纪教会史、宗教改革史以及文艺复兴以后至今的近、现代教会史,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周期性的或者说“钟摆式”的历 …

阅读更多 »

政教关系与登记问题——上帝与凯撒的疆界

文/刘同苏       “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1]这一圣经原则不仅奠定了现代社会生活中政教分离的基本准则,也与信仰和法律的一般学理界定相吻合:国家的管辖范围限于外在行为领域(即法律领域),而教会的权力止于心灵世界(即信仰领域)。但是,申明这样一个界线如此分明的概念,只是思维的初步,并不代表对事物的真正了解。真正的界限不是在彼此分离的观念壁垒间显露,而是在彼此交织的生活联系中显明。     上帝对法律的主权     “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这并不意味着法律领域可以成为一个与上帝分庭抗礼的独立王国。法律并不是没有道德内容的外在空壳;那些内在的基本道德要求支撑起了法律的外在行为躯壳。如 …

阅读更多 »

内聚型教会与外展型教会

文 / 夏忠坚     神也赐恩给外邦人,叫他们悔改得生命了。(徒11:18)       从教会的发展向度来看,教会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内聚型教会,另一种是外展型教会。   内聚型教会以教导、敬拜、团契为优先事工,或者说比较重视聚会、重视教会活动,比较以会堂为中心。内聚型教会又可分成两种:一种是装备期的内聚型教会,另一种是老化期的内聚型教会。   装备期的内聚型教会可以用耶稣的事工来说明,耶稣用三年期间教训人、宣讲福音、医病赶鬼、训练门徒。这三年的事工型态,是一种内聚的型态,耶稣要众人来跟随祂、来参加聚会、来接受装备、来操练布道及服务,并从其中拣选十二个门徒经常与祂在一起。但是耶稣要门徒来跟随、来聚会,是为了要装备操练他们 …

阅读更多 »

教会发展中的问题与挑战

文/老陈﹠小何     盛夏的一个凉爽的晚上,同为基督徒的老陈与小何相聚在咖啡馆,就中国教会未来要面临的各种问题进行了探讨,包括影响教会发展的四个因素,我们所面临的各样挑战以及对策,等等。讨论中,一个频频发问,一个娓娓道来,展开了一幅中国教会现状和未来的全景图。       小何:老陈,你怎么看中国教会的发展?是否存在一条必然的道路,以至于我们可以进行预测?还是说,因为各种外部和内部的不确定性,中国教会未来的形态和神学特征并不确定,要看我们努力的结果?当然,在神永恒的旨意中教会的发展道路是确定的,但我想问,从人的角度看,我们能否在神学上做一个推断——或者通过回顾西方教会的历史——而看到中国教会大致的未来?   老陈:我感觉,未来中国 …

阅读更多 »

奉献与传道

  文 / 王明道   “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罗12:1-2     今日有些热心的信徒在讲奉献的真理的时候,常把两件不同的事混成了一件事,这两件事就是奉献与传道。他们说,“我们得了神那样多那样大的恩惠,不应当再为自己活,应当把自己的身心完全奉献给神,因此我们不当再去作世界上的事,为自己谋求衣食享受。我们应当奉献我们整个的身心光阴,去为神作传道的事工。”许多热心有余知识不足的信徒听了这样的教训深深的受了感动。他们觉得他们实在应当这样奉献,因此便抛弃了自己本来的学业、事工、责任、家庭,去作传 …

阅读更多 »

圣徒与战士——许春草传

  著/张圣才  缩写/江登兴   他有个理想,就是“正义如大水滔滔,公平如江河滚滚”,畅流无阻在祖国大地之上。他认为只有当人民享受到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无恐惧之自由,不虞匮乏之自由的日子,地面上才有和平,人民才有幸福。而这种自由,是从耶稣基督的福音产生出来的。离开耶稣基督的福音,和平、公义、仁爱、宽恕的社会是难以实现的。     辛亥与讨袁   许春草(1874-1960),祖籍安溪,出生于厦门。他原是个泥水工,参加过辛亥革命、讨伐袁世凯、讨伐陈炯明、抗日等等各个近代史上重要的斗争。他的有几句名言:一曰,人民反对暴政不必向政府备案;二曰,有公愤无私仇;三曰,不与魔鬼结盟,不与罪恶击掌;四曰,对付外国侵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无钱无力出命,“ …

阅读更多 »

用爱心说诚实话——改革宗传福音之道(节选)

文/ Kim Riddlebarger 译/文睿   (一) 何为传福音?   对许多人来说,基督徒生活的实质就是“向别人传讲耶稣”,但是在太多的例子中,传福音变成了向别人传讲自己,诉说基督教是如何冲击了我们自己的生命。当我们要人为传福音下定义时,问题就很明显了,我们发现人们经常混淆了自己的见证、个人经历和圣经对耶稣基督的见证之间的关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我们尝试使别人相信的时候,会如此容易就去谈论自己,而不是单纯地叙述福音的事实。太多人以为传福音的实质就是个人见证,而非圣经的见证。   按照维尔•麦兹格(Will Metzger)那本很有帮助的书《说出真相》(Tell the Truth)的说法,圣经对基督作的“见证(witness)”和我们自己信仰之路的“个 …

阅读更多 »

《天路历程》的作者约翰•班扬传记近日出版

文 / 杨声   “现在他已不去揣测不同政局变化的含义,一心只传扬基督。” ——《班杨传》 近日“新教著名人物传记译丛”推出第4本传记《班扬传》,该译丛此前已出版的有《加尔文传》、《爱德华滋传》和《司布真传》。 约翰•班扬(又译本仁约翰,1628-1688)是英国著名作家,16岁时参加克伦威尔领导的议会军。战后回到家乡。他经历了漫长的信仰挣扎,最后确知自己得救并受洗,并且加入不从国教派的浸信会。随后,他开始讲道和写作,1660年因“不从国教”被捕入狱,随后在监狱中度过了12年多的时间,很多作品都是在监狱中完成的,包括《天路历程》。据说《天路历程》是历史上仅次于圣经的畅销书。 本书温馨可读,它交代了班扬贫穷而粗野的童年,也叙述了班扬漫长的信仰挣扎,直到他有了得救和重生的确据,得到了内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