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page 32)

期刊

“基督徒的”受苦——对《十字架的功用》一文的回应

文/张凯   当我们思考作为一个基督徒或者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在这个世界中”本质上要走一条怎样的道路时,所需的仍是,也唯独是:神的灵把我们的灵带到各各他山上,仰望、定睛、注视挂在上面的拿撒勒人耶稣。若非确切地知道我们的王经过怎样的道路,作为他子民的我们就不能知道我们事实上已踏上的是一条怎样的道路;我们需要求主使我们再次地、不断地确认他在本丢彼拉多面前所做过的那美好见证,他说:我的国不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国若属这个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为我争战(参约18:36)——基督徒作为基督的子民,因臣属、联合于他们的君王而进入了基督的这个宣告中!   前一阵子读到伽芬(Richard B. Gaffin, Jr.)教授一篇题目为“十字架的功用——末世论和基督徒受苦”[1]的文章时,心中 …

阅读更多 »

宣道组曲

编者按:诸天颂赞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整部人类历史都在彰显他的永能和神性,但是,没有一类历史能比宣教的历史更能颂赞神的公义、智慧和圣洁,因为救恩在其中格外显明。本文从这部救恩历史中截取了三个断面,分别是上世纪30年代,50年代,和今年的三段宣教旅程。这些记于信件、回忆、日记中的鲜活经验和体会,如同三支动人的诗歌互相呼应,第一支余音绕梁、第二支渐进尾声、第三支甫始兴起,但也似同一支旋律的变奏,赞美大哉奇哉的神。因为无论这些传道者往何处去,都发现神已经在那里,并与他们同行。   第一支歌:穿越戈壁沙漠 ——30年代内地会宣教士宣教旅程实录   文/巴富羲        译/尹道明   巴富羲弟兄,内地会的英国宣教士,1931年被神呼召,放下作为医生的前程,来到中国,与其 …

阅读更多 »

第二支歌:无声的呼唤——50年代彝族地区宣道回忆

口述/边云波        整理/恩雨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大陆许多弟兄姐妹有一个领受,要往边疆传道,甚至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就是传到地极。边云波弟兄也是其中的一位,他于1948年蒙召,写下《无名的传道者》后,与七位弟兄姐妹一同去西南传道。1950年到1952年间,边弟兄数次前往云南北部彝族地区服事,本文摘编自他的讲道和见证的相关部分。   一   我和两位彝族弟兄沿着一条崎岖狭窄的荒路,走进一座荒山。荒山里有一块地长满了荒草,荒草中有一座无人注意的荒坟。荒坟四面环山,周围有许多青松,坟前有一个十字架形的墓碑,碑文上刻写着一位宣道士的名字。   这位宣道士是内地会的一位英国传道人,多年前来到云南北部彝族地区传道,白白地给人治病,带领了不少人归主, …

阅读更多 »

第三支歌:趁着还有今天——2011迪拜访宣日记[注1]

文/子衿 子衿弟兄,现在北京某教会带职服事,2011年8月和另一位弟兄前往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华人中访宣21天。本文选摘自子衿弟兄在宣教禾场的日记。   第三天 8月1日 星期一   今天是迪拜时间8月1日上午9点,也是阿拉伯传统的斋月的开始。此月被称为“莱麦丹”月,“莱麦丹”有“磨练”的意思。从今天开始,白天不能在公共场合吃东西喝东西,饭馆白天关门或者全部用布将门窗遮挡起来,吃饭的人可以在里头吃喝,出门就不行了。他们是晚上6点之后至早晨天亮之前,才可以吃喝东西,公共场合也恢复正常。   当地日间温度高达50摄氏度,我们昨天白天没有出门,晚上5点多开始集合,赶赴位于另一个酋长国富基拉的民工营地。富基拉的事工开始于4个月前,每周都有一次探访和聚会,我们先到龙城[2]的教会里, …

阅读更多 »

触动宣教士来中国的一段话

“如果舒适的本国生活,拦阻你去中国为主受苦,那么,尽管你在本国能完成许多工作,但这些工作在基督的审判台前却不能存留;反之,如果你清楚神的旨意并遵行,到中国去,你生命的火花就不会熄灭,将永远闪烁在拯救灵魂的圣工之中。”   ——摘自1931年6月出版的中国内地会会刊“China’s Millions”(《亿万华民》)中一位匿名宣教士写的文章“Appeal to Young Men(向青年呼吁)”,正是这篇文章令年轻的巴富羲清楚神的呼召,前往中国为主作工。(转引自《何竟如此》)      

阅读更多 »

教会的本质与门徒之道[注1]

文/玉汉钦      译/金秀炯   编者按:   虽然中国家庭教会历经许多苦难,但神却在其中赐下能力与复兴。当许多传道人,许多弟兄姐妹为了福音甘付代价,甘受劳苦、逼迫甚至死亡,就看到许多人因福音而得救,因福音经历改变。主将得救的人数天天加给他的教会,这教会是主用自己血所买来的,是主所拯救、所呼召的羊群,她也被差遣进入这世界,见证耶稣基督救赎的福音。   因此一个极大并极重的需要摆在我们面前,那就是,作为受托照管羊群的教牧同工,该如何牧养教会,以喂养、保护、装备、训练众圣徒,帮助他们在基督里成长,也为了基督而活,成为经历福音大能也身负福音差遣的使命者。这值得我们一生不停地探求。   有一个可喜的现象,近十年来,许多教会在牧养方面正发生一种由自发向自觉的转折,教牧同工对牧会哲学、策略 …

阅读更多 »

麦子教会牧会哲学和策略[注1]

文/邵长玉   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 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 ——太16:18   主耶稣所说的“我要将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这一句话,一直是我被呼召出来建立教会的方向和总理念。是主,要建立教会。   主耶稣不单是教会建立者,而且是永不失败的教会建立者。所以当我看到一间间教会失败了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陷入苦恼中。后来我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主耶稣自己当然是永不失败的,但主用的器皿会出问题!器皿失败了,不好用了,教会就失败了。往往教会的失败、堕落是从传道人开始的。   神若不使用人,人永不能建立合乎圣经的教会,人是器皿,器皿不能建立教会,但能拦阻神建立教会的工作。所以,如果器皿真是被真理充满,能够谦卑顺从主,相 …

阅读更多 »

基督要建立他的教会——麦子教会的成长及牧会理念的形成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什么是教会?教会应当是什么样的?许多牧者对这个问题都有自己的思考,也随之产生牧会理念和策略并应用在自身所服事的教会中,但形成系统理论的并不多。邵长玉牧师在本期杂志中分享了他的牧会哲学和策略,为了能使弟兄姐妹更清晰地了解这一牧会哲学的产生、发展和在实际事奉中的果效,本刊编辑部特别采访了邵牧师,整理成一篇小文。希望这篇文章能帮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神对工人和教会的带领和建造,他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为完全。   一、麦子教会小史   2001年5月,邵弟兄第一次走进麦子教会所在的地下室中,那时麦子教会还是一个没有定名的聚会点,而邵弟兄只是一个神学院二年级的学生,对牧会一无所知。与许多90年代开始服事的传道人一样,邵弟兄信主以后便在三自教会里面听 …

阅读更多 »

教会的真本质、真价值及平衡的牧养

文/高真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神在人间的帐幕。建立正确的教会观、明白教会的本质和价值,对于时下的中国教会意义深远,也是当前很多教牧同工所甚为关注的重点之一。   研究教会,首先要看的是:耶稣基督是如何看教会的。   在四福音书中只有两处提到“教会”这个词汇,一处是太16:18,耶稣说要把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还有一处是太18:17;之后是保罗书信里面大量出现“教会”这个词汇。今天我们要研究教会,首先要看耶稣基督所说的教会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仔细研读太16:13-28这段经文:   耶稣到了凯撒利亚腓立比的境内,就问门徒说:“人说我人子是谁(有古卷无“我”字)?”他们说:“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耶利米或是先知里的一 …

阅读更多 »

以门徒训练为中心的教会牧养[注1]

文/陆昆   一、教会的本质是由信仰告白决定的   耶稣到了凯撒利亚腓立比的境内,就问门徒说:“人说我人子是谁?”他们说:“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耶利米或是先知里的一位。”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16:13-19)   这段经文从很多方面来讲都意义重大,它在马太福音中占据结构和篇幅的中心位置,就其内容而言,也是所有福音书甚至全部新约 …

阅读更多 »

把一个灵魂当一个灵魂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 约书亚,八零年生人,2004年4月大学即将毕业时信主。 陆百佳,八三年生人,2000年春天高一时信主。   这对夫妇是北京某教会学生团契的带领人。从2005年到现在,他们所带领的聚会点从一个十几人的松散团契,成长为120人左右的有健全制度和纪律的教会;从两个人一步步尝试着服事到陆续兴起30位同工、形成团队型的事奉,其间祝福和造就了许多学生的生命,并陆续有弟兄姐妹出来全职服事。今天,80、90后学生的牧养渐渐成为许多传道人头疼的难题,但为何这两个“孩子”却能建造和帮助一大批的“孩子”起来,成为神的精兵?   本刊编辑部就此特别采访了这两位肢体,愿他们的经历和体会,能给学生群体的服事带来激励和帮助。   一、他们的成长   本 …

阅读更多 »

约翰•加尔文的教牧神学

文/马可•塞文      译/杖恩      校/煦   引言   为什么要花时间来思想日内瓦著名改教家约翰•加尔文(1509-1564)的教牧神学呢?人们会说,“想必是加尔文在更正教会上面留下的明显记号,在很久以前就都已经减弱了吧!”尽管在许多人的心目中都把约翰•加尔文贬低,认为他只不过是改教历史年代表中的一纸记录而已,但严肃的事实却是,他对当代的教会有着深远的影响。为着加尔文在神学教义和教会实践上的严谨细致,教会应该极大地感谢他。更正教敬拜中若干独特和显著的方面:解经讲道的发展和普及,改革宗的圣餐观,长老家庭探访的实行,大量的社会救济组织,综合全面的教会纪律模式,以及代议制的教会治理,都起源于加尔文和日内瓦教会。回过头去反思加尔文的牧会模式可以带给当今的牧者许多“帮助 …

阅读更多 »

发财、成功、健康、如意

文/张逸萍   中国近年经济突飞猛进,一日千里,人民生活水准提升,所以很多人都希望发财、成功、健康、如意。故此,出现了一些“成功专家”,还有好几个中文网站都叫“什么什么成功网”,所推销的书籍、光盘、潜意识录音带、学习班等等,都非常相似,都宣称它们能帮助人开发潜能,以至心想事成,要什么有什么。(下面的资料,全部取自这些成功网。)   这些成功网上的资料中,有相当大的部分不过是普通常理。例如世界闻名的潜能开发大师,也是一位NLP(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身心语言程序学)专家安东尼•罗宾(Anthony Robbins)表示,有一个“终极成功处方”,就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采取行动、对所得到的反应敏感、改变你的行为,直至成功。[1]他又说,成功 …

阅读更多 »

我们理当敬拜的是谁?[注1]

文/小约翰   第一诫如下: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20:3)   这一诫另外的翻译是:“在我面前,你不可有别的神。” 这是整个十诫的基石。   对信仰者来说,信仰的对象比信仰的形式更重要。上帝若真如费尔巴哈《基督教的本质》中所言,不过是人根据自己的形像制造出来的偶像,那再多的虔诚也不过是愚昧,再多的信心也不过是迷妄。若颁布这条诫命的上帝根本不存在,基督教再好也没用。   “真”比“好”更重要。   一、人怎么与上帝交往   人怎么与上帝交往? 人又怎么能与上帝交往?!   试想,地上一只小小的蚂蚁,它无论如何不可能有任何办法跟人交往。它搭建再高的梯子也没用,爬到我们脸上来也没用,我们还以为它要 …

阅读更多 »

夜间的歌

我想起我夜间的歌曲,扪心自问,我心里也仔细省察。 ——诗篇77:6   在劳改农场,我常受到最严酷的刑罚,无数次的斗争,手枪、长绳就放在那儿等着我,一阵阵的口号喊叫声,重重的压力,他们都以为我真是发疯、不懂利害关系了。没想到却来了一个真正要福音的人。这位场长妻子常常恳求我:“就说一句也好。你若判刑,我一定陪你坐牢!我是真心要的。”她跟了我一个月,我不敢爽快地告诉她,自己深受良心的责备。最后我说:“你既然要,我就说给你听吧!”   有一天,她说听得还是太少,倒不如借一本圣经给她自己去看!我就把小本新约借给她;她看完就锁在箱子里。有一次,场长刚好要开箱子拿钱,新约圣经就被发现了,她急速夺了回来,赶紧还给我。事情就闹开了。   那时我正在剖藤室,场长到工作室,拿起剖藤 …

阅读更多 »

信经与信条的圣经和教牧基础[注1]

文/罗伯特•雷伯恩       译/王培洁       校/杖恩   在教会生命中,信经有着许多不同目的。信经向世界见证了教会的信仰;信经教导忠心的人,是基督教教义的总结;信经提供了正统信仰的标准,也是检验神职人员的试金石,信经是防止错误侵袭的壁垒。信经在上述方面保护和培育基督徒团契的连接,让他们在信心和教义上以及思想和信念上合一,而不仅仅在组织和情感上合一。[2]   早期的信经是信仰宣告,有着礼拜的目的,时至今日,一些信经仍然具备这样的用途。在礼拜中使用使徒信经和尼西亚信经,培养了信徒对独一、圣洁和大公教会的归属感。信经的重要性不仅在于优美的遣词造句,而且也在于古老的传承,是历世历代教会合一的见证。在敬拜中,信经是当代基督徒和属灵先辈们之间鲜活纽带的表达。在有些加尔文 …

阅读更多 »

信仰告白与家庭教会建造

文/古道      亦新   信仰告白在教会建造中的作用被今日教会严重的轻视了。牧者和信徒更多地关注复兴教会的各种方法,关注灵性(常常是虔诚而不是敬虔)和生命(是品格和行为而不是真正的生命)。于是实用主义和成功神学在教会中大大泛滥。这导致了现今教会的各种混乱现象的发生。人们关注的不是什么是对的,而是什么是好用的,什么是有效的。牧师和传道人对教义没有兴趣,一方面他们以为福音和教义没有关系,生命和教义没有关系;另一方面是为了避免冲突和分裂。   这和以往真正复兴时代的牧者所关注的大不相同。比如在清教徒时代,牧师和传道人非常重视信仰告白和要理问答的学习。巴克斯特与他的两个助手,每周花两整天的时间,在教区信徒的家中教导教理问答。另外,他每周在周一周二下午和晚上花一个小时的时间,与 …

阅读更多 »

持守“那纯正话语的规模”——就教会建立信仰告白过程访谈霍或弟兄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 为更深入地了解国内家庭教会建立信仰告白的意义、过程乃至经验教训,本刊编辑部采访了某城市家庭教会带领人之一霍或(笔名)弟兄。他所在教会建立于2002年12月,目前会员200人左右,主要服事对象为城市知识分子,有五位长老组成长老团进行治理。他们从2006年开始推动建立信仰告白,2007年底确立以《威斯敏斯特信仰告白》为该教会信仰告白,以《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为该教会要理问答。   霍或弟兄强调说,接受这次采访是因为他们在建立了信仰告白和教会体制后,由衷感受到在神的家里“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所带来的极美福分,所以愿把他们的“五饼二鱼”分享出来,被主使用,以给其他教会提供借鉴和参考。我们也期盼他们真诚的分享,可以给更多教会带来帮助和反省。   问 …

阅读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