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page 31)

期刊

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班和小组(Classes and Bands)

    卫斯理的班(Classes)是为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准备的。他们12人(不分男女)的小组每周聚会,聚会中成员报告属灵的进展、需要和问题,其他人提供建议、鼓励,并为其祷告。小组(Bands)则是为基督徒准备的更有强度的属灵培训。它们规模更小,大约五至十人,按照年龄、性别和婚姻状况分组。他们例行谈论下面的问题以相互督促: 上次聚会以后,你犯了什么罪? 你上周面对过什么试探,但你没有妥协? 你如何胜过那些试探? 上帝在其他什么地方给予你帮助或让你成为一个得胜的基督徒? 你有什么想法或行为是自己不确定是否是犯罪的?你对上帝的旨意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   乔治•怀特菲尔德(George Whitefield)——社团(Societies)   乔治•怀特菲尔德的社团( …

阅读更多 »

教会建制:信仰告白、牧养体系和治理制度

文/陆昆   有时,教会的带领人或者团队会受到一些指责,说他们的权威或者决策并未通过会众的任命和批准。这样想的前设是以为教会的公权利来自教会成员的任命或授权。这种设想在今天“民主”已成公理的情况下似乎不言而喻,但却并非天经地义,因为教会的领导权威并非来自成员对私权利的委托;正如公司CEO的权威是来自董事会的任命而非公司员工的选举和授权一样,本质上,教会的权威虽然有可能通过会众选举和决策的方式履行,但其本质却非会众的委托或授权,而是来自神自己的委任。   这并不意味着教会的带领者或团队可以任意产生或可以专权擅行,正相反,正是因为其权威成为神在基督里的统治的彰显,所以格外需要郑重,并不断受到必要的评估和检验。换句话说,教会制度的权威必须经过良好的途径产生和施行,才能体现神在基 …

阅读更多 »

圣经的“教会治理”[1]

  文/吕沛渊   前言 今日教会的一些乱象,乃是来自领袖与信徒不明白“教会治理”的重要。许多问题的症结在于:忽略或不顾圣经所清楚定规的“教会治理模式”。   教会不是社会组织团体,更不是同乡会俱乐部。教会乃是主基督所建立的“神的国”(西1:13),必须完全顺服他的治理。他在圣经中赐下“教会治理”的架构与方法,以维护教会中的秩序(林前14:33、40)。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遵行圣经的“教会治理”。   圣经有关“教会治理”的教导,并未论及每一细节,例如:地方堂会应该选立几位长老,长老同工是否每周或每月召开会议。然而,圣经的确清楚昭示“教会治理”的蓝图大纲。教会必须忠心顺服遵行,不然就不是真正顺服主基督的教会。因此我们应当认真仔细查考“教会治理”的圣经准则。 &nb …

阅读更多 »

体制是为了生命的发展——就教会治理的实践访谈陈彪牧师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 近年来国内许多教会开始关注教会治理的问题,期望能采用健全而有活力的体制来建造教会,但在制定和实行教会章程与纪律时,却遇到不少问题。因此,本刊编辑部特别就教会治理的实践方面采访了在北美华人教会中服事的陈彪牧师。陈牧师所在的奥兰多华人福音教会在治理方面的重大事件有:2004年聘牧,建立会员制;从2004年到2008年完成从会众制到长老制的转型;2007年完成购堂;2008年选立长老;2009年加入PCA(美国改革宗长老会的简称)。   陈彪牧师简介 生长于中国大陆西北,后赴美留学。1994年获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大气科学博士学位,同年蒙恩成为上帝的儿女。1996年到2001年在哥伦布的一间 …

阅读更多 »

在中国家庭教会治理中设立圣职的重要性

文/卫道夫   自从1807年英国宣教士马礼逊来华宣教以来,新教传到中国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了[1]。全国各地已有几千万的信徒,有几十万,乃至几百万各种类型的教会被建立起来,这是可喜的事。但也有令人十分忧虑的一面。中国教会,从大的范围讲分为官方教会和家庭教会,许多人形容家庭教会为多、乱、热,这虽不完全准确,但家庭教会在某些方面、某种程度上确实有这种现象。尤其从90年代开始,家庭教会外部受到政府压力,内部有纷争和异端的搅扰,再加上一些海外教会不明智的影响,这导致了今天的家庭教会派别林立,甚至有许多的信徒流失。这实在是令主忧伤、令人不安的事,也是今日中国家庭教会的传道人所必须要面对的问题[2]。   家庭教会之所以出现这种混乱的现象,是有多种原因的。有人说是在于外部的逼迫不利 …

阅读更多 »

传道人婚姻生活的圣洁——访谈高真牧师

文/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 在当下的中国社会中,居高不下的离婚率经常成为人们谈论和关注的焦点。而在神的教会中,婚姻生活的忠贞与圣洁是绝对不可忽视的事情,对于服事教会的传道人来说,更是如此。本刊近期以“传道人婚姻生活的圣洁”为主题,采访了高真牧师。相信高牧师在这方面的思考和经验,可以带给我们许多的提醒和帮助。   一、传道人婚姻生活的建造 本刊编辑部(以下简称“编”):为什么传道人的婚姻生活这个问题特别需要关注? 高真牧师(以下简称“高”):我们在服事的过程中,也听说海外的教会有些传道人在圣洁生活方面跌倒,给教会、个人和家庭带来很大的亏损。这类事情在海外的教会越来越多。中国的教会经过苦难之后,现在基本进入了教会平稳期,处于稍微有些安逸的时候,其实很容易出现这样的事情,而且现在正在出现。所以对 …

阅读更多 »

附录:福音教会传道人行为规范

前言:   随着福音的传播、教会的增长及传道人队伍的扩大,为了纯洁传道人的生活,更有效地为神作见证,在传道人的事工中设限制是有必要的,特制定以下几方面原则。   1、陪谈辅导 (1)这是传道人在牧养中一个很重要的工作,传道人应以敬畏神的心以及爱弟兄姐妹的心来提供陪谈辅导。 (2)针对异性辅导时,不可单独及在封闭的环境中进行,努力做到传道人夫妻一起辅导或者由配偶来辅导。 (3)紧急情况或必须要辅导时,必须是在公共场所、公众视线或开放的场所进行。 (4)不提倡通过通讯工具来辅导。   2、差旅 (1)尽可能带着配偶出差。 (2)若配偶不能跟随,应有同性同工跟随。 (3)到了目的地,应与同工住在一个房间。 (4)若必须与同工分开,应告诉对方自己的去处及交往对象。 &n …

阅读更多 »

现代教会与平信徒[注1]

文/玉汉钦  译/金秀炯 编者按: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教会意识到一种需要,就是建立教会体制(包括按立圣职)的需要,因此本期杂志在前面特别刊出几篇文章,在这方面进行探讨。   但当我们关注并致力于体制建立的时候,也需要警醒,如果误用体制,可能带来教权主义的危机,使得教会以圣职人员为中心,却忽略了包括教会全体会众的平信徒,而他们才是教会的主体。   特别是,我们看到,这几十年中国家庭教会的复兴,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平信徒事奉的复兴。因此当强调体制和圣职的时候,很容易使人产生矫枉过正的担忧,也因此不可避免地,在转型和体制建立的过程中,格外需要成熟的圣经根基和实行的智慧。   当然,以往中国教会平信徒事奉的复兴,是神在特殊时期所赐下的特别恩典,我们当向神感 …

阅读更多 »

“分党”的隐忧──论圣经权威与教会合一

文/曾劭恺 近廿年来,随着社会不断变化,海内外华人教会也面临许多新的挑战。过去几十年,华人教会面对社会压力及种种异端,为防止教会分裂,并宣讲纯正的真理,很自然地发展出某些“强人带领”的教会治理模式,以回应各种挑战。同时,神也在特殊时代兴起像唐崇荣牧师这般具有先知性眼光的仆人,用坚定而不让步的强势作风带领教会,以“归正福音运动”为华人教会带来莫大祝福。然而,笔者认为,年轻一代传道人中并未出现这类的领袖,因为需要这种领袖的非常时期,已经快过去了。神借着老一辈传道人的辛劳,兴起许多大有恩赐的年轻传道人,这些年轻人应避免自我绝对化、好为人师、唯我独尊的试探,尽可能彼此聆听、相互监督,在事奉上寻求所有合作的可能。传道人之间应当如此,教会内部亦然。笔者认为,今日海内外华人教会已具足够成熟度,或许可退一步 …

阅读更多 »

一八七五年的中国内地会

文/亦文   编者按:   《亿万华民》(China’s Millions)原为一份英文宣教月刊,由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创刊于一八七五年七月,主要针对英语国家的基督徒读者。其长达七十七年的编辑与采集,犹如一部宏伟的史诗,系统地记录了中国教会拓荒与发展的历程。虽然这份月刊保留了大量珍贵的一手资料,但在华人教会中却鲜为人知,尘封于海外图书馆的档案室中。本文是作者据1875年的China’s Millions逐月编译而成,并结合地方志等资料,将当时中国的大时代背景、各乡镇宣教禾场的人情风貌揉入其中,对了解百年前的宣教历史极具价值,本刊将陆续登载其中内容。   七月 “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 ——约2:5   戴德 …

阅读更多 »

在神至高荣耀中的至高喜乐——读约翰·派博著《至高喜乐的传承》

文/老漫   本书的作者约翰·派博(John Piper)是当代非常蒙神重用的一位仆人,也是北美教会非常敬重的一位牧者。然而,中国的教会和信徒对派博的名字和作品可能相当陌生。派博的讲道、服事和写作对以下三个方面有着不懈的关注:以神为乐、高举神的荣耀和宣教大使命,并且他以极大的热忱致力于宣讲这些真理。   派博推广了一个词叫做“基督徒享乐主义(Christian Hedonism)”,当然这不是指世俗之乐,而是强调基督徒要经历以神为乐的真实,要在神里面获得至高的喜乐和满足。派博的一句名言是:“当我们从神那里得到最大的满足时,神便从我们当中得到最大的荣耀。”   派博不断强调神一切的作为是为着彰显终极的荣耀。“最能为神的荣耀发热心的是神的心,神最终的目的是要高举和彰 …

阅读更多 »

司布真论做牧师的妻子[注1]

文/杰弗·托马斯(Geoff Thomas)   在一个婚礼上,司布真先生描述了作为一位牧师妻子的困难和特权:“如果我是一位年轻妇人,正在思想结婚的事情,我是不会愿意嫁给一位牧师的,因为牧师妻子所处的地位很难。教会不会给一位结婚的牧师双倍的薪水,一份给丈夫,另外一份给妻子;而是在许多情形里,他们期望要得到那位妻子的服事,不管他们是不是给这些服事支付工钱。人们期待牧师的妻子要知道教会里一切的事情,而在另外一种意义上人们又要求她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不管她是什么事情都知道,还是对事情一无所知,总有一些人会同样责怪她。她的责任是永远留在家里面服事她的丈夫和她的家人,又总是在家以外探访其他人,为全教会做各样的事!啊,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她不能听从每一个人的调遣,她不能期待讨每一个人欢喜。她的丈夫 …

阅读更多 »

充满活力的教会植堂

文/提摩太•凯乐       译/钟昊       校/杖恩   编者按:   由于神施恩的手,在过去这30年来,中国家庭教会经历显著的成长。这种成长不仅表现在基督徒人数的增加,也表现在更多新的教会、新的聚会的建立。在此过程中,许多植堂型教会的事奉可圈可点。   反思这些事奉,虽然以往在农村教会的成长中,不乏主动的布道与植堂事工,但是,可以说过往城市植堂型教会的发展、动力,很多是受两个因素影响,一个是“政策压力”,另一个是“空间限制”。在面临这些压力和限制时,教会不仅没有萎缩,反倒有更多新的聚会、教会建立起来。当然,这正让我们看到,神使用环境和外在的艰难祝福中国教会,成就他的旨意(徒1:8)。就如使徒行传8章所记,当耶路撒冷教会大遭逼迫,许多门徒分散,往各处去传道,就有许 …

阅读更多 »

世界的神和通过基督进入世界的神——从影片《密阳》再思我们所传的福音

文/陆昆   《密阳》是一部07年的韩国电影,因为其中的反基督教色彩,迄今仍在基督徒圈子中引起关注和讨论。我问过一位韩国的牧师,他如何看待这部影片,他说,韩国的教会很欢迎这部影片,因为教会期待社会的批评。然而,我觉得《密阳》对教会的价值远大于“社会的批评”,因为它提供了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文本。   一、从天空到大地——一个关于人类的孤独、绝望和医治的故事   这个片子是以一个相当质朴和精确的片段进入的,很像一个生活场景直接截下来的感觉。从车前窗中向上展现一片空洞乏味、显得很没有意味的天空,在令人厌烦的汽车尾灯闪烁的嘀嗒声中停在那儿,阳光强烈,回应着密阳这个片名。然后出现一个妈妈把孩子抱起来,因为车出故障了,所以他们在路上停下来。   导演在这个故事里直 …

阅读更多 »

文/J.C.莱尔       译/老漫       校/杖恩   “违背律法,就是罪。”(约壹3:4)   任何人如果想要对基督徒的圣洁这个题目有正确的认识,他必须从考察罪这个巨大而严肃的题目开始。一个人若想建得高,他必须挖得深。若在这里犯错误,将造成最大的损害。对成圣有错误的认识,往往来源于对人性的败坏认识不足。在这本有关圣洁的书之开头,我将直截了当地分享罪的题目,对此我毫不客气。   明摆的事实是,对罪有正确的认识,乃是一个救人的基督教的根基。没有对罪的认识,称义、悔改和成圣都不过是没有具体涵义的“概念与名称”。所以,上帝在基督里造一个新人的时候,他首先做的事情是,光照这个人的内心,使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有罪的罪人。创世之时,创造物质世界是以“要有光”开始的,同 …

阅读更多 »

什么是得救

文/越寒   我问过许多弟兄姐妹,你为什么要信耶稣?很多人回答说,为了得永生。但如果“得永生”是“信耶稣”的目的,那么耶稣基督就变成垫脚石了。这是一个很深刻的问题,这个问题和罪有极其密切的相关性。   一、认识罪   什么是罪?我们常以为罪就是干过不符合道德的事情,更甚者是违背法律,受到法律的制裁。但在圣经来讲,罪是一个非常本质性的问题,我们来看一段经文:   “他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为罪,是因他们不信我;为义,是因我往父那里去,你们就不再见我;为审判,是因这世界的王受了审判。”(约16:8-9)   “为罪,是因为他们不信我”,所以罪的定义就是不信神,不信基督。   那我们都信他,我们还有罪吗?罪是 …

阅读更多 »

保罗最后叮嘱的两件事

文/老漫   “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提后4:1-5)   提摩太后书是圣经中保罗的最后一封书信,可以说,是保罗临终的叮嘱,是对他亲爱的同工提摩太说的,也是对今天的我们,对所有的基督徒说的。此时,保罗知道他离世归主的时候到了,“我离世的时候到了”(4:6)。而我们知道,人在临去世前所说的,都是他觉得最重要的,都是他心里最牵挂、最放心不下的事情。这里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 …

阅读更多 »

路德神学所宣扬的十字架

文/阿盟 一、引论:杀人者该隐   这一次研讨的主题是“十字架与受苦”。我分享的内容是“路德的十字架神学”,较稳妥的说法是“路德所宣扬的十字架神学”,因为这不是路德个人的发明,而是源自圣经的教导;更好的说法可能是“路德神学所宣扬的十字架”,因为一切神学的功用都是帮助我们认识圣经,而整本圣经则是为主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作见证。   西方教会第二个一千年的历史,如果用图示的话,本来应该是一条直线,但神兴起了一个人,这条直线就变成了一个两股叉。当然不只是这个人,而是从这人开始,神做了一件事情,彻底改变了基督教乃至西方的面貌。2017年是这件事的五百周年。这个人就是马丁•路德,这件事就是宗教改革。在此,我尝试从他的十字架神学来探讨基督徒的受苦。来看一段经文:   该隐与 …

阅读更多 »